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2

March 2, 2010

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电影我就突然觉得有那么多的话想说。我将一一举例。

  1. 他妈的这些老师和周围的同学则么能一直讨论出国这件事?这是我很不解的。昨天口语课,张口闭口国外,出国。 我操!他妈的这就是你们的梦想?他妈的为什么就是那么一群人除了想出国就没了?想工作的人呢?他妈的一提起来就是公司、银行。我操,你们都是有背景的,你们都是有钱的,你们都是有话可说的,你们可以用这些东西来造就你们的出国,你们的公司,你们的银行。他妈的,我就一傻逼,他妈的钱没有,想工作,当翻译,他妈的,连个英语 4 级都不一定能过。

  2. 他妈的有些人有没有自知之明?就像那新口语老师说的:can you understand what she said?他妈比的,居然有人回答 yes,当我听到这口语的时候,我他妈的就想吐。根本没有听,何况是否听懂。虽然我的口语也不是很好,而且在别人看来也许也是死差死差。他妈的我就不明白则么就有那么一群人为了上大学这蠢事而烦恼。我渐渐发现室友逃课是正确的,虽然我绝对不会干。但他只是做了我不敢做的,而却是我一直梦想的。

  3. 老师们,你们的观点可否正常点。不是每个上浙江传媒的人都是有钱的,我家他妈的没钱还在卖房后租房子呢!别张口闭口的出国。听的我就心烦,我操,我们根本不是同一路人。你们可以去教育那些想出国的孩子,我想我们班里想出国的人不占少数,就算不想出国,我想都有出国的能力,作为无聊的班委,看过档案后发现这些学生的家庭背景都牛逼的惊人。他妈的,电信的,国企的,自己开公司的,总之能有多牛逼就多牛逼。那个叫啥,上个学期那他妈比的传媒导论是说到,知沟理论。有钱人和没钱人的信息获得量是不同的。有钱人讨论着打火机讨论着汽车,而我只能讨论这大学生活的无趣和唯一能和车相关的自行车。

  4. 我无法融入那些人的生活,他们说的笑话可能在他们看来好笑的很,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没钱,所以不会谈车。我买不起。我没钱,所以不会出国,我出不起。

  5. 我突然觉得大学生活真的是一无趣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融入我相信。就如张勇对我说,他妈比的那几个人说带电脑没一个人带,就他带了。张勇接着说,他们寝室都是学习狂,看到他玩电脑会叫他不要玩。从这两件事情可以得出:张勇的笔记本在寝室里被轮奸,他的室友真他妈的极品。虽然我的寝室里也有极品室友,比如半夜闹铃只为偷菜。比如寝室里大谈他拉屎如何如何。但我觉得如果让我在张勇的寝室里,我一定会被那群人活活的鄙视死,或者活活的逼死。

  6. 我对电脑只是略懂一二。请别认为我是无敌的。如果我无敌,我就不会在这了。有些问题请别他妈的一直问我。虽然我也经历过这样的电脑小白阶段,好吧,我告诉你我他妈的就一直自己搞的,自从我会自己装系统后。从来不会依赖人。有些问题我是搞不出,虽然在你看来是个很小的问题。而且,他妈的要我帮你你口气就别他妈的好像我是你孙子你是我爷爷一样,他妈的你又没给我钱,我能帮到的尽量能帮,就别得寸进尺。

可能这日志有大量粗口,大量发泄,但就是我真实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