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 三 )

January 3, 2018 ☼ 北京转岗

元旦放假前的一天,即上周五,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头条想让我和 André 去北京,组建他们的国际化用户运营团队。当时的我非常震惊,但心理想的是:Offer 很实在非常有吸引力,但不好意思,我要转产品。这个想法到目前依然没有改变,咨询了很多人,但并没有什么好的答案。如果在理性抉择下,北京是个极好的选择。而我却选择了 musical.ly,理由实际上很简单:我的职业规划是之后当产品,而不是一辈子的用户运营。

而且,我喜欢目前的公司——虽然我之后应该再也不会去创业公司了,有我熟悉的同事,我还想和 Shaw 继续下去。当然,如果最后头条点名要我去北京,那么,我会立马向 Shaw 表白,无论是否成功,我一定会告诉她我有多么的喜欢她。但此时此刻,我不知道为何有种莫名的炮灰感,我总觉得,我是一直是装傻的那个,其实很多事情我似乎已经想通。

在和头条基本对接了下后,我和 André 也聊了下一些。我对他说,如果去不了 Patrick 地方,头条绝对是最好的选择,非常实在的 Offer:核心部门、职级高、对简历好看,但是,估计你一辈子都得是用户运营了。就相当于高考 985 保送,可不能选专业。André 的想法会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我似乎总是无意中猜对的那个,我几乎猜对了所有人的走向,除了我司被收购。

而和 André 聊完后,我就跑到 Shaw 地方,聊起了之后的事情。很有意思的是,似乎周围人都在说 Shaw 脾气不好,但似乎我一直没有觉得(他们举得例子似乎就类似于,Shaw 会说“你要是点了蔬菜锅我就直接走人了”),就如我之前所写,我觉得 Shaw 非常的温柔,非常的妹子。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当然,其他人也在说,我的感觉异于常人,很多聊骚我似乎就没任何反应——我觉得那可能只是自己觉得无聊,不想回应罢了。

就在和 Shaw 聊到快凌晨的时候,先是伊莎贝拉在说“Sting 去内容管理,在 xuyang 手下了”,然后 Lark 里的组织架构开始更新,我所属的部门变成了产品,Jimmy 则在内容管理中,Shaw 还在西欧。就目前看来,Shaw 将会去做 OPS 的需求管理,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还难说,但她应该是在西欧应该是完全呆不下去了,那么谁会来管理西欧呢?Shaw 的说法是:其实我们两个一样,都是放弃了舒服而且之后权力大的职位,遵循自己职业道路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