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 四 )

January 16, 2018 ☼ 北京头条

《状态(三)》没写完,却开始写起了《状态(四)》,是因为这段时间已经忙到了一定的程度。而此时此刻我写这篇日志,并不是在家中,也不是在公司,而是在高铁上,是在回上海的高铁上。可惜的是,我第二天就会再去北京,继续在头条做 IES 业务下的相关工作。

从雷猴上看,这段时间我就是在不断的咆哮,有点本科时候的错觉——太多傻逼的事情发生。比如审核的乱来,Andre 毅然决然的要去 CQC,与开发的互怼。我突然有点觉得,之前接的事情太多,现在由于与头条的对接,我已经完全忙不过来。所以一旦有不顺心、出错的地方,我就会不开心,就会开是进入喷人模式。

原运营部门算是彻底的重构,Jimmy 重新做回了音乐组,导演则是策划活动,Shaw 去了 OPS,Andre 极大的可能去 CQC。其他人我还有关心的吗?这段时间有人问起了我和 Shaw 是不是在谈恋爱,我的回答是否定的。我目前和她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子,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没法确定。而我对 Shaw 也是如此说:愿望成了,那是最好,没有的话,也随便吧,也不是能强迫的。于是我和她也就是维持着这样的关系,或许哪天我真表白了,关系就崩了也说不定。

此次去北京,是为了将来 musical.ly 的 Support 和 IES Security。将会常驻北京一段时间,很可能春节结束后,依然需要呆在北京。在《状态(三)》中我提到,北京给了一个用户运营的 Offer,但在这一个星期的考察里,我彻底对该 Offer 失去了兴趣:头条的分工非常非常细,每个人,至少我接触到的每个人,基本都是螺丝钉,做着极其简单的事情。如果在头条体系里,我算是产品 + 运营 + 风控了。我非常不明白这些毕业生进入这样架构的公司有什么意义,就算工作了几年,也基本不会学到什么。

musical.ly 的运营常常抱怨自己工作的单调无聊,但相比其头条运营,要好上太多。传闻头条运营不少人想转专业转学,而按照头条用户运营 Leader 叶婷婷的说法:他们一开始选择了这个工作,就说明他们其实心里就是这样,得过且过,不需要什么进取。

是的,谁规定人生就要努力,就要拼命?当条蛆不行么?我时而会想这个问题,但自己对这种“蛆”的状态完全无法接受。我现行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我未来的工作又有什么变化,这都需要努力才能知道。就如南拳妈妈《香草吧噗》的歌词,我从来没感受到初中时候的歌能有如此的力量:

从前的那个我 / 已经长大成熟 / 时间开始导流 / 日子一样在过 / 只有努力和坚持 / 才能成就拥有

只有一句我是完全不同意的:“日子一样在过”。我始终认为,每个人都是特殊的,即使我的哲学理念上永远“大家都是扁平的人”。我依然对自己生活抱有极其强烈的挣扎,尽管自己已经成为了西马批判的对象。

自费回上海是为了听晚上的 Foster the People。大学时候非常喜欢的乐队,他们的《Houdini》的挣脱和《Chin Music from Unsuspecting Hero》的落寞,到现在依然适用,尽管我对流行文化已毫无兴趣。这也是我在硕士毕业后一直反思的东西,这种态度到底对我,尤其是脱离了学校的我,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段时间不停的看来自 The Information 的文章,感觉质量上并不能高出免费订阅的太多,权当是练习英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