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的窗边与各自的灯光

8 月进行了一次小型而精疲力竭的 Lockdown,短短持续了一周,我就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厌烦。我完全没有明白这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进行飞视频的意义是什么——当大数据说他们全在做算法推荐的时候,居然,到最后,要让我们运营来给他们手动飞视频。但实际上手动飞其实也没什么,可为什么要到新版本上线的最后一周才说,一周内飞 5000 个视频,这是逗我吗!

当然,这个计划在持续一周就被终结,因为,整个运营都被干惨了。对于我来说,就是工作结束后(往往已经晚上 9 点 - 10 点),我还要再用 1 个小时来飞视频;而对于大数据来说,他们的想法是:飞 20k 个视频应该很简单吧!

我艹,你给我飞飞看!你看看我的分类:里面居然有“爬电缆”,神他妈爬电线杆子!我感觉国外视频也就最多印度佬爬火车吧……

飞视频就这样不了了之,我也就回到了正常的工作内容中。国外外包在我的部分已经差不多快结束,跑了半周的数据——表里大量的坑;逻辑的梳理——最后得看产品什么时候改;谈外包的内容,在最一开始就已经定下。

我差不多是又要重新接手组里的工作。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讨厌工作中不“主动”的员工,这里会打“引号”,并不是因为真的不主动,而是“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我为什么要做”。我和 Andre 都意识到:这种想法是不行的,为了工资,为了升职,为了自己能力的提升,我们必须去揽来更多的事情。

而这段时间我又回到了看书,今年基本上都没时间做这事情,让我觉得自己世俗了不少——从感情上看来的确是这样。但这段时间我的确又有了一股“I want to find the connection to eternity”的力量,这是我目前学生时代最后两年的感觉。我的心态在最近又出现了什么变化?我还不知道。

对于看书,目前看的是一本汇编——Hall 的《Representation》。但电子版在电脑上看是实在累,而我的核弹平板已经报废。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购买了 iPad Pro 10.5-inch 2017。

苹果直营店的购物是比较舒服的,在查询了库存后不到一分钟,就拿来了产品。并找了个地方做下给我介(忽)绍(悠)起了 AppleCare,我并不领情。然后就去 2 楼进行了产品的激活。而激活阶段,服务相较于之前就比较差了:比如对方告诉我“可以不需要输入 Apple ID”,或是“这个平板玩游戏非常棒”,作为标榜的生产力工具,不应该介绍它作为“生产力”有多棒吗?但也情有可原,因为直营店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无理取闹的人也的确很多,什么都需要教,要我也会烦。

在激活后,我就升级了 iOS 11 Beta 6,还是有点卡,不过这块屏幕的颜色在开了 True Tone 非常舒服,虽然依然有 LCD 的通病:拖影。但这已经是我手头上设备中校色最棒的了。

iOS 11 的手势在 iPad 非常好用,这也是买 iPad 的一个原因。多任务切换要比原来方便很多,而且,侧栏快速调用谷歌翻译对于查看英文图书也是非常有用,简直是看文档和书的必用手势(啊,什么时候能看原著不查字典)。我相信这块平板的主要定位一直会这样,因为我的移动设备里从来没有安装过任何游戏(安卓上最多就装过一个 Roguelike 游戏“Pixel Dungeon”,几年下来只有一次通关),多是文字信息交流和视频消费。

而之后就出现了一个非常蛋疼的问题:按照之前一样,我先购买了美国的礼品卡,充值成功后,开始购买 App,但出现了安全问题验证,而这个美区 Apple ID 是在 2014 年注册的,显而易见,我是无法回答出来的。于是我去了官网重置问题,输入正确的密码后,提示我“We do not have sufficient information to reset your security questions”……

于是,我在凌晨联系了 US Apple Support,对方用了 4 种方法尝试验证我的身份:

  1. Send a verification code to my iPad, does not work, seems like I should use my new tablet at least for 1 month in order to get that code.

  2. Send a verification code via SMS to my current phone number, does not work, since Chinese phone number cannot receive the code.

  3. Answer one of my security questions via Support PIN, does not work, since my answer may contain Chinese characters, and US agent can only enter english letters.

  4. Provide the associated phone number of my account, totally forgot.

所以,美国客服是没用了,于是在早上联系了中国客服——简直就是人工机器人,没有权限使用 Support PIN,联系的 3 个客服全部只告诉了我“你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且全是“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妈,理解个球!macro 都是一样的!

于是,我给 Tim Cook 的公开邮件发了一封邮件,希望,他的男朋友能够回我。

周四时候进行了调休,公司告诉我:现在没有调休了,用带薪病假吧。我当时整个人是日了狗的,我完全没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前几个月的连续周六来加班,这几个月则是疯狂加工作量,然后跟我说我不能正常调休?我真的是……

在调休的那天我把家里的鼠标进行了换新。是的,我非常喜欢的 G502 居然双击了。去罗技售后检查后,对方很爽快的给我换了个 G502 RGB 版,说是老型号已经不生产了,以及延保到了明年的 3 月。我觉得,这鼠标至少能再支撑 1 - 2 年吧。

随着我玩游戏、看书时间越来越少,我近期的精神状况也出现了些变化。我现在还不知道是好是坏。是的,不玩游戏也会出现精神状态的贫瘠,即使我目前只玩一个游戏——《黑暗之魂3》,然而,到现在,DLC2 我还没通关……

与此同时,我终于是修复了目前的博客,在 6 月开始把工作重心放到 Moderation Outsourcing 后,我就几乎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网站。关站应该有 2 个月,为了防止此类时间再次发生,我买了 HostHatch 的 30 刀年付套餐,机房选的是 Los Angeles,速度和之前的香港 CN2 是不能比了,本想套上国内 CDN,没想到的是备案被注销,没法申请。原本我的方案是:5 刀的 Buyshared(真的很慢),然后用 CDN 加速。目前看来,只能套上国外的 CDN 了。

以及博客一次性添加了好几篇文章,都是之前写的日志,但都是密码保护的(hexo 居然有日志加密插件),因为里面写了太多不能让多数人知道的东西了!在这七夕前夜,我是否有回想之前的几次——没有;我是否有在这次想做些什么——是的。但目前看来,是无法实现的。此时此刻很有《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第 13 话的感觉,而日志标题也取自该话。各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是都没法实现。

我内心的矛盾、猜想,就是那么的无用,因为我是不敢去确认的。无论结果如何,我似乎就是一直在逃避,到头来我还是那么一个没有责任心的垃圾罢了,追求的只是一时的快感。我的窗边只是一个空洞的阳台和半夜吵得要死的高架,我的灯光只是以我中心,映射在了键盘、手机等冰冷的电子设备上,即使我似乎是记录了真实发生的周边事物。多数时候,我与学生时代并无什么不同,依然一副西马斗士,从里到外。而所烦恼的,则在不断的改变,我常常因为琐事而不开心,但又会很快褪去。

从来都是如此,一觉过去就没什么感觉。承诺从来都什么效力,行动只是依照心情好坏。

此时此刻,所有的所有,过去,未来,抵抗,顺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