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

February 14, 2010

昨天早上很白痴,由于自己没戴眼镜,而且刚刚睡醒,误点病毒。导致电脑当场死亡。麦咖啡的防护啊!你则么就没反应啊!不过之后这杀软还是查出了病毒,但是删除不干净…而安全模式又进不去。想起移动硬盘里还有 XP,就当我要插上去的时候意识到这病毒是 U 盘传染。就想想还是买张盘回来吧。

但是,大年三十的天一能开门么,虽然我一直认为是关门的但我还是去了趟,我用实践证明–的确是关门的。之后便去了假发的水果店,水果店开在 PS 店旁边,如果从正面看水果店,消费者一定会认为这店里没人,因为假发躲在水果箱后面;如果从侧面看,则能看到假发在里面躲着吃午饭。所以,在我第一次路过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这店是假发开的。假发开店很安逸,看着《知音》卖水果,每当结束一笔交易,他就对我说:“lop,这些老头老太就是这样,3 毛钱去掉就以为是占便宜了!

而在没有消费者光顾的时候,我和假发则谈论千奇百怪的往事和千奇百态的路人。这条街上的确有不少无聊的老头老太,你能从几分钟里面看到他们不停的经过假发的水果店,而每次就说一句:“这 XX 多少钱啊? 还没假发开口,人就走了。假发说:“我应该立个贫困大学生卖水果赚钱上大学的牌子。 我说:“那你就成励志哥了。

接着我就晃到了今天,电脑是今天弄好的,时间是凌晨 2 点左右。电脑基本恢复到原状。然后睡到了中午,到外婆家吃饭;回到家下午,下午玩网游,晚上再次去外婆家。不得不说,没什么好吃的。这样的情形和某年很像,最后,我的胃口被吃倒了。

明天似乎还要去外面吃,我真的不想去啊。那么远,一去就是一天,到那完全是没事干。

亲戚们说着那些事情,为了房子,或是八卦他们认识的人,而我对这样的事情一点都兴趣。

宁静的生活,似乎还离我很远,可能,那时候,我已经是老头子的年龄了,路过一个大学生开的水果店,然后问:“这香蕉多少钱?

我一定要趁那大学生还没说出价格之际跑路,以显示我敏捷的步伐与不想老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