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Never Know Good Thing till It’s Gone

May 31, 2010

其实,这篇日志我早就想写的。

记得在高三时候,脚也曾经因为篮球而伤过,那次伤,远没有这次来的严重,但我还是坚持去了医院。毕竟那是最关键的时刻,谁都不想在这个特殊时期倒下。而每当别人在踢球或者打球的时候,再看看自己这个残疾人,总会感慨万千:健康真好。平日里喊着没意思,其实这平淡的日子其实挺有趣,真正无聊的,看别人运动,而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

监狱会给人带来一切一切的绝望,因为,别人自由,而自己却只能呆在那小房间里。每天的放风,也就是那同一块地方。想想现在我的处境,教室、寝室。但每天,看到 C 的时候,总会觉得这每一天还是充满希望的,每天都值得期待、奋斗。就如一个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的悔过者,看到有人来探狱的时候,总会这样那样的满怀期待,即使,只告诉他:好啊,还有3年你就能出狱了。

现在,脚踝还是疼的要我死去活来。食堂的饭菜越来越贵,也不知道这是则么回事,在这小地方,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就只能用网络才能知晓。寝室的情况,只能说还好吧。我越来越不想和慈溪人在一起了,真的慈溪人有点傻(和谐)逼,每天叫着我的邮箱账号:vaanst。原因自然是他看我邮箱。而且慈溪人总会做出点非正常人能做出的行为或者说点不该说的话,这已经让我非常厌恶他了。现在他自称现实没意思,沉浸于网游中。东北人的话,不好说,总之我感觉和他关系还好,不知道他是否是这样想的。 昨天还是没有勇气和 C 一起走到音乐会,我只是等着 C 到那,然后打招呼,再过去。整个音乐会还是能让我调侃下,还能体现出我那微存的幽默。音乐会只能说一般,有各种恶俗的表演,当然,归根到底,是恶俗的演员在作怪。

回寝后傻了一会儿,就如日志标题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