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姐

May 31, 2017

接下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再次约了 Shaw 吃饭,以及公司里的一些事情。现在我深深感受到钱的重要性,当然,这并不是说以前我没有这个感受:可以说,如果不考虑买房,我现在可以在上海比较潇洒的活着,想买东西就买东西。

但是,我想约 Shaw!是的,继 Lockdown 结束后,我再次约了 Shaw 出来吃饭——“不知道今天晚上有空吃个饭不”。没想到的是 Shaw 这次没有多问,就直接答应问哪里吃了。于是我便选择了新天地,这意味着什么,就是我得烧钱了。这便是前文提到的钱的重要性。至少我可以不用太顾及具体吃了多少钱,虽然,人均上千我应该还是消费不起。

那天和 Shaw 吃完,然后继续聊了会,然后 9 点多她去 Afrojack 的活动,我则回了家。我目前依然不知道 Shaw 的想法,她的回应是意味着我们可以继续这样下去吗?还是说,我可以进一步的跟进?

你知道吗?那次你躺在 Shaw 腿上,我很吃醋!”,这是飞机姐走的那个晚上,Andre 对我说的话。我不知道这是以为我头喝昏了对我说的话,还是 Andre 趁着酒劲而起兴(然而他只喝了一小杯)。我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笑笑“卧草你他妈”。所以我能想象这事情更加不能被曝光,只能暗搓搓的进行。就像前一篇日志,我压根就没有发出去。估计,这篇也很难吧。

飞机姐最终是走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灌那么多,似乎所有人都想让我醉酒。那天晚上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陈颖在我脑子最不清醒的时候打给了 Mark 电话,然而 Mark 依然要我接电话。喝完酒后我就再次回到了公司,正当我要去楼上找 Mark 的时候,vivi 跟我说:你喝醉了,找什么 Mark。

然后我就被强行“喝醉”送上了出租车。很显然的,第二天我就被 Mark 怼了,而没则么喝的 vivi,整个人在第二天就跪了。

端午窝在了家里,发现自己没什么事情可以到外面去的,之前还想约 Shaw,但她回了家。而就在端午放假的第一天凌晨,宋震对我说:我的私生活很乱的,最好不要知道。这是出柜宣言吗!我越来越感受到身边生活的巨变,虽然我的多数时间是在公司里度过,在租房的时间也基本就是在睡觉,但我的周围,有人离开,有人结婚,有人改变。

很多时候我是在原地,我依然不知道之后工作到底会如何,虽然算了算,我其实工作时间一年都不到。在去 6202 的楼梯上,我碰到了 Tesia 和 David,Tesia 满脸泪水,Tesia 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Tesia 是经历过“差点被开”的人了,然后比较幸运的转到了产品。而和她关系比较好的 Jacky,则已经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