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7

March 17, 2010

有那么几天没更新博客,可能是因为生活实在平淡到了没话好说。 每天的上课,我厌倦;可能别人也厌倦,但他们都不说,但我实在忍受不住。总会用各种方法发泄,比如我大笑,再比如装白痴。和高中一样,每天说着无聊,我真的是没事可做,别人说我寂寞也是有一定理由的吧。因为我们班的 5 个男生 4 个都有了女友或者正在往这条路进发。而我则一点无事,应该是看起来无事吧,虽然看到那个女生我还是有这样那样的想说些什么,也许或多或少有那么点紧张,但感觉已经和上个学期不同了。我突然觉得这件事是个不可能的事情,就像高中喜欢 LS 而我自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发生的事情。

我就这样度过了开学的 3 个星期,每天晚上 11 点,准时上(和谐)床,因为断电,因为台式机。躺在床上,不出几分钟,马上睡着。因为没事可想,因为担忧的事情,大白天的已经想过了,或者,高中时候就想了很多。

比较坚持的听 VOA,从原来为了提高听力的初衷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总之,大一下半学期自己可能变了点吧。 我不能做那一个个公式般的大学生,原本以为大学可以释放我的一切,没想到的是大学则在压制我的一切,但是,没人站出来,说些什么,或者,只是简单的一句 我操”,我周围的人都不喜欢说脏话,他们认为电影里也不该出现脏话,在他们眼里,我的脏话证明了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大学生,一个道德低下的青年。

为什么他们要将情感掩盖,或者用一长段的文明字眼来表达他们的愤怒,而不是真的很简单的 操”?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人生,弃医从文,是国民的劣性;我也不好说这是广大大学生或者广大在高考成功者的劣性。

似乎到了大学,日志话题都在不断的沉重,没有高中的轻松内容了,天真可能现在只能形容初中或者小学了吧。

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他们先是中考中 50% 的胜利者,再是高考中 50% 的胜利者,接着,他们便是所有学生中,占着 25% 比例的考试胜利者。真的是胜利么,他们失去了什么?昨天和 2 班一人聊天,他跟我说:他们的学校食堂没有椅子,他们的早自修 5 点半,晚自修到晚上 10 点,上下课没人出去玩,会为各种各样的模拟考试担心,如果考的差,自己的成绩和排名就不会去查;如果考的好,他们认为这样很有面子。可能,对于我这个来自 LHL 中学的人来说,的确有点难以置信,不过他又对我说:这一切,都是从高一进去就开始的。

我,无,言。 胖子的追求失败,我和假发都放弃了追求。相信天下定有不少这样一大片的男人也同我们一样失败。

我们只想谈场恋爱,不用轰轰烈烈,不求烛光烂漫,只要是一场,真心,终身的,我们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