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April 18, 2010

首先,找了个比较适合我的相册,上传了:

结束……

开始其他的故事 一个星期没听 VOA,看来上周的事情对我打击的确很大,虽然我基本没什么表现出来,只是发呆的时候自言自语,不过我一般都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我说什么大家也不会听见。

周六做了去年 12 月份的六级,发现这六级其实和四级一样其实也是碰运气。答案解说极其的傻,比如:本题较难,属于考生易犯错的类型。一看,题目很简单。而被解说写成简单的题目,我错了不少。

英语专业,一直感觉压力很大。其他专业大四考完就行了,我们必须要考到专四,无聊算了下,如果考级顺利,在大二上半学期就能完成专四。而专八是大四才能考的,也就是说有接近一年半的时间,我会无所事事,可能会去考点其他证,但总归会觉得没有目标。或者,一个人活着,虽然习惯,但总会厌烦的时候。

在大学之前,我从不怀疑一个人过活会烦恼我,因为我习惯一个人,然后 3-5 个关系极其好的朋友。大学上课,我经常一个人坐在角落,或者一个人做最后一排。因为围观同学总比被围观好,虽然最后面还有个摄像头围观着整个教室。

星期五晚上去了党员之家的面试,迟到将近 1 个小时。胡冬对我说问的问题都很变态,比如党性是什么、三个代表是什么,我觉得这还好,可能对艺术生的确有点挑战。而随后的问题我就慌了,比如:汶川地震的 XX 是谁。XX 这个职位太难描述,恕我用 XX 来表示。

写到这时候,心理委员 QQ 过来,说要换鞋,要我说出网店地址,我已经说了无数遍,那人地址我一点都不知道,可 TMD 就是不信。还有对于卖鞋不少人问而很少人买的一个重要原因终于被我和颜圣发现:这群大款,600 票子、800 票子的鞋子买惯了,看到这 200+ 的鞋子,自然觉得是假货了。哦,TMD 我买双匡威都要考虑考虑呢!她们认为我卖的是假鞋!我操,你看见过大学同学卖自己假货?难道我收了钱马上退学高复去了?有没有脑子啊?

对于这样的大学同学关系,我也无话可说。反正我相信他们就是了,他们到底如何想,随便了。

好了,现在再次回到党员之家,随后我进了面试教室,面试我的是一美女,在看到兴趣爱好一栏我填了电影之后,她问了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你喜欢看哪国的电影?

我震惊,她不会逼我回答中国吧?或者,和意识形态扯上关系。

想了片刻,我说:原来看中国的,后来拍烂了,就去国外的了,国外啥片都看,除了爱情的。

随后美女又问了一大堆问题,便对我说:“你不是适合在学术调研工作。 就把我推到了校检部门,而此刻学长正在考核另一个人,那个人装的极度诚实,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真的很诚实,所以,他被学长淘汰了,党员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擦,则么觉得好违心)。之后便轮到了我,我再次胡扯胡谈,而学长问的问题更加敏感:如果你身边有个极度反党的人,你会则么办? 我再次震惊,因为如果身边的人就是自己则么办- -?

我继续瞎扯,然后学长就让我走了,并在纸后面写了点东西。不知道是啥,难道是我被提名了?还是……写着:此人极度危险,需要学校对其进行长时间观察其言行。

出门后我便是摇头叹息:悲剧悲剧。

党员之家一事告一段落。现在来讲讲 1 号楼的神人。

这些神人都是夜间动物,而他们都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特点:必定是打电话。

首先是 3 级男:

某日晚上一片寂静,突然有一雄厚的男高音对着手机喊:明天我英语课不上了。大学 4 年都不用上了。我们震惊:那么牛逼?接着他说:昨天我查了成绩,英语 3 级过了,以后就不用学英语了。霸气!真 TMD 霸气!

接着是炮哥:

我们只需要一句话来形容此人,某日半夜炮哥对着手机说:他们跟你在一起,只想打打炮。1 号楼 2 层全体沸腾了,瞬间:XXX(炮哥姓名),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最后是软弱自残帝:

再次是某日晚上,突然门外传来哭泣声,115/116 寝室一致认为,这和求生之路中的 witch 有的一拼。然后对话就开始了。

男:说声道歉就这么难么? 女: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男:那好,我道歉。

女: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本来故事就应该在这时候结束的,没想到的是,男方的道歉方式居然是:打自己巴掌! 1 号楼又沸腾了- -#

-—-分割线—–

哎,这就是我的传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