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准备

如果回到 3 年前,那么我一定是没有这个准备的——这是我目前的想法。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很难想象本科刚毕业的我去工作会是如何。3 年前的周围人,完全没有任何求职、工作的气氛。临近 6 月要毕业的英语系同学,不是每天打 Dota,就是出去玩。我们似乎都没意识到即将工作,而工作又是什么。大学毕业典礼在我的自我庆祝中结束,其他同学则各奔东西,到今年,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还留在杭州。

3 年之后,我再次毕业。而这次的毕业我异常的平静,就好像已经有了工作的准备。我 “毫无意外” 的进行了面试、实习、“半个” 入职。这是硕士 3 年给我的教导吗?我不知道。

但这次,离开学校去外地的人少了,周围的多数人选择留在了上海。而且大家好像都已经整装待发,只是在搬离寝室的慌忙中被掩盖——从一个有归属感的栖居,到了瞬时的租房。然而,这一切都是我们所料到的。我们都意识到:我们到了工作的时间段了,我们目前已经不是学生。

回看我实习的这段时间,雷猴微博就几乎停止了更新。散伙饭、毕业典礼 “正常” 的进行,没有任何有人要离去的伤感。网上的入学、毕业段子毫无实感,他似乎就是一个真正的段子,仅供笑料。这也是很奇怪的地方,网上多数的硕士段子,我都没有任何感觉。我的硕士 3 年,第一年的自大,第二年和第三年的理论研究,让我整个思维方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感谢上海社科院,感谢新闻所的各位老师。

在导师给我的毕业送行饭局上,他对我说:你的文章在今年下半年的《国际新闻界》里会发表。那时我的感受很难描述:这真的是我的 3 年成果,3 年的答案吗?3 年里我对我所喜欢的人的表达,已经逝去;3 年里我对我所追求的目标,还没有完成;3 年里我对周围生活的感触,还有不间断的思考。

我的研二研三,贯穿了赵月枝老师的感受:我常常问自己,我的学术与家人的命运有什么联系?我也常常会想到,我的学术和与那些没有机会上高中,没有机会上大学的群体有什么关联?我更会考虑我的学术与我那些来自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和不同生活体验的各地老师、同学以及他们的朋友有什么关联?

感谢所有的书籍,感谢所有和我在理论探讨中的辩论和争吵。

6 月底拿了毕业证,期间毕业典礼往届毕业生毕业致辞全程秀恩爱,称他和他老婆如何辛苦如何难舍难分,我真是不给一个操,一切手续办完后,搬出了寝室。新的寝室是在田林九村——真他妈的破(好了,从这段开始整篇日志的尿路就要急转了)。当时没有立马敲定上缝小区的大房子真是妈的智障。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我就完全没有找到任何的归属栖居之感,现代性在我身上表达无疑。当然,还有那谁,说过:现代建筑,让人感觉良好就行。恐怕他是没有住过上海的老公房,总之,以后工资涨了之后,是不能租这种房的,然而,这房子租金每个人每月 2500……

我的工作继续留在了 musical.ly,按照老大们的说法:我司马上就要搬家了。如果搬到浦东,再结合上段,那我就真的是日了狗了。我进入 musical.ly 已经是比较晚的阶段了,按照导演的说法,我大概是在公司上升期的时候进来的,而我的工牌上也的确已经排到了 40 多位,而现在,已经有 80 个人左右了。公司的未来,我还是比较看好的,按照 Eric 的说法,“不止……”

寝室的网是第二天通的,经历了多次断网后,对方说由于光纤 “有点脏” 导致。与此同时我也换了个路由器,陪伴了 2 年的小米路由 mini,就这样退役了。说实话,这是一个比较让我满意的路由,能刷非官方的 OpenWrt,联发科 CPU 性能跑代理够用,无线信号在学校的时候也还成。但到了新寝室后,信号问题就凸显了:隔了一层墙,百兆光纤直接变 10 兆,手机若放到角落,直接没信号。于是就把路由换成了网件 R6300V2,由于自己时间也不太够,直接就让淘宝商刷了梅林。

到手后我的直接感受是:梅林太好用了,非常的傻瓜,我很喜欢。一切设置都有说明,还是文图说明!之后设置好代理,跑了下也没什么问题。角落能收到信号,而且普通连接速度也有 50 兆,基本是满足要求。以后买路由必然是要买能刷梅林的高性能设备!

《黑魂 3》玩到了第二周目,就如工作,被周而复始而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