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再次调整

在飞机上打开 Ulysses,发现没网强行过期,让我很难受,于是只能用 Pages 来写这篇日志来描述我目前的情况:我再次来到了北京,然后依然是和去年一样的事情——调整岗位。去年 1 - 2 月份,是因为我从运营调整到了产品;今年 5 月,则是我从产品调整到 GCDS。

改变让我有点屎尿未及,最初得知,是在五一的前夕,我请假在家工作,然后 Alex 打电话给我,和我说“合规”工作将会从业务产品中剥离,与 GCDS 部门合并。由于我负责的是“合规”这块,那么给了我两个选择:

  1. 继续在国际化,但合规业务需要交接给 GCDS。
  2. 我去 GCDS,剥离国际化业务。

我对部门的调整并没有什么想法,毕竟现在则么调,我做的工作依然是产品相关的工作;更加关心的,是我的工作内容,我还是想两边都管,但目前看来,是无法实现的了,而且我本身就倾向于合规,且从未来发展来看,那么只能舍弃国际化。

GCDS 部门在北京,今天和 yuyi 聊下来,她倾向于让我来北京,虽然只是随口一说:本来想产品必须在北京,但现在开发在上海,那么必须“先”解决开发这边的问题。那么我会去北京么?并不清楚,一看今年已经快过了一半,我还是很迷茫。

我有点害怕之后不得不去北京,一种莫名的漂泊感产生,可能是因为之前北京根本没在我的规划里。我在现阶段,只想在上海好好做我的产品工作。和家里人通了电话,家里人对我去北京离家太远产生了顾虑,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说“如果之后真到了北京,性生活估计只能靠嫖娼了”,这点上的确很可怕,我在北京可以说没有任何朋友(除了导演和 Andre),而且就我的工作投入度,虽然和往年已经有大幅度下降,但依然,基本上是不可能和非公司的异性接触了。啊,好想和 * * * 谈恋爱!

我依然对年龄没有什么顾及,除了,我会要求女朋友和我同岁,或者比我小,年轻的异性果然还是更有吸引力。家里人然后便产生了结婚的忧虑,我已经感受到,很大可能,我是不会结婚的了,只会长期处于一种亚恋爱的状态——一种只追求自己爽的非恋爱关系。说到底,还是自私不想负责任,工作压力已经够多,我这么一个垃圾的人,还是就垃圾般的活下去吧。

我的情况,在脉脉上也有体现:某头条员工曝“Alex 在抖音独裁,调整架构,上位自己的上海派系”、“产品功能调整,快速试错,敏捷开发,掩盖自己的短视”。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屁话。可以确定的是,发帖人,一定是抖音国内产品。我实在是搞不懂发帖人的脑回路:首先,Alex 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而且现实中,大量的需求,依然是北京产品团队在进行管理,设计团队;其次,如果真的要被说独裁,当时我们 musical.ly 被合并的时候,不少功能都是强行对齐抖音,不符合国际化,我们有对外说任何话吗;最后,快速试错和敏捷开发,这套说法的确是 musical.ly 的模样,但头条也不是“AB 实验,快速迭代”么,有何区别?至于短视,这个真是惊了……

哦对,还有,“三句不离英语,不对,是一句话都不离,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会说英语”。无力吐槽。

估计这个抖音产品(然而这周四证明并不是抖音产品所发,而是……),应该会被内审查出来,快就等着被开吧。上海的产品离职了 4 个,GCDS 也离职了部分人。我应该还会干下去,毕竟还是想把期权都给兑换出来,虽然,量很少。

我对未来充满了困惑,不确定性让我害怕。这可能也是我妈让我快点找女朋友的原因,毕竟如果女朋友一旦是个长期发展的对象,那么未来便是可预期的了。这也是我不想和家里人电话说找女朋友的原因,即使我目前害怕未知,但我也不想快速成为一个单纯为生活奔波的人,哪怕哪怕,我非常喜欢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