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没有改变

January 1, 2021 ☼ 元旦new year resolution

2021 年早上醒来,我的第一反应是:Horny。噢,应该是看美国团队发来的 Lark 消息,因为有个工作上的事情必须要在今天完成,否则要被法务砍死。

新的一年现实生活不会有所改变,可能只会更冷吧。虽然我想做出一些改变,比如真的要看看书,回到自己的理念世界;或是做做读书笔记视频,尝试成为一个 YouTuber;再又或是发展发展副业,虽然我没想好自己能做什么 ( 难道要回到我的翻译老本行 )。但这一切,都是不确定——新的一年里我会换工作么?或者换岗位?并不清楚。

不过目前换掉的,是博客平台和写日志的工具。

1. 博客平台

大概是 2 ~ 3 年前换成了 Hexo,原因是当时觉得 Hexo 的一个主题很漂亮,于是换掉了 Ghost 博客。但换成 Hexo 是有代价的——Markdown 的文本编辑方式没有改变,改变的是部署方式。这也就导致了这次博客系统的更变。就在一周前我尝试将《桌面升级》的日志发布到 Hexo 上时,我死活无法在 macOS 11.1 上部署 Hexo:当时在重装 macOS 11.0,是因为从 10.15 升级到 11.0 时,原来的 MacBook Pro 必然睡死,于是当时也没多想,备份了一系列需要的东西后,就直接进行了重装。没想到的是,接下来无论如何的部署 Hexo,都无法成功。谷歌了所有的错误提示,依然无法解决。

于是我开始寻找新的博客平台,这次的目标是,平台本身不需要我过多的参与部署,最好是能直接使用的。最终寻找下来的,是 Blot 平台。中国大陆这边应该是没有人介绍、也没有人使用过 ( 我发现我是越来越熟练的使用“中国大陆”这个名词了 )。不过我最早的接触,是在 2 年前,那个时候曾联系过 David Merfield,也就是 Blot 的作者,表达了迁移到 Blot 的意愿,但最终还是觉得自己还能折腾,因而没进行。

这次重启了 2 年前的邮件对话,对方表示迁移没什么问题,把 Hexo 的日志发过来,他会帮忙来进行调整格式,然后我可以自行导入——这也大概是唯一一个我尝试直接付费的博客平台了。目前还在等待日志的导入,到时候应该可以追溯到 2007 年的日志了…

回想我曾经的博客经历,从 QQ 空间,到 BlogBus,再到 WordPressTypechoBlogger,然后 Ghost。也差不多是中国大陆的博客发展史了,只是,现在的长文博客在这大陆上已经基本消失,或者不用“现在”这个词,在 BlogBus 被严格管控开始,就已经到了长文博客的晚期,但至于为什么在哪个时候一个个长文博客关闭,我其实并没有探究。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换平台,纯只是因为描写自己的日常生活居然常常击中关键字,同时害怕好不容易写完的日志被删,因而走上了当时所谓的“独立博客”。他的独立性对于我来说,只是日志不被删罢了。我并没有输出什么独立之思想,其实硕士之前的大量日志,就如我的《关于》中所写, 其实很多时候我就只是在流水账式的描述一些有趣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其他什么东西——虽然现在也是。

不过在长文博客时期结束后,中国大陆再也没有出现过成功的长文平台了 ( 除了微信公众号吧 )。以及,不老歌这个平台活了那么长时间,真的是奇迹……

2. 日志工具 ( 文本编辑工具 )

换掉 Ulysses 的原因和 Hexo 一样,就是那某刻的一瞬间不爽,当人感到难受。Ulysses 应该是伴随着 Hexo 一起使用的。用了 2 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就是上一篇文章,尝试使用 Strikethrough 语法 ( ~…~ ),死活无法渲染,气得我直接取消订阅,后来查出来原来 Ulysses 并不完整支持 Markdown,那么我过去的 2 年里,是不是基本上就只是在用“-”、“##”、“[…](link)”语法…

同时,我也发现其实这 App 挺贵,我每个月付费 $4.99 USD 是为了什么?于是我便安装了市面上一个个无论是主流还是小众的 Markdown 产品,居然,如果不看 Makrdown 支持程度,Ulysses 对我来说,是最合适的,What the fuuuuu?

为什么找一个有文件夹管理且不卡的 Makrdown 工具会如此的困难:

最终,选择了 iA Writer,但他的文件夹管理还是很烂,虽然好过上面一众编辑器 ( 除了 Atom 之类研发用途的代码编辑器 ),以及他的字体,3 种英文字体来回选了好几个,最终还是选择了 Quattro,没其他 2 个字体那么的 Geeky。那么我为什么选择他呢?他是目前使用过的 Markdown App 中,写日志体验最好的:自动填充 Markdown 语法、Typerwriter 模式自动居中输入文字的那行、快速的预览。

大概率,我会为这个 App 付费吧,但至少,不是订阅制。

3. Synthetic Life: Wi-Fi is keeping me alive

那么再次,2021,我是否会有改变,我在今年是否有什么新的对自己的希望?或许吧。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反复出现的总是:我要返回 2 年前还在看书的状态。拉康、叔本华、本雅明,从 1 年前就标记的书,一直没看,尤其是本雅明的 The Arcades Project,大概是我想继续城市文化思考的重要一本书。

除了精神,那么现实生活,我的期待,非常的模糊。作为一个还差 3 个月就要 30 岁的人,我的工作岗位是“产品”,我的性生活状态是“没有”,我的性取向是“异性”,我的恋爱状态是“没有”。但我对着后 3 者,是否有压力?

对于性取向,一定是没有的。对于性生活和恋爱状态,前者从来没有过、后者很长时间没有,我出现了迷茫——并不知道如何可以对付这两个事情。2021 年里1,我会再次找到一个喜欢的异性,尝试和对方谈恋爱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大概会吧。但我也可能离开上海,转岗海外。原本的 2020 年,我应该会在北京工作,但没想到的是新冠疫情的到来,直接阻止了我的迁移。同时,部门架构的多次调整,让我也对“去北京”产生了怀疑。

幸运的是,我对自己的工作内容从来没产生怀疑,即我对未来工作并没有特别的慌乱,纵然我目前所处的 Trust & Safety 中国大陆部门可能面临解散,或又是我本身工作内容导致的较大压力2

就这样吧,但至少对比 2018 年的我3,多了些许的轻松。


  1. 之前用的是“接下来的阶段”说法,但想想,虽然自己是西马战士,但还同时是一个后现代主义,那么不该有“阶段性”的表达方式,或者说,至少不能有“因果关系的阶段性”表达。↩︎

  2. 我大概应该是国内极其少数做产品合规的 PM 了,如果离开 ByteDance,那么必然竞业,我估计就真的只能追寻自己的梦想去宜家创新中心了。↩︎

  3. 2018 年 4 月所写的《有所改变,没有改变》,看起来那个时候精神远比现在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