差不多是一年没有更新

我觉得自己的确是变懒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在自己的学习上——当然,也可能单纯的就是自己的变老、学习能力下降。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大语言模型应用对我越来越重要:如果放在几年前,每个周末我都想把所有的 RSS 订阅都自己看完 (并还能再读下自己感兴趣的书),现在的话,我只想用 ChatGPT 帮我直接总结,然后看到自己非常感兴趣的文章,才会专门读下。

更多的时间,我可能就是在“发呆”或“看视频娱乐”,当然,这是要改变的。这也是大概为什么这段时间我重新开始看拉康的书了——也得益于 ChatGPT,过往自己读完 RSS 订阅后,便完全没有任何的精力去读书,现在基本上 1 个小时之内便能完成几乎所有 Hacker News、Stratechery、Benedict Evans 的文章,实在是省时。这也同时让我感觉到了自己必须得不断的尝试新的事物,否则就会被淘汰1

选择重读拉康的触发契机是来自一篇 Medium 的文章,具体是如何搜到的我已经无法想起,但里面引用《神之塔》的剧情实在是让我惊了 (可能就是我在查《神之塔》什么时候第二季)。硕士阶段本来就读过一些,但后来我就钻进了新/后马克思主义之中,再也没有太多的接触。这次先读的是沙鸥的《欲望伦理》,目前读下来“自我感觉良好”,我还是能比较理解那些拉康的生造名词,可能自己作为 Incel 能够一定程度上认同、理解部分的心态 (当然拉康从个人生活上看应该是个现充)。

在拉康和ChatGPT之间,则还有的是 Humane Ai Pin、Rabbit R1 这样的 AI 产品,在 MKBHD 发出“Barely reviewable”之后,Twitter 上一堆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水军,说要对这些产品仁慈一些,第一代产品不能要求太多,还提到了 iPhone 的第一代。这只能是说明了新一代年轻人没经历过真正的智能手机时刻、也不是“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乔布斯的 iPhone 是划时代的产品,直到现在,iPhone 一代的基础形态“触屏手势、底栏 UI”几乎就是奠定了现代智能手机的交互,再看就算一代 iPhone,基础功能是没有问题。然而 Rabbit R1,这种连基础功能都没法做好的产品,则么能值得同情呢。

而拉康之外,在这过去的一年里,我坚持下来的,只有是“记账”和“投资”。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对钱的恐慌,而让我开心的是记账中的预期收入的确是达到了,而且也找到了一个比较能让我坚持下来的记账方法——之前尝试过很多次,都是中途放弃,对我来说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记的过细和分类重合。现在的分类可以是说是相当简单 (分类必须是物品的分类,而不是主题的分类),而且 Payee 大幅度的简化 (下图里的数量多只是因为前几次的记账失败,我没有清除数据)。比如对于买吃的、喝的,就是“食物”分类,这样就包含了所有的吃喝 (比如买牛奶、外卖、零食、麦片、早饭等等),然后对应的 Payee 除非是外出去一些特别的餐厅吃饭,一般就是 Amazon、foodpanda、食阁。

对与“投资”,整体上我觉得过去的接近 2 年里是算成功的 (不去计算在国内的 QDII 投资,因为没法导出数据,没法算仔细)——即使我现在较大比例持有的 TSLA 已经跌了 19.68%,但因为我还同时买了 TSM、ASML、S&P 500,所以整体上的收益还算行。今年到现在的 S&P 500 涨了 13.32%,我的 Portfolio 涨了 9.84% (这也能看到 TSLA 比重有多大2)。非股市里的投资,我就只有 Crypto 了,只买了 BTCETH,涨了多少不知道,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投了多少钱,只知道的是投的是极少,但是赚了。我觉得这个心态面对 Crypto 挺好,要是投机翻倍了那就是运气好,如果赔光了,那就是认命。我的 Emergency fund 也是相当足够,按我的消费习惯,即使没了工作,纯现金也能让我在新加坡以整租房子的方式,呆上几年。所以,如果发生了极端情况的话,也不会出现什么特别的问题。

虽然刚提到我的整体收入目标到达了预期,但自己的消费依然是比较大手大脚,比如今年换了一台咖啡机。之前使用的是 Rancilio Silvia Pro X,在过去的 1 年里,造型实在是没法忍受,而且看到了新加坡有 ECM 的授权经销商,于是便下手了造型明显更加好看的 ECM Puristika,估计接下来会专门写篇评测 (除了加压比较慢之外,对我的使用方式来说,基本上就没特别大的缺点)。

写到了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另一件在过去 1 年里,或者说是自从 2012 年开始便一直在做的事情:看动画。原本非常期待的《无职转生》第二季,让我很失望,第二季的水准大概和《刀剑神域》没有什么区别,一查发现,原来监督也的确是换成《刀剑神域》的了,脚本之生硬、分镜之草率,完全没法忍受——这大概就是直接让我从豆瓣里打了 5 星的第一季,到了第二季打成了 2 星。

其他在看的动画比如《迷宫饭》和《低音号》,倒是水平在线。Studio Trigger 再次展现出了非凡的战斗分镜和特有的透视技巧,再来几次都不会觉得重复;Kyoto Animation 则是继续了“中二病吹低音号”中让人没法猜到校园“狗血”剧情,这次,居然是女主 Kumiko 和配角 Kanade 被锤爆。虽然动画里多次暗示,但这种被锤爆后破防的描绘,在《低音号》里可是一绝,第一季是 Kaori 破防,第二季是 Mizore 破防,剧场版是 Kanade 破防,这季则是女主……

那么,除掉上面这些,在过去 1 年里,我对未来自己的设想,有什么?

我很大程度上已经相信,自己可能这辈子是不会找到女朋友的了——如果家里人一定要我结婚生子,应该也可以,只是我也和家里人说了清楚,这种情况我很大可能就是出轨离婚。这到底是应该“怪谁”,很难说清楚。在推卸责任下,可能是可以推到 CCP 那场上海 Lockdown,让我彻底离开、且不想回中国大陆居住3,在这种情况,那么华人里中国大陆的华人就几乎直接被排除了。剩下的华人,新加坡、马来等海外华人,由于文化略有不同,且语言上的沟通,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 33 岁的流浪蝈蝻,大概是不想再作出特别的改变,除非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人。如果排除华人的话,其他如马来、朝鲜、大和民族等等,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在我现在的生活工作环境里,应该很难能够找到这些人。

上面这个事情我觉得自己是需要好好“想过”,并不是说要找到解决方法,而是要做好之后后悔、破防的准备4,这可能也是我为什么现在对很多事情都比较释然,事情的冲击力是很大,但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破防的准备。



                    —— 写于台北桃园机场、结束于太平洋上空


  1. 如果我一直是手动一字一句读,而别人直接是总结,效率实在差太多了。而且 Stratechery 的非收费文章就是又长又句义反复、或又是不断重复那 Aggregation Theory,我实在没法忍。↩︎

  2. 真的是全靠 ASML 涨。↩︎

  3. 这在我对 64 的慢慢不敏感里也能察觉到,我内心里的 64,可能已经是那场由乌鲁木齐火灾作为直接导火索的举白纸。↩︎

  4. 这一定程度上又非常的拉康。↩︎


Date
June 9,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