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

February 28, 2010

胃痛不停,虽然昨天很早睡,但早上醒来还是剧痛不止。

于是我接着睡,过了 20 分钟左右就被曹爷的叫床铃声叫醒了。

我说:卧草,那么早起来。

曹爷:去看牙。

我接着睡,睡到了 9 点,起床。胃还是痛。买了酸奶,纯牛奶和面包。早餐完成后就跑了厕所,过了几分钟后又去厕所。总之这肚子从生病后就不停的折腾我,我快疼死了啊!

和颜圣打了几盘娱乐 NBA,的确,用 NBA 浪费时间很快。一下子就能过去个几小时,而自己感觉似乎才几分钟。昨天下了片子《cash》,看了一点,由于是今年的片,没字幕,导致了不少对话听不懂。但剧情还是能略懂一二。

我开始等字幕。并下其他电影。

回学校了,在寝室总比在家好了点,虽然不能像家里那么随便,但至少有不少同学陪着玩。校园网换成了 4MB 宽带的闪讯,代价是 580 人民币。所以不少人都想破解了闪讯然后用路由器多台共享网络,而我们寝室则在第一时间里,每个人 580,在国家经济危机之时刻,为电信事业贡献了 GDP。女生们问着如何破解闪讯,男生也如此。

我们想着破解闪讯,而这件事让我知道了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不能没有男人:男生没路由器但会破解,女生不会破解但有路由器。所以这几天接到的大学电话,超过了上个学期的总和的 N 倍。或者说,无限多倍。因为上个学期似乎带着手机但没有任何电话打给我。

差不多了,一部电影下完,《十二怒汉》。

去看也,另愿我的胃痛快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