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 ( 三 )

June 8, 2018 ☼ 心态上海工作北京

现在是回上海的路上,我再次来到了头条,不像以往的几个月,在不断给头条招人——而是逐渐的交接任务。依然,我现在三方面都顾及:产品、运营、北京。虽然工资的确还算对得起干的事情,但自己实在过的很累,没有个人时间。

我再次审视了自己的感情生活,我和 Shaw 目前的确就是朋友关系,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当然,我希望最后能和她谈恋爱,谈了之后,结果会如何,这目前完全没有在考虑范围之内。我希望她还能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希望,最后能有个不是太差的结局——即使最后就只是朋友。

导演和我说,我把女性看的实在“物化”:一切女性都是一样。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出了这个想法,但这的确是我对多数事物的想法,从研二开始。世界是平的,有的只是压迫,我们终究会成为单向度的人。被文化工业所包装、标签。我一直在逃避这样的定位,这或许就是我目前对电影、音乐提不起劲的原因,这和本科时候的我完全相反。

musical.ly 还是在不断的走人,一眼看去,老运营团队就要解散:导演会去北京、Jimmy 会去新项目、Johnny 离职、Andre 去了 CQC、我和 Shaw 则去了产品。这一切就发生在被头条收购的 7 个月后。周围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无论是人,还是工作,还是感情。

这段时间心态还算平稳,或者说,在和前女友分手的 3 个月后,近几年的心态都没有发生太大太大的波动,也没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如上文提到,周边的变化,远远大于自己的变化。我依然是那个刚毕业时候的样子,只是看书的频率大幅度下降。

接下来会有是什么计划?在相当长的几个月中,我依然会在 musical.ly,它承载了 2 年前应届毕业的我,对互联网初创公司的一切想象——活力、平等、以及加班。但它的结局,和我的前室友一样,这估计是社科院文科唯二毕业后进入互联网公司的两人,一人在 musica.ly,一人在 Uber China。两者都被收购,两者都去了趟北京,两者最后都对钱产生了极强的执念。

musical.ly 还能有多久,我自己还会有什么样的提升?前者,我们老运营团队都不是很看好,能明显感受到大家对头条做法的不认可,就算是产品的 Jenna,最后也决定离职;后者,在我彻底脱去运营、北京职责后,应该会对法务有更加多的了解,对用户隐私设计,会有更好的交互理念。但,这一切已经不是 musical.ly 了。

在我去北京的当天,Alex 在美国宣布,musical.ly 将会改名 Tik Tok。我们的 live with passion, live musical.ly 将会彻底退出历史。当我为了测试,下载打开 musical.ly v6.9 时,2 年时间不断的回顾:一开始 Splash 视频《Cheerleader》的“Do you love me, do you think I’m pretty”,再到《Forever Young》的“Forever young, I want to be, forever young”,最后到不知名 Remix 歌曲——然后有用户问起歌名,Andre 和我听写歌词并谷歌,找到答案回复用户。头条的 Support Team,会去回复这样的问题吗?根本不会。

Forever young, I want to be, forever young. 第一份工作的 2 年经历,应该还能再继续下去。我会在 musical.ly 待上几年?可能有一大部分因素,会是老员工,当周围人都离开的时候,或许就是我离职的那一刻。若改名为 Tik Tok 后,最后在美国再次登顶 ( 虽然理论上应该是 DAU 暴跌 ),我们还会是因为 musical.ly 而感到兴奋吗?

没有了,一切都是平的。这只是一切劣币淘汰的常态。

去北京的路上,假发在微信上和我说胖子要坐牢了,我立马打给了他电话。得知是胖子开车撞死了人,在我一系列询问后,大致了解了情况,最后感慨高中各位的人生——今天高考结束,我的高考,已经是 9 年前的事情了。多数高中同学已经永远的、永远的禁锢在了宁波,这就是多数人的可悲。“臭虫们啊”,《恶之华》中对小城市市民的嘲讽。到底是为什么结婚,为什么生子,为什么而工作?我的人生,到底是穷极一切的上海一套房,还是自己的自在开心,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 此条并不与买房矛盾 )?

我对上海买房产生了深深的质疑,即使在目前工资可以承受的情况下。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耗尽一生的行为。那什么时候我产生了要在上海买房的想法?是我办下上海户口的那一刻,还是工资翻倍的那一刻?

自己真是可悲。和宁波的同学们一样,更加可怜的是,他们并不会觉得这而可惜,“正常的人生”。胖子的人生可谓是再正常不过,就冷漠、理性的全世界范围看来,开车撞死人也是正常,只是后面的可能不用坐牢,是不可预期的一点。“高中喜欢一个女生,对方把他当备胎,大学选择了与女方相近的学校,4 年浑浑噩噩滥交,毕业后工作,精神状态萎靡”,这样的状态,并不惊。胖子会从中意识到什么吗?

很有可能是什么也没有。就如我的生活状态,“高中喜欢一个女生,并没有去表白,大学和一个女生尝试谈恋爱,因为自己幼稚失败,再次和另一个女生谈恋爱,到达研究生阶段,因为自己害怕责任分手,然后用学术来安慰自己,退出考博,毕业后工作,再次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但依然没有表白”。我的感情生活似乎一直跟随着我的软弱,我的害怕责任。

Shaw 对我说“你就是害怕责任”,我会向她表白吗?我和她看看电影、独自吃饭、陪着聊天,似乎就是在无限的拖延时间。我会后悔吗?我似乎已经克服了它,随着后现代解构对我的催眠,我已模糊了过去和现在的界限。即我的前 27 年再如何的因懦弱人渣而感情失败,这也不是线性逻辑可推导的,即使每个阶段的原因,都指向了同一个,因而也没有什么可以后悔。每个时期,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而不是旧结果的延续。

端午可能会回宁波,见一见胖子。或许这会是人生中少数的回宁波,少数的能再次遇到高中的好友。“我绝对不会在上海留下来”,到现在的我,一定程度上是现实所逼迫和理念的矛盾:只有在上海我才能找到工作、我不想在宁波当臭虫。

最近的心态,大概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