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sou no Pet na Kanojo

August 13, 2017

下回:不起眼女主培育法「毕业与超展开」,以「blessing software」的新作为中心,故事迎来了意想不到的发展。那个……该不会下一话……连这部作品的女主角都要分道扬镳了吧!

大部门的剥离,空降的主管,我的想法。然后就到了 8 月,这几个月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加了工资、部门的扩人、斗争的进行等等。

从何处开始说起好呢,我本以为在 4 月后会频繁的更新日志,但实际上到了 6 月后,我就再也没写过任何东西。而且,5 月的日志还不能发布出来,但我觉得自己已经差不多快到临界点了。在 4 月的 Lockdown 结束、短暂的休息后,工作再次忙了起来,是我自己去揽过来的事情吗?

我想要包揽更多的事情,那么代价是什么,就是周末的工作。这事情真是让人可恨——把“加工资”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开始学 SQL 查询、看 SIFT 文档、接下外包审核。而我对自己感情的表达却越发模糊,越发不确定。依然想更加接近 Shaw,但到底应该如何进行?而她对此的看法又是什么?工作会对此做出妥协吗?或感情会对工作做出妥协吗?

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罢了。

初三时候,每当自己心情不好,总会开始循环周杰伦的专辑。虽然歌词与当时的生活毫无关系,当时的我眼中只有游戏和学习,而这种状态断断续续到了我的硕士毕业。可以说,至今,其歌词依然对我的生活毫无联系,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范特西》的旋律罢了。我有没有憧憬过歌词中、或是动画中的恋爱,应该是没有过的,因为时时刻刻,我始终保持了一个清醒:这是非真实,她们只是 waifu。但后者,即动画,的确给过我或多或少的启发。

这点也真是幼稚和可悲,现实中居然就找不到任何的精神寄托。YouTube 在前段时间推荐了《樱花庄的宠物女孩》,这是我 2012 年看的动画,或者说那是我第一次所谓的“追新番”,虽然当时我完全不知道那是新番。它的 ED1 让大四的我感受颇多,我彻彻底底的觉悟:我的本科绝对不能以“毕业-工作”结束,或者说,绝对不能以“浑浑噩噩”终结。而现阶段重听后,我竟然对这后宫动画的歌词做出了不同的解读:这是 I wonder what happened to us that made us start / Eyes to Eyes, a world without words, That world of ours will all begin right now,而不是 There is no way I can give up now

高考后我喜欢上了宇多田光的《Beautiful World》的 Then let me sleep near you, anywhere is alright,然而,现在却是 I don’t need any newspapers, there’s nothing important in them。对我来说,睡在心爱之人旁边已是太过不正常的事,虽然,我现在的确非常想睡在某人身旁。

八月初时高中同学吕嘉俊外派身亡,是的,身亡。周四晚上得知的消息,我当时立马决定要回宁波。而在这种情况下,是最能看清同学关系时刻。一群人在微信中怀疑事实,却没有人,打电话去确认。而对于我来说,吕嘉俊是否是我前 26 年的重要人物,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是在高中,他对我的影响甚少,我和他的交流更是没有几句。而我回去的理由,是因为,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死亡的轻易和人的渺小,及其的,渺小。可以说,我和几乎所有学生时代的人断掉了联系,一方面我真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跟他们聊;另一方面,学生时代的我和多数人的关系都一般,就如这十几年, 我和女生的接触极少。

而在吕嘉俊的葬礼上,就的确印证了这些,他们聊着宁波的房子,聊着销售、外贸的工作,我完全不了解他们的生活。是的,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他们”模样。这就是我不回宁波工作的原因,我明白,如果我普通的本科毕业,我这一生将是完蛋的,将永远的困在《恶之华》的小镇(虽然这应该是对《恶之华》的误读)。葬礼上,小市民心态尽显。那我又是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去评判?

个人选择,没有对错。

本科时非常讨厌《老男孩》,因为我的心境完全是其相反面,至今如此;而硕士时则对《平凡之路》有种复杂的感情,都市生活的平凡,但又夹杂过去经历的回忆。葬礼结束后,假发、胖子和我吃了个午饭,胖子继续相亲,可能明年就要结婚,假发则在寻找新的晋升。我不知道生儿育女对人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也不知道我最后是否真的会选择一个或许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结婚。但在与假发、胖子相聚的那一刻,一种物理距离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我离开宁波,真的太久了……本科之后我几乎就只有寒暑假回来,而工作的去年,春节也基本就是年后才回来。但我心理上是如何?

感情空虚,工作完成。

之后我便回了上海,开始了 SIFT 之旅。这也是我近半年的工作状态,周末几乎就是无尽的任务。在宋震上次的“出柜”宣言后,他就开始准备去北京。而去北京的最后一天,他跟我说:躺到他床上来聊天。这时候我明显有了退缩,我死活不会愿意。估计如果上去,就是被操了吧。而且,我的心里全是 Shaw 好吗!

由于之后宋震去了北京,我就退掉了之前的租房。之前的房子,现在看来,只是为了这个上海户口,住着真的是太累了,厕所时而没热水,阳台基本就是摆设,没有围栏和窗。而在 6 月疯狂的找房中,房租的选择从 2800 跳到 3200,从 3200 跳到 3400,最后选择租在了公司附近。房租比原来贵了 900,同时,我的住房质量进行了一次飞跃:居住面积加大,合理的阳台。我再也不用担心下雨会把阳台的衣服打湿,而且房间要干净很多,我也开始定时打扫房间。不过,依然,继续不做饭。在去年不忙的时候我还有心情每天晚上做意面,现在看来已经完全不行。

在我找完房子后,杰哥也和他的初中同学分手了,在我看来最后可能发生的事情的确也就发生了,现在杰哥进入了一种另类的 cringe 中,我并不明白他现在看书的原因,以及所谓的夜跑。我还会想本科时候那样吗?不会了,我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感情中付出不一定会有相等的回报”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这一定不是“成长”或是“成熟”,因为我始终非常的小孩子心态。相信的是,我的人渣行为也让史菲也意识到了这几点——我其实只是一个个人利益至上的垃圾,没救。

但我对 Shaw 到底是有什么想法,在几次约饭之后,我似乎就停滞在了这个阶段。我并无法想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再进一步,而她又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似乎”“一直”“好像”“只是”在用工作在拖延思考这个的时间。目前看来,我和 Shaw 似乎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正常的关系。

那么杰哥接下来会如何,他或许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懒惰、墙头草、没有逻辑。可能前半身的经历已经对他产生了无法扭转的影响。接下来,他对感情的观念还会转变吗?还是说,最后由他的妈妈一手操办。我已经不想想更多——这也是工作中时的感觉,多数事情我已经不想去管,其他人则么都好,我只想更好的自己。而感情这东西,如果没有,又能怎样。

妈的,好想和 Shaw 谈恋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