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后

October 27, 2019 ☼ 上海北京抉择

最后可能还是会去北京,而且这个可能性在不断的提高。我的未来已经越来越不可知——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三年。我妈在不断让我安定下来,找女朋友结婚,我想,如果我选择了北京,那基本是不可能了吧。

虽然这样有点二元对立,但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去了北京,我极大的概率会接管更多的国际化合规业务。而我当时对工作喜好的选择,即从 TikTok 国际化脱离,加入 GCDS 继续做合规,似乎非常一不小心的影响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几年。

回看我的选择,在我的认知下,由于读研来到了上海,极大的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始终都感激把我带到上海的上海社会科学院,即使在研二,他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和史菲的分手,然后我就,再也没有正式谈过恋爱。

接着我进入了 musical.ly,陪伴了她的上升期和被收购,她给了一个非常不同的职业生涯,干着一个在国内相对特殊的工作内容,我永远都会记住这份工作,不仅仅是因为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更是,当时运营团队的氛围,导演、Andre、Jimmy、飞机姐、Shaw、等等。但如果回头,我会依然选择他么?我会依然选择调岗么?对于前者,可以是肯定的,因为说实话那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工作机会选择;对于后者,很难说,当时选择了 GCDS,单纯只是因为自己实在不想再接触国际化主端业务——抖音时期从 musical.ly 改成 TikTok,然后现在又要把 TikTok 改为 musical.ly……

人生的意义,在于折腾。但应该是对自己有意义的、可以自己认可的折腾,而不是不断被别人折腾。

最近买了几个大件:

其他小件的话,可能就是换了个新的键盘托,由于没有什么 REALFORCE 品牌情节,所以没有被 REALFORCE 300 多块钱的键盘托收智商税。依然选择了之前 80 块钱的第三方键盘托,这次刻了字:

过气App的电脑桌 pic.twitter.com/M2k7zMFOq6

— 凡子 (@cobaltdisco) October 24, 2019

Google Pixel 4 发布了,完全没有购买的欲望,谷歌能把手机做成这样,我也是服的,Pixel 从 1 ~ 3 代,真的就是 Android 劝退——买了 3 代,每代都有基础体验问题……这样的手机是则么通过 QA 的。

好了,不多说了吧,我要对自己的性生活说再见了。北京,是我接下来几年的常住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