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5

April 25, 2010

007 暂时看不下去,因为有点审美疲劳,所以就下了点新片和电驴上的高清老片,《九死》和《一周》,非高清的《九死》,曹爷说一开始我还以为是 8X 年的电影- -#高清的《一周》看完后觉得这高清不值得,除了加拿大的风景的确不错,高清的确能表现出来之外,但大多数就是男主角在大路上骑着摩托车。此电影看的糊里糊涂,可能电影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要追求自己的生活这一无聊的在中(和谐)国是实现不了的道理。所以,这种电影绝对不能看多,否则轻者轻生,重者杀生。

周五过的很无奈,或者,整个星期过的很无奈,我还是在心理委员的阴影之下。一直觉得自己是傻(和谐)逼。而唯一运气的是:第一节的电脑课我逃掉了,因为觉得课上听初中讲的电脑理论实在是无聊;而我在第二节课的时候就回到了教室,因为觉得在寝室实在是无聊。而就在我回教室后,老师就开始点名了。

周五的体育课很悲剧,作为小后卫的我对于那种拿到球就大脚的人很无语,而我防的人正是这样的一个变(和谐)态,因为他不会过人,而大脚的危险之处就是要正面面对着他很有可能会毁容。所以,只能背对着他,而背对着他也是有一定好处,就是治驼背。总之在无数次大脚后,他也觉得这样没意思,就没有在冲过来了。还有就是某些过不了人前锋看到人就推,这也是没办法的,谁叫我瘦啊!

之后就是在周五晚上看了《一周》,对了,这片子最搞笑的就是:耶稣的右手- -#

可能是这个星期真的是苦闷,周五晚上睡觉居然说了梦话,当然这是听慈溪人说的,因为他很晚睡。说我在 1 点左右的时候大喊了一句:娘系撇。其实我觉得有点假,因为我要喊的话,也要喊:那啊么系撇。

周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小甜甜对我说去修电脑,我说你去吧,她叫的是你。于是小甜甜就凭着处女证进入了女生宿舍。症状是会蓝屏。于是我先让他用 3dmark 测试下,看看是不是硬件有问题,而他根本没测,就重装了系统,更可悲的是没格盘就重装了,而且是在系统里直接装的,导致了直接装到一半自动关机,无法进入原系统,也没法引导安装。然后另一个噩耗出现:键盘也没法用。于是我就去了女生宿舍。女生宿舍就是大啊。我看了看情况,其实就是 BIOS 没启动 USB 键盘支持,然后就比较顺利的修好了系统。等待系统之时,电脑坏掉者出去接他哥哥去了,小甜甜去另一个寝室调琴去了,在我看来,更可能是调情。

这时候就出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场面,一男一女在女生寝室里。我天生不会主动对女生说话,而我面对还在重装系统的电脑则一点事情都没有,就发呆;女方倒还是有点有事情做,写周记。我心中默念:你们快回来,你们快回来。这时候女方开口了:XXX,周末一般都干啥?

我说:没事做哎,窝寝室。

对方:我也是,自修室都说人多,不想去。

之后又胡扯了不少。

之后关键就出现了, 女方:你会打乒乓么?

我想了下这可是我最擅长的运动了,说:会。

女方:打的则么样?

我说:很难说。

女方:那下午有空么?

我迟疑:有。

女方:那我们下午去打乒乓吧?

我更加迟疑,我似乎有点慌- -#

我说:好吧。

之后下午就去打乒乓了。此女是班长在和我对话中最常出现的一个名字。因为在 QQ 群里经常就我和那女聊天。所以班长也就经常谈及你们结合之类云云。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是全班最寂寞的男生。其实在我看来是慈溪人,因为他真是没女人不行。我也不知道他找女朋友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要我猜的话,可能是随大流吧,大家到大学都找女朋友了。曹爷也曾隐晦的表示对慈溪人此举的鄙视,比如:还是找同学会比较好点。

乒乓很悲剧,因为我应该算是比较会打的那类,而此女,此女此女的对她的好心邀请还是不敬,就改为…让我想想,她不是什么班委,也就不是什么心理委员之类,擦,我则么又想到心理委员!

那就暂时叫 C 吧。

C 的乒乓大约就是反手会接球而正手不会接球这样。打乒乓时候聊了不少,比如关于班长,班长曾对我们说我们班女生打不过他,然后 C 说班长不行- -#说到这里我就想笑,哈哈。

之后不知道则么的就说到高考志愿,说到第一志愿,我说我离第一志愿只差一名。

C 惊异:我也只差一名。

然后问我填的啥,我说是浙江科技,C 说:我也是!

C 继续问:你第一志愿的专业是啥?

我说:德语。

C 说:我也是,当时我就搞好出国的东西了。

……

到了 5 点半这样,回了寝室。

室友自然问:去哪了。

我说:打乒乓。 也就没则么追问了。

晚上又去了杭职打篮球,弄的一身臭汗,回寝,没热水,直接冷水洗。

今早感冒。

看了看 C 的 QQ 签名:同是天涯沦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