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考察

歇了将近三周,我差不多是要重新回到看书和论文的步骤里了。这周所里开了第三届学者论坛,想来我从第一届就开始帮忙,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年,我在学术上是否有成长,应该还是有点的吧,至少在研一时候对两届的会议论文提不出什么自己的想法,当然,我觉得这也是前两届质量要比这一届的要高,而到了今年,我对不少学者的论文已经可以提出不少意见了。

这届论坛的论文质量的确一般,让我觉得比较好的是李敬老师和浙大一位老师的论文,一个写的是大数据算法的工具理性,一个是记者节的历史叙事。两个都比较认真听了下,李敬老师是在第一个议题中,相关听的是本科赵凌老师的语料库语言学论文,我第一反应便是大三虐英语系百遍的语言学钱毓芳老师,赵凌老师的论文基本上就是用了那个方法,中文分词后导入 WordSmith 软件,然后生成图表后分析了下,而这篇论文和其他量化建模的新闻传播论文一样,得出的结论过于傻逼——微博上围绕“法治社会”最热门的两个词是“民主”和“人权”,这不是废话吗,再来几个“自由”之类我不分析也知道啊。

当然了,这类论文会告诉我们,这是完全客观的分析,公式数字不会有错,赵凌老师在临走前问了我现在在上哪些课,我回答的是类似李敬老师的文化批判,老师笑了笑,不知其意味。

之后的浙大老师在第三议题中,这个议题中感觉老师的水平很一般,一个从 PPT 演讲和回答中基本都是套用延森的《媒介融合》,一个过度强调新媒体的主体性,还有一个分析果壳网科技微博最后指向了对策建议,我本以为这位老师在发现子微博排名上所谓科技类的微博账号考前而生活类靠后之后能讲讲程序员文化对国内网络文化的入侵,然而并没有……

会议结束后便是晚宴,每年的这个时候总是有吃的,也基本是每年我最放松的时候,意味着学期的结束,意味着会议的闭幕,之后便就听闻了我的学弟和那个鄙视我考研分数的女生暧昧的事情,每个人的口味果然都是不一样的;其他时间里是学秘的儿子生活,她回到家有时候累到不行就会装死,而她的儿子则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叫她一起玩,即使她装死,儿子也会以类似甩巴掌的行为,把妈妈“打醒”,并喊着:妈妈,妈妈,快起来!

是不是有一种“睡你麻痹,起来嗨”的感觉!!

“学术之星”比赛终于结束,近期只剩下话剧的海报,赖同学做的海报实在是无法将其发出去,于是我就重新做了决赛的海报,想想等我这部长不干了,以后谁来做海报啊。可能也就是因为海报的原因,学术部部长最后送了我一个小米手环,表示感谢。

由于得到了耍猴神器,我这种死屌丝也就尝试着戴了下,可惜这手环的橡胶质感和皮肤摩擦起来实在是难受的可以,而且卡口设计的极为不合理,扣到第三个扣有点紧,带着磨肉,而扣到第四个,则太松,甩着甩着环就卡在手腕上了,这也就基本上印证了我的观点:现在的穿戴设备在民用中几乎没什么意义,除了成为自己身上的象征,想实用或是舒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换掉了 RACE 2 的键帽,完全是一时的兴起,之前这键盘几乎是不会可能会有适配的键帽的——因为除掉高度的因素,个别键的大小实在太过于蛋疼,压根没有适配,直到找到了 DSA 键帽,于是就烧了全适配的无刻。前天淘宝上买下,今天到了货,PBT 键帽的确一下让整个键盘的质感提升了几个档次,和之前 ABS 塑料差别太多了,不过背光基本上就是报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