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maid Song

March 24, 2011

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而且,不少都是倒霉事。

我就从周一开始讲,周一首先是在早自修时丢了 20 块钱,接着我去买早餐的时候毛概点名,接着,口语课被外教扣留,下午写作课被点名,体育课后感冒更加严重…

重点要讲讲口语课,其实我一直觉得口语课没什么意思,这或许是上个学期那二逼 partner 的 缘故,于是在这个学期老师说是否要重新分 family 的时候我便马上说好。而悲剧的是,我继续和那位同学一组,不过所幸的是,我们的 family 总算是有 4 个人了,而不是上个学期的 2 个。family 的名字依然和上个学期一样的纯朴,上个学期是绩点神人想出来的 share talk”,学习帝就是学习帝啊,连想出来的名字都那么学术!如上文所说,这个学期小组的名字依然走着那纯朴路线,取名 just kidding”。说出这个名字后我的内心马上在咆哮 kidding 你妹啊”,但由于组内其他两人并没有什么大反应,于是我就顺从了。

口语课就在这让我觉得纯朴甚至傻的组名里继续着,而我在英语课上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说英语。当然,回答的时候一定是用英语的。而我被老师扣留的原因便是此。

外教问我为什么在课上频繁说中文,我说可能是习惯原因吧。

想着这样应该就可以糊弄过去了,但外教在继续,说了什么 smart guy 啊,smile when i made jokes 啊,还有你有个 good accent,什么如果你讲英语的话大家会 follow 你啊。说了一堆绝对是胡扯话后,我回了一句:all right…

估计外教也无语了- -#

之后的晚上便开始慈溪室友的耳膜穿孔,真的是无解了啊!如上篇日志所写,他一直和其女友说着开房的事情,每次打电话必说!每次说都在寝室!而且还附带上他想好的情节,扯床单!包你爽!麻醉针!拍片啊!日本爱情动作片看多了吧!哦,不对,这东西我也看,而且我也看的很多,但我则么就想不到麻醉针啊!你这是去破处还是去抢劫啊!还带麻醉的啊!你既然说不会痛的还带这个干啥!你说不清楚男人痛不痛那你每次撸管后都无快感?那你就别在寝室里撸啊!

哦,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开房了!

亲,原来是撸管没快感啊!亲,我可以送你个充气娃娃哦,亲,包邮哦!

于是面对慈溪室友的秽语,应该说不是秽语,主要是内容太雷了!我和曹爷只能分别吐槽。这让我想到了普罗米修斯被束缚在悬崖上,白天被鸟啄肚子,晚上肚子又长回来。而我和曹爷就是在白天以及晚上睡觉前的时间里被着慈溪室友耳膜穿孔,然后到了睡觉时候得到了片刻的清净,接着醒来后,我们继续被穿!

但是!

但是!

现在有一定的趋势发展到晚上睡觉也打电话,这你要到走廊去接电话,简直是 1 号楼的第二个 炮哥 啊!

到了星期二,我做了这个学期以来的两个 首次”。首次去了自从上个学期结束后就没在去过的图书馆,原来不想去的原因是怕碰到我不该碰到的人,然后的确是碰到了;另一个 首次 则是在我膝盖被撞到流血后第一次再次坐在了别人自行车的后面,那次坐在班长那女士自行车后被撞真是记忆犹新啊,大冬天的被撞一开始没感觉,过了几秒后剧痛。

星期二晚上在校内上评论了胡越的照片,然后我的 QQ 就响了,是一大学同学,问我是不是认识胡越,我说的是,她则说世界好小啊。是啊,好小啊!我的寝室里则么就出现这么一个让我们耳膜穿孔的人啊!

于是我在第二天就问了了下胡越,胡越说是初中同学,然后胡越误解为我和她(?),还是其他什么意思?我没太明白。我回答:啊,只是大学同学啊- -#

胡越说她现在漂亮了,骨感了什么的,我回答我们班长也认为她挺漂亮。自然我想的是其实个人觉得并不漂亮…班长对女性漂亮程度的看法的确有点诡异:比如不能戴眼镜,人要高。现在一想,他找的女友的确都是这型的。突然想起我也曾在博客中调侃过这位胡越的初中同学。日志现在比较难找,不过写的内容还记得,八卦的是她在大学的恋情,记得那是寝室卧谈时候了解到的,当然也不排除只是个 野史”。

好了,日志写的差不多了,不过在最后,我还是要放上点凶残的照片。那就是!

哥折的有腿纸鹤!哈哈哈,太猥琐了!

图片丢失 在寝室

图片丢失 颤抖吧,刘翔!

图片丢失 毛概课上

图片丢失 仍然在毛概

图片丢失 猥琐开始了

图片丢失 呀灭跌

图片丢失 这是毛概课,你们在干嘛!

图片丢失 别不好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