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二)

家里人说要在宁波买房,然后卖了老房子,用老房子的钱买在上海弄一个首付,并且让我开始相亲。我对这种未来越来越害怕——和一个没认识多久的女性开始交往,然后一起按揭(可能还是我一个按揭),生孩子,过完一生。

我对家里人说,我还不知道之后到底会如何,虽然目前看来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会在上海,但并不意味着我一直会在。或许,我在一段时间后,我真可能出国工作,或者,转行干其他事情。我不想在目前这个年龄,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这个阶段,提早做出对未来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