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之交

这段时间以来依然是疲惫,已经和公司请假,将会在 4 月休息至少 7 天。我实在有点工作不下去,来自各方的要求,无论是工作,还是爸妈。如果说一个人到最后一根弦断掉的时候就会精神崩溃,那么我应该还有几百根从来没有被弹过吧。休假只是想远离工作,远离纯工作上的交流,我需要的是,再次像《空之境界》里一样的思考和孤独。

“夜色越深,黑暗则越浓,之所以行走于不见人影的城市中,是因为要独处,还是说刚好相反,只是想自认为遗世孤立?”

但这样性阉割的思考,需要的是力比多的充能。在 2019 年 3 月 25 日,我则永久失去了一部分他的力量。家里的这个决定,会对我之后产生什么影响?一次性支出大笔钱后,老爸和我说:不要担心,工作压力不影响。但我明白,接下来,我将会失去更多的东西,这不是年龄带来的青春损失,而是由量化财富带来的沉重锁铐。

我目前的行为,似乎是印证了之前和家里的人对话:如果开始房贷,我一定会从各种不用消费的地方去发泄——我现在就想一个人呆着,什么地方都不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