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进行

毕业的两个月后,我差不多是正式进入了工作状态。而公司里已经有 3 个人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

的确,我感觉这段时间自己似乎有点工作狂了。给自己闲暇的时间很少,博客也挂了不少次,不过还好,这段时间我也是看了些书,比如《哲学导论》,比如《游戏与警察》,比如《建筑与现代性批判》。每个周日我几乎都会抽出时间出去看书,为什么不是周六呢,因为公司实行 996 了。

宣布 996 让我非常恶心,这里的恶心不仅指的是工作时间上的恶心,而且是宣布方式的恶心——正当我周五下班走在回家路上想周六干什么的时候,微信工作群便出现了 “全员恢复加班,最早 9 月份底完成战略转型”。我当时就日了狗了,这日的不仅仅是我对这个最早完成时间的悲观,也同时日了我的工作日长时间工作。

于是我就更加投入到了赚加班工资的行列,谁让我的工资得交房租呢。我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工作必须要达到我自己设定的两个要求之一:1. 合理的工资 2. 合适的意向。两者若都没达到,我的工作状态必然是不开心的。对于目前我个人闲暇时间的被压迫,我还能适应,但应该不会太长,目前部门已经开始了轮班,然而轮班出现的情况是很大几率我还是会去上班,因为我司安卓客户端出问题的几率实在太大了……

导演听了我说轮班后,他们的声音组似乎也要实行,大家的确在这段时间内有点累吧。公司已经度过了 C 轮,周围也陆续加入了新的同事,运营部多了不少人,我觉得很大可能我们和运营部是合不到一起了。我突然开始想念起了当时的运营部:叶子时而的迷之兴奋,导演的特色 “大傻屌”,Jimmy 的 trippy 状态,以及杰哥的日常智障。

现在,就只剩下杰哥的智障了……噢,还有中午午饭取消的怨念。

这两个月下来我的智商应该还没被日常生活所拉的太低,毕竟我可是大社科院出来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斗士啊!咳咳,之后便是我的上海应届生落户,真的,真的,太折腾了。而这件事也直接导致了我目前的破产缺钱,我还在等着公司的救济金,等我领到那笔钱后,应该又能回到之前的状态,至少……不用天天吃全家了(不对,说不准继续 FamilyMart gay,噢,guy)。

回家后一直都在听宇多田光的《BLUE》,之前我一直对这首歌无感,哪天不知道歌词 “恋愛なんてしたくない / 離れてくのはなぜ(I don’t want to love anymore / Why am I groWindowsg distant?)” 突然让我很失落,我是在对过去做的事情和现在的状态的分析和描述吗?但我的确产生了这种感觉,和《虹色バス》的截然不同。《虹色バス》让我觉得这就是现代城市生活,而《BLUE》似乎更触及我的内心。我对史菲的一直愧疚,甚至写到了毕业论文里面,但这远远不够我对她的伤害。

我并没有用工作去麻痹自己,我能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如上文所说,我并不清楚未来具体会如何,生活的戏剧和无常我无法控制。我是茫茫大众中无力的一个吗?既是又不是,无力的人毫无判断力只能被生活无形的压迫,相反,则是对现状的明晰和对未来的观测。

而这都只不过是形而上逻辑的意淫罢了。7 月底我回了趟宁波,假发对我说他有点后悔那么快结婚,很多事情恐怕无法再去做,因为要考虑家人;胖子则陷入了对自己人生的否定,个人的错误能归结到个人上吗?我对于胖子在高考之后做的一系列事情和改变,已经彻彻底底沦为了一个市井小民——猥琐、庸俗,但这并不妨碍我对胖子这位高中好友的珍惜。

高中好友:假发、胖子。我们已经都步入社会,虽然可能我们中可能会再回校园,无论这是对职业的规划,还是对知识的探求,只愿,这是我们在非压迫状态下做出的决定,只愿,我们能够再和孙逼见面。

加班工资想给自己的电脑换下配件,因为玩《黑魂 3》真的是太痛苦了……这服役 3 年的 Y410p 插上外接显卡应该还能挺一段时间。这笔记本应该是我研究生阶段买的最值的实体产品,i7 4700MQ、8G 内存、480G SSD,放到现在也没有落后多少吧。买电子产品果然得一步到位,如果当时买了 GTX 765M 的话,估计到现在都不用换显卡……

这段时间大概就是这样吧,哦,组里加了新人,分别是:duzentos mil gay、飞机姐、xiaoying 和王超(是的,完全不需要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