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七十月

October 2, 2018 ☼ 国庆泰国加班

我再次落在了飞机上,这次是去泰国的路上。这是我有生以来,27 年以来,唯一一次在国庆走出自己的所在地。然而,这次出门,和普通的周末一样,依然需要加班,只是换了一个环境。

在上周德国回来后,短暂的休息了一天,便回到了公司。chengyi 跟我说可以准备下去德国所获得的 Insights了,但我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因为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在国内,我一直都在准备 FTC 的需求,这大概是 musical.ly,或者说整个美国互联网历史上,最神奇、最大的一起关于 COPPA 处罚的现代案例了。

而在回来的工作 2 天后,我实在受不了,便就在家里休息了 2 天,然后再次和 Shaw 出来聚了一次。我实在不了解她的想法,和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我不断的捋着她的头发,和她说:还是长发时候漂亮。在侧面,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在饭桌,她和我讨论关于两人恋爱的事情,说两人的恋爱经验还是非常神奇,她完全没有,而我则还停留在 3 年前的学生阶段。她说:我只知道你和前女友是怎么分手的,但不知道是怎么遇到的。并问我当时是谁主动的,而我则说“人大概是会变,当时是我主动,但现在,就不一定了”。

吃饭就这么过去,我和 Shaw 几乎完全成了一个非常固定的模式,每周我们都会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互相知道对方的喜好。但,我们并没有在谈恋爱。

周六的吃完饭后,我们便各自回家,想到当天最大的任务 FTC 启动会完成,就舒心了不少。然后就到了 10 月 1 日的 IES 同步会。凌晨 4 点开跑出数据,然后开始改文档——我不得不说在 9 月 30 日帮我写文档的运营 PMO 分类逻辑很差,我对文章的前三部分,基本就是全部改了一遍。然后在早上 10 点,开始开会。IES 的几个大佬们由于只有国内经验,时而问出一些弱智的问题。我和 yujie 便是挨个的解答。

然后就到了今天,现在是 10 月 4 号泰国晚上的 6 点 21 分,我躺在椅子上,看着目前潮涨潮落。此刻的场景,让我想到的是《恶之华》最后几话的场景:春日高男终于见到了仲村佐和,在沙滩上,仲村佐和说到:这座城市的日落不是下山,而是沉入海中,日复一日,一直——重复。我的 7 和 8 月,漫无止境,9 月和 10 月,也依然没有放松的时刻。

但我可以说,现在我的心情,异常的平静。开始退潮了,我的一天,则才过去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