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如何:依然的死宅服务、不能再渣的梶浦由记、浅显的 AR/VR 讨论

刀剑算是我成为死宅前的入门动画了,在国外,网上对刀剑的 TV 动画评价是两极分化的,要么说神作,要么认为是烂俗的开后宫。

而我当时,以及现在,对两季 TV 动画的评价几乎是没有变化:除了 Phantom Bullet 还成(甚至可以打出 4 星),其他剧情全是垃圾。然而,就在剧情不行的时候,往往制作就会以良好的动画画面来弥补。你可以在 YouTube 上看到刀剑的各类战斗集锦。或是最简单的,看刀剑两季的 Opening,动作与音乐的流畅配合、近乎完美的意境,但是,动画远远不是仅由集锦和动作戏组成的(说的就是你,Ufotable 制作的《Fate/stay night UBW》),剧情需要的是二元对立,需要的是矛盾。

刀剑令我反感的并不是它的后宫向,而是 Kirito 的过于强大(死宅自我投射、自恋情节)。什么问题面前,只要 Kirito 一出场,他就是救世主。他就像在玩《口袋妖怪》,收集着不同类型的女性角色(无助的萝莉、酷酷的美少女、能干的妹妹、内心脆弱的学生妹、毫无特点的普通妹子),然后不需要 SL 大法练级通关(这时候需要脑补笑掉大牙的台词——“这不仅仅是游戏”)。

而这次的剧场版,却出乎我的意料,居然出现了和 Kirito 一样强大的反派。

1. 剧情

剧场版的前半部分剧情内容可以说是超过我的预期,对 Ordinal Scale 游戏的介绍非常到位,甚至就能直接联想到几天前的 Apple AR Demo(或者说,它更像微软的 HoloLens)。在前期设定中, Augma 是一个 AR 模拟器,与主角们之前使用的 VR(潜行式)有很大不同,使用者不会在现实中失去意识,而是参与现实。

而 Kirito 并不喜欢这类设备,这在他的对话和第一场由 Augma 模拟的 SAO 中可以看到,他看到大家对模拟出来的 SAO 的热情表示不解。而也是在这场战斗中,凸显他在 VR 中的过于强大——他认为现实更加有“延迟”、身体更“重”。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Kirito Confused

而在接下来的两场模拟中,Kirito 正式开始推动了剧情,随着红发龙套男被吊打,并在 Asuna 被打倒后,矛盾和悬疑到达顶点。

矛盾

Kirito 的愤怒 - Eiji 的淡定(向反派 Eiji 开飙“omae, nani o shita”真是带感啊)

Kirito 在现实中的普通 - Eiji 在现实中的诡异强大(想把愤怒转为行动,却在 Eiji 震慑下毫无办法)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Kirito Rage Mode

悬疑

夺走玩家的 SAO 记忆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作为 AR 设备的 Augma 可以让 Kirito 进入潜行式,那个白衣女孩到底是谁,Eiji 的目的是什么?

然而就在这矛盾和悬疑之后,剧情进入了老套路:整体的讽刺感之强,让我觉得是不是制作方在 Trolling,如 Sinon 的小三模式、Kirito 不想让 Asuna 失去“嘿嘿嘿”的记忆。而最让人失望的,便是最终矛盾和悬疑的解除——和 SAO 意外通关时 Kirito 和 Kayaba Akihiko 的对话一样:

Kirito: What’s the point of this?
Kayaba: That’s a good question. It has been too long and I forgot the reason.

“That’s a good question”,你是律师吗?毫无意义、廉价。超越现实地球的限制,再建一套新系统,这可以成为让玩家困在 SAO 的理由吗?

矛盾的解除

Eiji 的强大是因为用了“外挂”,这在 Kirito 多年的剑道下没有任何抵抗力。而这和 Kirito 在 SAO 和 ALO 中一样(二刀流、龙翔大宝剑),他只是游戏里的男主角,他并没有通过刻苦的努力来让自己变强,那句讽刺 Kirito 的话“VR 中最强的战士,在现实中不过如此”,也同样适用于他。

Eiji 依然弱小,这点在他让 Asuna 称他为“Eiji”、不愿向 Yuna 介绍 SAO 上可以体现,他并不想回忆起自己在 SAO 中的软弱。

同时 Kirito 也再次回到了他所熟悉的 SAO,用他熟悉的套路、我们熟悉的剧情,解决了最后的难关。他依然在 VR 中吊打任何人,他依然在用他过往的、不符合逻辑的强大解决着现在的问题。

真是……太弱智了。

悬疑的解除

原来白衣少女就是 Yuna,她是 SAO 中身亡的玩家,而导致 Yuna 玩 SAO 的直接原因则是他爸送给了她 NerveGear,他爸非常自责,便开发 Augma(实则是 NerveGear 的低配版),而夺走玩家的 SAO 记忆, 是要用这些记忆中抽取有 Yuna 的场景,来“复活”她。

Eiji 的目的便是帮助他爸实现这个愿望,而他会这么做,是因为在 SAO 中,他是 Yuna 的小男朋友——又是一个小学生爱情,是的,这和《火影忍者》最后 Obito 告诉 Kakashi“你让琳死了”一样,我则么都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会有编剧认为可以把“爱情能超越一切”当做推动剧情的理由,犹如在《星际穿越》中 Brand 自己说着“爱可能是第五维度”一样,自己都不会去相信。

不过,这个 Eiji 作为反派,倒是整个 SAO 中最不反派的一个——这是唯一一个,在其扭曲变态爱情观中,没有尝试去 Rape 女性角色的反派。我觉得这已经是 SAO 的特色了,回想之前的反派,要么是疯狂啃 Asuna 后被砍手,要么是尝试扒衣 Sinon 时被膝顶。

2. 配乐

对于剧场版的配乐,可以说是相当失望,在《空之境界》后,梶浦由记完全变成了《Fate/Zero》的 Remix 大师:稍微换下《Fate/Zero》的音高、节奏,就放到另一个动画中。而这次的剧场版,可以说她是把所有她名下的动画原声揉成一个不成样的纸团,然后,丢给观众。我不清楚当时其他观众的反应是什么,在我听到第一场 SAO 模拟战中 Yuna 开始唱《longing》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to the beginning》,然后又加入了一些《heavenly blue》和《believe》。

恶心的是,这首歌用了两遍……

新歌中,唯一能配合画面的,就只有《delete》,即 Kirito 尝试怒喷 Eiji,91 层 Boss 在 Kirito 前咆哮,画面感极强。

但为什么要有这些诡异的配乐,从剧情上可以说:是为了让 Yuna 成为偶像。我几乎没有碰过“偶像动画”。《Wake Up, Girls!》,我看了不到 10 分钟就没法继续;《LoveLive!》,我只熟悉“niconiconi”;《偶像大师》,我只看过其中一个人物的本子。但毫无意外的,这类动画都属于《口袋妖怪》,死宅们只是在不断挑选自己想撸的那款。

而剧场版中观众和配角们对偶像的疯狂,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阵阵的 Creepy 和 Cringe。

3. 画面

对于画面,A-1 Pictures 给出了极高的水准,打击感、人物移动、每一场的打斗,都让人感觉这游戏真的非常好玩,非常酷。可以这么说,A-1 Pictures 把制作 Phantom Bullet Opening 的经费搬到了每一场战斗上。

在最后一场的 Boss 战中,虽然大杂烩般的把所有人物都给画了遍(为了迎合每个看过动画的观众至于吗?),而且明显向 EVA 的使徒攻击模式致敬,但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在刚好的时间里打完了最后的副本。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Ordinal Scale Activate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rst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rst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loor 91 Boss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Final Boss Fight

除掉打斗,人物在地图上的移动用大城市夜景来表达,也是非常震撼,虽然我立马就想到《攻壳机动队》和《伤物语》。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City Vibe

4. VR/AR

剧场版对于“VR/AR”的讨论,我觉得,大概最多就值这 20 块的电影票钱吧。它既没有《攻壳机动队》故作深沉的台词,也没有《黑客帝国》中用剧情解释人类遭受 VR 奴隶的深刻。看完电影回想,大概也只有一句 Kirito 对 Yuna 他爸的肤浅质疑:

Sword Art Online The Movie: Ordinal Scale / Convert Reality into a Virtual World

波德里亚的“超真实”,将会完成完美的罪行——对现实的谋杀。我们对现实的解码,只是对“超真实”的解码。而“超真实”的完美,导致了我们对“超真实”的深信不疑——偶像的性格、信息的议程设定、科技的工具理性。

一切就像是工作中的 Work Flow,本就应该如此。如果走向了另一端,则是假象。所有的交流似乎就只需要数学就够了,因为他本就是理性的,所有人只要按照其中的逻辑,就能走向同一个终点——世界,是平的。


原文写于 2017 年 9 月 17 日,后于 10 月 21 日修改、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