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着

December 13, 2019 ☼ 上海北京

今年就要结束,而这个 12 月,非常非常的忙。这应该是近几年来最忙的一个 12 月,因为直接忙到了我有强烈的招人想法,虽然人头的确是批了下来,但真的是招不到合适的人。

然后,离我搬到北京的时间,目前在越来越近,我真的要和上海告别了。难以想象,我的 28 岁,会是这样,很大程度上,今年我失去了个人生活——几乎没有休闲,大量的交流是工作。被别人说起来,尤其是这 2 个月,我简直是一台工作机器。

我非常害怕,自己还会这么下去,而且继续长时间的这样下去。很长时间没有 Shaw 联系,现在我和她的联系,在 12 月里,基本就是周末一起出来看电影后的交流。对于日常时间,我几乎就已经没有了时间。多次回答的是“要 zoom,一会再聊”,但这是不是我和她真正正常的交流方式?虽然,我目前依然觉得我们如此的交流非常的不正常。

如果要说什么年终回顾的话,我似乎在考研那年“回看”过一次,那年我充满了怨念,但最后,我得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满意的结局。而对于今年,我实在是不会清楚。我只知道的是:现在我这台 MacBook Pro 2018 款疯狂的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