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 out in that Summer

February 10, 2011 ☼ 寒假生活

有一段时间没来博客更新了,第一因为真没做什么事情,所以也没什么好写,自从电驴没了以后我下电影的频率就是在骤降,更悲剧的是音乐,基本没更新了…

从初一以来,我就在亲戚家里穿梭,香烟味啊,真是难受。而且这次去的几个亲戚家都很无聊,大家都有说没说,就比如昨天我在奶奶家里两个小时里把手机玩没电,好吧,当时只有一格电了,不过这一格电倒是一直撑到了吃晚饭,不停的刷豆瓣和 QQ。

而寒假至今以来我一直感觉到,自己胖了,而且胖了不少,让我有这个感觉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早上起来的时候,好吧,中午起来的时候看到手臂明显粗了;接着去买裤子,发现有点紧了,原本除非女式牛仔裤,其他我都是穿上运动自如啊!而我妈还是对我说:你没有胖,胖册老啊!于是我继续吃,继续吃。终于在昨天,我称了下体重:110+

当时那个激动啊,我终于接近正常体重了!我真的是胖了!而之后我想到其实现在胖起来的地方除了手臂之外其他地方并不是太好,因为,裤子穿不下了啊!回到家照了下镜子,体型完全变了!这个大二没锻炼,真变了!于是在昨天晚上无奈了几下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今天继续…

好了,现在就来复述下这几天我想了什么,干了什么。我觉得此次的关键字可以是:梦。

我在 5 天前差点主动性喝醉,然后在那天得知胖子又悲剧了,应该说是胖子在很早以前就悲剧了,但没告诉我们,一直憋着。于是我跟他在 QQ 说,不要这样了。对话中坏的一面是俩人都充满了对女性的无奈,但好的一面是我认为自己比较乐观点,所以我是劝说方,一直保持主动地位。

而在四天前,我梦到了饭桶!具体干了什么事情已经忘了,我想应该也没干什么,因为梦到饭桶这就已经很奇怪了!

三天前,我没干什么。

两天前,我再次和胖子进行了对话,内容依然充满无奈,但我还是乐观;之后我和一从微博中认识的网友发生了更加悲剧的对话。于是完成了两连击,所以,有奖赏嘛,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就换了一条新内裤…

一天前和今天,我做了三个梦,其中一个,我到现在都还记的比较清楚。而这三个梦都关于一个人,我能记得的那个梦,剧情非常的小说,非常的电影,我在梦中是一个看客,看着所有的事情的发生,于是想制止,但可惜的是有些成功了,有些失败了。梦中我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这是真的么?现在想来我不清楚到底是问了梦中人这句话,还是我在梦中问自己这个梦是真的么。

昨天回家路上我想了下自己变胖的原因,得出结论后觉得非常可笑。去年的 12 月和今年的 1 月的在校时间里,我无限制的吃东西,餐餐是外卖,那两个月里我几乎没则么出寝室,我可以说在 1 月份里,除了考试,我都在寝室里呆着,反复思考一件事情,无法解脱。虽然说,我到现在都没觉得有多少解脱。老妈老爸说 我们的儿子太单纯了”,这明显是谬论。很多时候我已经想到了事情会这样了,我只是一直不承认,一直在尝试罢了。我可以想到有些人的贱,也能想到那个让我无法解脱事情的结果。只是,知道这个结果马上就会到来,但我一直还在努力尝试,想改变结果。

就如当时我在短信中 我不想这事情就这样结束掉”。

而对方的回答,是我早就知道的。

有时候,我觉得可能自己太像小孩子了吧?上了战场,只拿了枪,但没有盾,最后被远程活活给射死了。

主线支线,只能选择一条,但无论哪一条,并不是选择了,就会成功,因为任务并不是只有一个结果,他包含了成功的老妈:失败。而可惜的是,我们的世界并不是一个巨大的 online 服务器,我们接到的并不是循环任务,他只能做一次,而这一次,就决定了成败。

标题来自我那个让我觉得无限美好的大一和暑假,那些我说出的至少我觉得还算是人的人话,那些我还记得的对话。当然,脑袋瓜子记不得了,还有博客,还有聊天记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