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休息了 5 天的 3 月

实习是从 2 月 21 日开始的,之后的这段时间里,我的确没有太多的时间看书和做其他事情,因而,这篇日志的标题就成了这个样子——《5 年高考 3 年模拟》,督促我学习。

不过,整个 3 月我的确就休息了 5 天,准确的说,我只休息了 3 天,因为其中有两天是因为修改论文而请假。而毕业论文在 3 月 7 号不完整的完成,之所以说不完整,是因为论文远远没有到达自己的预期,虽然这已经是一个比较不错的版本了,但因为自己的懒惰,有些想法没有加进去,的确还是有点遗憾。

论文的致谢是在临近最后的那一刻时写的,当时我半夜回到寝室,灵感大发,于是就写下了这些。有趣的是,之后我所做的梦里,几乎都出现了致谢里所提及的人物。梦中醒来,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认为自己错过了很多,但我是明白——后悔是必然,回头已不可能。

修改论文的最后一个晚上,因为当天去了导师家听取意见,因而就又加入了 3000 多字,多是对《路人女主》的剧情分析,并配合论文中已有的理论。也就是这样,整篇论文字数接近 47000。如果继续添加内容,估计过 50000 也是妥妥的了。3000 字的代价便是通宵,之后早上去了社科院品牌中心面试,下午则继续实习。社科院最后我觉得还是不太合适,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其他的工作几个面试和笔试则在那几天里出现,最终,我决定留在目前这家公司,也就是“妈妈咪呀(musical.ly)”——一家做音乐视频的母婴产品公司。

论文撰写就这样相对顺利的结束,全文下来并没有出现让我憋字数的地方,而且我写的其实很开心,整篇论文几乎是贯彻了我的爱好,这得感谢我书桌和衣柜里的一堆书,也得感谢导师当时给了我充分的自由(我确信他当时是疑惑的,因为当我第一次交给他部分写完的章节时,他的反应是“居然能写成这样”)。而这和周围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唐立辛写的非常痛苦,按照我的说法,如果我是开题报告上的老师,我绝对会立马毙了这题目,最后,论文的结构就和我当时跟他说的一样,只不过,他在最一开始是拒绝的;高云重的论文则被导师折腾了好几遍,提交查重后也在不停的修改;邹顺光的论文,由于中文语句结构过度的蛋疼,在导师帮其修改后,没有通过查重(这到底是谁的锅)。

论文之后的实习基本是正常的进行,寒假里无聊剪剪动画而学的 Premiere,没想到在工作里则成了日常,每周剪个 Mashup,或者给产品做做视频什么的——这大概是这 3 年内学到的少数能用在工作上的技能,干,居然就是这么无意中学到的!其他技能如高阶媒介环境学、中阶后现代理论等等,还是呆在我的脑袋里吧。而因为实习有实习工资,因而我决定换掉眼镜,或者说这并不是主要原因,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之前的眼镜不够用,导致我看东西重影,这在我寒假时开车尤为难受。于是前几周就在宝岛配了眼睛,最一开始选的是依视路 1.67 爱赞,然后发现这防蓝光镜片看白色就是一片屎黄,完全不能接受,所以退换了镜片,再次等了一周后,新的定制片到达,1.67 A3 防雾,白色终于正常,而且,防雾效果 MAX,人工哈气根本不起雾。

新眼镜是这个样子的(桌子空间真小啊……):

圆框,略透明变色,旧镜架对比起来看就老化很多了,不过镜片依然很新,依视路的确很抗磨,已经快 3 年了,没有划痕没有发黄,不过价格也是……真他妈的的贵。

实习的日子里没则么管博客,没想到在昨天查看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挂了,后台、前台日志 502,翻页 CDN 缓存错误,便先关了 CDN,再具体查看了下 VPS,发现是硬盘满了,删了一些没用的东西依然不够用,想想目前自己有剩余两台 VPS,都是代理用,一台多人共享,一台 CN2,但在线率较低,于是就切换到新平台上吧,价格稍贵,但性能要好很多,目前在 New York 机房,服务商说过几周会重新上架 Los Angeles,等到时候切换过去吧,目前页面加载应该会较大延迟(不过这博客很大程度上是给我自己看的,我这路由器上架了代理国外连接全走台湾,所以速度也是没什么问题)。

最近补了点新番,基本稳定在夏娜计划上追番了,比较好用,自带列表,自动高亮,而且…界面要比国内那些好多了…

原日志写于 2016 年 4 月 2 日,修改于 4 月 3 日 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