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护卫队

May 13, 2017

最后,我还是约了 Shaw 出来,事实上,早在 Lockdown 的后期,我就想单约 Shaw 了,记得当时是开玩笑说“开个发票”,然后她年休假就跑去泰国了……而到了上周五,我在微信上和她说一起出来吃个饭吧,她表示了疑惑“是团建吗?

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之后她便回答“好啊,顺便看个电影”。可以说,当时的我是极度紧张的,我并不知道 Shaw 的回应会是什么。但可能无论是拒绝还是答应,我或许都会如释重负。研二之后我对感情的表达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我常常对过往产生各种各样的疑问:有时候我看到 Shaw,就会想到史菲。是因为性格上相似的原因吗?但我确定的是我并不想在 Shaw 身上找到史菲的影子,Shaw 并不是史菲的替换品。

上周六晚上我便和 Shaw 吃了个饭,她大概晚到了几十分钟吧,但有意思的是,我很享受这个等待的时间,等待时甚至让我想到了《空之境界:杀人考察(前)》的一个片段,黑桐干也等了很长时间,到来的是两仪织“你如此小心眼啊”。Shaw 到的时候说“我要这个位子,你坐到对面去”,我也就坐到了对面去。但与此同时,为什么有一种《现视研》中斑目和春日部吃旋转寿司的感觉?

之后的电影,也就是《银河护卫队 2》,没看过的第一部,但似乎第二部直接看也没什么问题,Shaw 面对电影的所有黄色笑话都是直接笑出来,而周围人压根就没有笑!我突然感受到了当时我看《007:Sky Fall》时候的感觉,全程基佬片段就我在笑!Shaw 在所有即将出现感情戏的地方,都会说“快谈恋爱,快谈恋爱”,我并不知道其中的意味。我总觉得 Shaw 过去似乎发生过什么,比如之前的她提到的“耳机”、“野鸡”等等。但或许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只是独立个体的伪个性罢了。

而此次电影院之行,我大概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观点:

  1. 爆米花电影其实休闲下看还是不错的(请问我的西马文化工业批判在哪),尤其是这次看的电影原声(请阿多诺继续质疑我的判断)真的很棒。

  2. 电影院全是情侣,穿着非常统一。这是另一种感情消费方式吗?情侣去看电影,他们是真的看电影,还只是消费其中的感受的而已?可以说,无论是电影,还是观影的过程,可能都无所要紧。其中的时间并非观影的现实时间,而是消费的虚拟循环时间?

那么 Shaw 她的想法会是如何?我并不知道。或许就只是普通朋友吧。Shaw 从来没有给过我明显的暗示(请问暗示是明显的吗),她说的“目前公司加班弄的大家只能找同事谈恋爱”,这针对的是什么?吃饭中提到的其他人,又指的是什么?

或许恋爱就是这样吧。

在看到电影中男主尝试拉着女主跳舞时,我脑中立马映出了《路人女主》第二季的画面——加藤惠解了马尾,长发出现在安艺伦也面前,将自己化成 Galgame 的女主角。我当时的感受异常。学心理学的女同事说,我身上充满着不安全感。我觉得,应该是不确定感。我对自己的行为充满着质疑,反复无常。我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之后一段时间里不会缺钱。是的,金钱才是真正能够确定的唯一因素。我和老妈说,在学生时候,总觉得换个手机是个大消耗,而现在,想换就换。

而这次吃饭的感受也并不一样,我心中充满了焦虑。yet,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