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体验

1 初试和复试

初试没有什么好说,作为一个跨考生,我自己的感受是——各个学校的真题对比下来,难度差不多,社科院考的更加偏书本的知识点罢了,难度算是正常吧;而对于复试,有点神奇的是社科院复试名单出的晚(因而差点选择调剂,甚至拨打了部分调剂电话招生办和对应导师),然后最终的复试结果也相对有点滞后,本科辅导员一度认为我故意不告知学校考研失败真相。

可能也是我心大,尤其是所长(社科院有一个个研究所组成)在面试时说了一句“我觉得大家以后可以互相学习,讨论论文”(原话已经回忆不起来,但大概意思就你们已经录取了),我觉得基本上复试是通过了,因而也没特别去追复试结果。

2 读研

2.1 住宿

因为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宿舍有限,社科院的研一,是住在闵行华师大。对于住宿方面,华师大这边给的是两人一间,不断电、全天热水,但坑爹的是网络,当时校园电信会强制绑定合同,比如一定要签 x 年,不过最终我们发现,可以用 ChinaNet 无线网络上网(记得是百兆),然后当时淘宝上 1 天的帐密只要 1 块钱;到了研二后,会搬到社科院研究生院,有专门的大巴搬家。社科院的宿舍有两人或三人间,可以挑选,然后依然是不断电、全天热水,然后网络免费,但网络是东方有线,然后研究生院当时把“上传”限制的很死,上传一个几兆作业,可能要花十几分钟,不过记得之后反馈给院方后,很快就放开了限制。

2.2 饮食

对于饮食,华师大食堂并不合我的口味,重口,以及前几年比较火的各种诡异搭配,我并不喜欢,个人还是比较、或者说相当喜欢社科院的食堂。社科院食堂的早饭已经忘记价格,在研二和研三阶段我的作息基本上是晚上和早上睡觉,下午看书,所以只记得中晚饭,对于中晚饭,五块钱一餐,一个大荤,一个小荤,一个素,然后饭和汤(据说之前还有酸奶+水果)。然后食堂是社科院自己的,没有外包,所以食堂阿姨和大叔都挺亲切,饭菜新鲜(吃过华师大、交大、复旦,自认社科院最棒)。不过在我毕业的时候,食堂外包了,似乎质量大幅度下降。不太清楚现在如何。

2.3 娱乐

对于这块,闵行华师大真的是荒凉,就算周边剪发、吃都得走一段路,取快递也极其的麻烦,然后在几次购书之后发现京东快递是可以送到离宿舍非常近的点后,我就长期的成为了京东用户;搬到社科院研究生院后,有了大幅的改变,周边就是光启城,然后地铁也相当方便,晚上如果饿了,不想走,宿舍楼下就是全家(然而毕业时候拆掉了)和罗森。如果想运动,宿舍楼下就是篮球/羽毛球场,如果想打乒乓、台球,或者跑步机之类,宿舍楼的第 x 楼(已经忘记到底是几楼)整一层就是健身房(全程空调),一边是乒乓和台球,一边是健身器材,然后所有的快递都会收到宿舍楼一楼的邮局……就问你来不来社科院读书?恩?

2.4 学术

对于学术方面,从硬件上讲,学校提供了相当安静的图书馆和自习室,不过从整体氛围上,我觉得比不上华师大学生齐刷刷的图书馆/自习室学习;从师资上,我无法准确的评价,各个所有各自的老师,但如果从我本身出发的话——作为一个跨考生,在研二和研三阶段,学到了很多,而且逻辑上的训练,对我之后的工作挺有帮助,所里的老师都很和蔼,当然除了几位西马战士……;从学术自由度上,至少我的导师给了我极大的自由度——我的研究方向和导师完全不同,之后的论文也是我自选的方向,然后老师给出指导意见,论文很顺利,也顺便发表了(并有幸在该期刊公众号的 2016 年最后一天推送我的论文)。所以……至少我所的学术能力是可以的。

2.5 师生关系

对于学生关系和师生关系,社科院一届的学生应该是在 200 人左右,然后每年还有社科院的元旦晚会、包饺子什么的,所以……你基本上能认识到多数人;对于师生关系,我可以举个例子:每次开学术研讨会,便会拉上所里的学生来帮忙,顺便旁听(有时候休息区的甜点挺好吃的,但要注意甜点不能是深色,否则老师们吃完再到台上讲话,开口一嘴黑),开完会后,所长就会拉着大家和老师们坐一起,到研究生院的一楼包间聚餐,然后开始扯家常(比如我们学术秘书下班后很累,到家里就躺在床上装死,然后小孩子专门爬到她身上“刮耳光”让妈妈醒醒),我们的所长时不时过来一起碰杯。然后毕业后,我的导师也基本上一年组织一次聚餐。

3 毕业与工作

2016 年回到到学校后,大家的氛围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些同学考了博士,有些同学则是工作与论文。我相对是轻松的一个,因为论文已经完成,而且放弃了一直纠结的考博,就只是在考虑工作的事情。导师当时也询问了需不需要去媒体实习工作的事情,不过在研一的一段媒体实习经历告诉我我并不适合这类工作,我只是喜欢传播学理论罢了。于是我就去找了其他方向的工作,进入了某中文名字听起来像是卖水果或者母婴产品的公司。
然后该公司被收购,大家的离职……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4 Anyway

很难想象我在毕业 4 年后,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可能是最近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写——没读什么书,工作的内容又因涉密无法记录。我是 2013 年考入了上海社科院,就读新闻所的新闻学专业,于 2016 年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