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NOT ALONE

December 20, 2009 ☼ 运动会

那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过去了。

那天如果回想,真是让他们兴奋的一天。4 个人聚在了一起,来自各地,来自八方。他们刚刚经历了高考,他们刚刚经历了所谓的 1 年的洗礼。从他们眼神中,可以看到喜悦和无奈。他们是 C、H、LF。

他们或许都有些许梦想吧,但都不知道到底则么去实现。好吧,F 是这个故事的主角。F 是开学前到校的,可能是因为等不急吧,虽然并不是 F 自己喜欢的大学,但觉得是自己喜欢的专业倒还是活的痛快。

大学的生活在那让 F 兴奋的一天开始,F 所在的是英语系,班主任是个教体育的女教师。到了大学,第一个班会自然是自我介绍。F 上去很紧张,因为他害怕在台上讲话,他真的很怕。看着大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F 是个容易脸红的人,看到女生就紧张的不得了。

班会按照议程结束,F 回到寝室,便和室友聊了起来,室友便是前文提到的那 3 人。说起各自的高中生活,大家除了大骂就是大笑。高中 3 年尤其是最后一年给了他们太多太多东西。

F 的寝室很快就熄灯了,没有 F 高中老师所说的卧谈会。

这是 F 大学的第一天,F 感觉到似乎少了点东西。

是的,少了点东西。

大学生活在第二天的天亮开始,大学生们穿梭于寝室和教室之间,每天的课似乎都很少,每天的下课时间似乎都很长,每天的课后闲余似乎要比高中长了好多好多。F 越发觉得大人所说的话都是假的,在初中时候,老师和家长告诉他们:到了高中就可以休息了,中考后随便则么玩。然后到了高中,这句话只是换了主语:到了大学就可以休息了,高考后随便则么玩。

F 很难想象到大学大人们还能编出什么话,因为再往上考学位对大部分人是很不显示的。F 所在的学院只有两个系,一个是英语,另一个是双语播音。由于进的是艺术学院,专业偏重的自然是播音专业。班中不少人对播音专业有所敌意,但 F 觉得这有什么好争的,人生而平等,只是之后自己命运靠自己罢了。

日子在继续,F 和室友们已经变得很熟。而一个室友一直向 F 发问:“你觉得这个学校好么?”F 的回答自然是好,因为他觉得在不入流的大学里,不管啥学院都是一样的,因为 F 的高中是一所全市最烂的公立高中,每次高考连私立也比不过,但他照样考到了一个他认为不错的高考成绩。

学姐学长说,现在是新生最容易迷茫的日子。几个星期后的 F,早已没有了新入大学的兴奋,没有了兴奋带来的自然是无所事事,而无所事事的后果便是没事找事。F 的粗口是严重的,因为高中时候大家都是那样,如果一定要装的礼貌,还不如不让 F 说话。大学生活如此的漫长,而 F 一直无法找到大家所说的目标,目标到底是什么呢?相信不少人找过。F 曾今找过好几次。初中时候他想去当医生,后来进高中后去了文科自然无法完成此愿望,所以啊在高中之后 F 想当个翻译,所以他的大学志愿填的都是外语。

由于大家的活跃度都不高,所以班会再次成了救命稻草。班主任让他们一个个上去讲话。大部分学生上去的讲的都是学校的如何和自己运气的如何。F 想,哈哈,这算什么,F 我自己进了第一志愿分数线差了一名次没进都没说呢!

F 上去后讲的是自己的大学计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上台后会有那些自己想都没想过的目标会被说出来。或许,这是潜意识吧。F 觉得自己的发言还算有点意思,因为把人逗笑了,其实 F 不少话都能把人逗笑。

F 觉得,与其在寝室里爆粗,还不如在平时就开怀大说。装什么装啊,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点意义都没有。

接着接着,生活继续, F 似乎还算有点方向,因为他想过英语 4 级,不过这对他还是有点难度,因为有好多的单词都不认识啊!

月份过的飞快,4 级考试不断临近,F 什么都感受的到,他依然在迷茫,他有时候依然无所事事,因为连没事找事的事儿的没了。他依然在想入非非,想着那些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那些事情,可能连个过程也不可能实施吧。他依然看到他的同学们、朋友们,以他们的生活度日。他们有奋斗的,有比 F 更加没事可干的,有普普通通过日子的。

F 这么一想,他还算是大学生中的普通一档。这让 F 想到一首日语歌曲的歌词,虽然 F 并不喜欢日文歌,因为日文听不懂。歌词写着:最近如何?如果不错,那就还好。

这可能在在别人眼里就是混大学吧,那 F 觉得这样的生活态度有何不好,虽然自己有时候真的是很不开心,真的很不开心,有些话想说说不出,有些事情想做做不了,但只要想到这歌词,就觉得生活待我还算不错,有衣有食,还有大学上。

那些大学生啊,有啥可以诉苦的啊,大学生活就是这样,F 的体育老师曾今对他们班说过:“我是浙大毕业体育专业的,我也觉得浙大不好,超级烂!你们上这些课还算不错了,我是一个星期全是体育课啊!你们想想这有痛苦啊!

终于,在临近 4 级的一天晚上,F 看到室友在整被子,F 开玩笑:“哈哈,要走啊?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