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Drop Bombs

December 2, 2010

什么时候我也成寂寞的了,实在想不出,明明我比你们更有事情可做。我不清楚他们眼里寂寞的定义到底是则么样的,但他们便把我定义成了寂寞。在我看来,现在的我至少是不痛苦不感伤的,有时候的情绪化可能让别人觉得我似乎是疯了,但这就是我啊。

我不是太喜欢认识人,第一我提了很多遍,走路不看人这习惯让不少向我打招呼的人感到不爽,我也觉得挺尴尬,所以,认识比较少的人可以降低这尴尬事的发生机率;第二我觉得认识那么多人有什么用呢?难道是打发所谓的寂寞么?很多事情我都不是太想得通,比如慈溪人会找不少女生聊天,我觉得这有什么好聊的啊,女生难道有这么有趣么…当然,如果喜欢对方,这个行为是正常的。不过我想可能也有这样的人:会想和女生聊天,就如我不和女生聊天一样。不过慈溪人口口声声说着不会找备胎,却疯狂的和大一大二不同女生聊天…备胎,这词语是到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了原来这个俩字还能有那么多丰富的意思,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啊!

于是呼,第二段中描述的我就被别人称为闷骚。那我又想问了,难道你们主动和女生聊天,就可以被定义为明骚么?这明明是人的性格问题,却一定要如何如何,比如说别人不和女生说话是装的什么的,我想这有什么好装的啊?

我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太贱,这不是高中,高中有一大堆的人一起玩,大学你一贱,很有可能会直接被和谐。但有些人我就觉得不贱不行,贱一下人,那人就爽了,就不会再傻逼了。很反感别人的假,真的是太假。不懂装懂,胡乱评论他人,有钱没钱,有什么好装的,你没钱,就以后赚钱,跟我说着高考失误来了这里,那你现在在大学里作弊出来的成绩则么和我一样或者更低?喊出更多 操” 就一定没素质么?“操 这个字的等级就如此之低?我的高中生活就是这样,那里有无数和我一样或者将这个字频率化为更高的人,但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我也觉得你们不会说这些话也正常,因为每个人出来的环境不同,就如我不会主动和女生说话,就如你们不则么会说脏话。

听着他们的对话,回想他们与我的对话,我觉得,不少人都很恐惧,而他们把恐惧化作了对别人的嘲讽,把自己害怕的东西,强加到别人身上,人们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所以要释放,要解压,方式不同,但我想这种上文所描述的方式,并不恰当。因为当你看到别人并不恐惧这东西的时候,自己则会觉得更加不安、慌张。

我只知道,我并没有把自己的害怕定义到别人身上,我最多向别人倾诉,但更多的,会写在这个博客上,能还原出那个低俗猥琐的我。你们不断的学我喊 操”,取笑这样或那样的表达。

我只能说,我的低俗,你们复制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