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8

May 8, 2010

和胖子、假发聊了会,胖子感觉没什么变,假发说的话是越来越成人了,当然,不包含十八禁成分。只是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之类的、什么都默认,我感觉这样很别扭,或者从高考后的暑假后,假发说的话就开始成人化。

不知道这到底是成长还是别的什么的,出于愤怒后的无奈,出于痛苦后的沉默,我不知道。

但我所知道的,我绝不能成为那样。一定要有看法,一定要嫉世愤俗(这个词居然搜狗无法自动联想,看来也和谐了),当人真的没有这些想法的时候,就是麻木的时候,我不想麻木,不想默认。

今年春节回家就不该回原来那块老地了,家里在那时候应该就要搬了吧,经济适用房抽到的地方很悲剧,在某某监狱附近,还是让我害怕。我希望我是自然死,而不是什么天灾人祸。比如,原来的那栋楼火车开过整幢楼就会抖,可以看做天灾地震的一种,这会死的不明不白,比如晚上睡觉房子突然塌了;而在某某监狱附近,要是有个能力比较强的越狱了,然后我刚在大马路上骑自行车,那人看到了我,会有两种情况发生,一种是一脚把我踢下抢走了我的自行车,而在这种情况下又会有两种结果发生,一种是我倒在地上摔了受了点轻伤,一种是我摔倒后刚刚有辆 70 码让我直接见阎王;而另一种是,越狱者看到在大马路上骑车的我,想到自己的处境不妙,一脚把我踢下车,接着把我给绑了,威胁警方要么放他,要么就守尸,我相信警方是会不惜一切代价用我这条小性命来保障社会治安的。

昨天劳损手指甲断了,原因是在学校那基本裸露地皮的操场上玩橄榄球。然后晚上又被包养,宿舍门关了爬墙进寝室,接着又到了我们寝室。和我玩 NBA2K10。东北人对劳损说:

我就说嘛,C 漂亮吧。

劳损说:恩,漂亮,我原来则么一直没发现。

东北人继续:我们班女生也认为 C 漂亮。

我就无聊听听,说了句:悲剧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慈溪人说要和女朋友分了,因为分隔两地不能见面,他烦了。哎,这样的男人…

而我就不停的想:should i take the chance? 难得在博客里出现句英文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啊,平常并不则么喜欢说英文,除了某些- -#不知道则么整个学校的人打招呼都基本用:Hello。我对他们笑笑,说:嘿。其实我想的是,hello 你全家,恶不恶心啊。

最后,听了 Taylor Swift 的歌,说是乡村歌手,其实就是符合潮流的乡村歌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