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

May 4, 2010

五四青年节,我的展板放出,是昨天放上去的。和上篇日志说的一样,模板是一摸一样抄的,但部长似乎比较喜欢这样吧,总之很顺利的就过了,只是把红黄两色改成了红黄加了点粉。

放展板应该是昨天的事情了,自己拿着自己的展板,已经没有第一次展板被放出来的感觉了,第一次总是快乐,但多来几次,就没什么多大的意思了。而且,是巨没意思。

来看看我这五一三天,前两天什么事都没干,虽然有段时间很想看书,但当书真正拿出来的时候,就一点都看不进了。可能就二号晚上看了点书,因为 C 说要去打乒乓,不过也说到可能不去因为要看书。所以想啊,我必定要看书,还有看 C 推荐的电影。说实话不是太喜欢这片子,虽然豆瓣的评分相当高,但给我的感觉这分虚的和《暮光之城》一样。

但为了共同语言,没办法呀- -#昨天晚上和慈溪人聊到了今天的 2 点多。一大原因是这天气实在太热,而且慈溪人处于低潮期,而我属于亢奋期。两个极端,自然睡不着。话题由慈溪人女朋友谈起。然后聊到我们班女生,鉴于他较为了解我们班女生,所以基本就是我听他讲,于是说着说着就讲到 C,说到 C 有个在国外的朋友喜欢 C,然后 C 又对慈溪人说现在还有一个,只是在试探。

慈溪人正想着那人是谁,如果我这时候突然回答:那人就是我。

估计慈溪人会崩溃的。 当然,我听到国外有个人也喜欢 C,而且 C 似乎也对那人有点意思,肯定是不爽的。哎,我这样一个木讷的人,估计要再次悲剧了。

之后的三号早上跑步背单词,然后下午做 6 级,晚上继续做,做完后发现不想对 08 年 12 月份的答案,因为感觉会错很多,等到晚上寝室人都走了再对- -#

五一都没出学校,如果学校在市区的,我一定会出去,但下沙的 B1 实在挤人,除了发生紧急事态,比如上次的显卡残废。而这三天里也没发生有趣的事情,最多就是颜圣染了一头的黄毛;和甜甜的笔记本进果汁,额,这应该不算有趣的事情,因为一修似乎就要 700 块钱。而没电脑的甜甜是痛苦的,和慈溪人一样,慈溪人没网络就睡觉,而甜甜则么是没电脑就去网吧,不去网吧就躺床上睡觉或者洗澡。

007 看了两部。邦德出场的第一句话已经听到了好几遍:my name is bond, james bond. 然后女人就和他睡了。而和邦德睡过的女人一般都会从邪恶势力中摆脱,成为正义的化身,这句台词也在电影中出现过。如果那女不和邦德睡,那就会霸王硬上弓。

唔,感觉自己基本算是解脱了,没什么可以心烦的,也就如晚上和慈溪人说的:我现在心烦的就是考级和期中考试。其他基本没什么好烦的了。

胖子在博客里说他憋了不少话,说没人知道,难道是得绝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