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ver Ever Ever Is Over

January 27, 2010

这几天想了很多,期末成绩全出来了,都过了,大一下半学期的课程也出来了,要比去年好很多,只是我们的外教 Amy 走了。我不明白为啥 Amy 会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仍然对我们说她在下个学期仍然会教我们,而 matt 说他们要回美国去。可能不回去,Amy 也不会对我们说那些话吧。人总是要离去的,只是时间不同罢了。

对于感情,对于大学的感情,死心或者放弃,这两个意思应该是相同的,而我选择的是死心。可能只有这样,才让我能完成了那 20 岁的遗憾,放弃只可能让我在放弃放弃和放弃的循环里翻滚吧。想着这些事情,我又会想到胖子,昨天去看了高中老师,班长也在。当数学老师问及班长是否有男朋友时,胖子先是回避,接着班长说没有,然后又改口:有了。他们都在长大,他们都在成人。

我曾一度认为我的高中是不完整的,因为在整个高中里我没有做的事情真是太多。但现在想想那些又算什么呢?有些事情就这样在了,也没办法了。当今的女人总是现实的,而且真的是现实的可以。那长篇大论的日志,写着那些意淫的日志,就当是一时的发春冲昏头脑吧。

如果这感情事儿在那种我从甬江大桥下跳下还刚刚被一运砂船接到毫无损伤没死原地满状态复活的几率下成功,那我想这也是等我转世之后的事情了。

那几天在群上看到小虎在群里说他英语 91 分,我再次呆掉。打击不断,胖子说你则么那么激动啊,他们考试简单啊。但无论如何,他们是高分,比我高很多。我失败,我失败。寒假那么几天给我的感觉就是我的失败,我的失败,如果我再不激动的话,可能带来的是我暑假的继续痛苦。整个寒假唯一的喜感是我的绩点为 66.66,一个相当吉利而又相当低的绩点。

昨天去了唐宁街英语,而他又让我知道了没钱在当今社会上什么都干不了这个道理。当接待员不停问我心理价位是多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价格不会低,然后我想总不可能高到全家都付不起,接着接待员就跟我说江北区区长的女儿也在这读,我意识到这地方可能不是我来的地方,与此同时,她也报出了价格:“4800 元 / 月。 比我一年大学的学费还贵啊… 最后,作为英语系的我,想用一句英语结尾:

Forever is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