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到了五六月份,上海依然不是很热,也由于我懒的要死,也一直没有把被子什么的收掉,电风扇更是没有放到床上,如果实在大学,那我必定是光着上身,大腿夹着风扇,看着动画——开题终于结束,我的耳鸣消停了下来,那段时间真的是太焦虑了,我疯狂的和导师联系,很可惜他要陪着老婆生孩子,然后去了日本,基本没什么时间管我。这题目真的是硬生生被我定了下来,而且自己拟定出一套框架,而且最后的改来改去,直到那天开题报告会上,导师和我说:还是你之前的结构好。所长和我说:你的参考文献年代有点老。另一个导师说:这个方面不太熟悉,不好评价。

终于是过了,并不愧对于那段时间的看书,虽然最后还是加入了部分老师说的内容,比如要对受众进行访谈,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麻烦,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出来吧。其他的理论部分,我感觉应该还是能写出来的(还是不立“自信”Flag 了)。开题会结束的很快,远没有我想象中的严肃,我本以为老师会问我一些书的问题,然而他们却是自己吵了起来,我的导师和朱奕霖的导师在什么是“新闻”上产生了争执,真是新旧媒体的交锋,当时朱奕霖在陈述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导师可能会问些问题了,因为大部分新媒体都没有那种旧式的“新闻生产权”,这个就会导致他的命题自相矛盾。然后我导师果然问了,朱一下没回答出来,我导师真是定义狂魔,因而我的论文里把定义都划的比较清晰,至少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在两位老师和所长的建议之后,我的开题结束,然后导师说下午找下他,于是我就去了,他跟我说 “你的参考文献有问题”,然而问题在于——没加入他的书……当时我真的就直接傻逼了,不知道该则么回答,还好的是导师继续说:其他同学都加了——然而其他同学都没加。之后我就 “恩恩” 回答过去,问了考博的问题,我说了三个学校,导师建议我继续呆在上海,说复旦和上海大学,我这种残渣考复旦就是找死,上海大学的话有个好处,就是他们的参考书目我基本都看过点。但现在讨论这种问题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先得把论文写好。

看了辽宁大学的新闻学硕士论文,发现写的很渣,写弹幕的那个基本就是抄的,连着错误的参考文献都抄了进去,这位同学学硕 3 年到底在干什么……虽然我有一年的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还好的是,之后我开始了疯狂的补书,至少我现在的水平要比辽宁大学的那几位学生高吧,哈哈哈哈。3 年前是《樱花庄的宠物女孩》中《Days of Dash》在激励着我,而现在,则是《刀剑神域》的《Startear》。而如果是在 2009 年,那时候我并没有像大学那样听了那么多专辑,至多只是在暑假里循环了宇多田光的《Beautiful World》,我对一切的认识都很幼稚,已经 6 年过去,我必然是变了不少,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我从未遇见的。

研三的学姐就要毕业,今天新闻所吃了个饭,算是所里给学姐们的送别,想到明年就是我们,我不禁紧张了起来,三位学姐基本上工作已经落定,另一位则还在求职面试,我会和她们一样吗,一年后的我会是如何,我做的决定是对是错,我的未来,没有无限的可能。

我何尝不做过删除日志的事情,QQ 空间里几乎没有我的痕迹,校内也早就被我删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只有我对自己的安慰,自己的悲伤,从来不能被公开,我不停擦除自己的过去,再去尝试修改未来,我到底是一个想活在过去但没有过去的人,谁不想回到天真的学生时代,谁不想考虑的事情只有考试,谁不想自己的未来,只有确定的一个——被高考、大学改变了的自己。但我们永远不会一条路走到底,我们所爱的和爱我们的,很多时候不会如愿以偿,因小事而被激励,又因自己的错误沉沦,我们从魔法师,变成了哲学家。

电脑在前几天罢工,Photoshop 无论如何打开必然死机,我大概知道了是某个字体的问题,然而我根本不可能从众多字体中一个个的排查,因而我重装了系统,重装系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U 盘安装死活没法识别我的硬盘,估计是引导没有做好,然而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已经把硬盘全格了…这也就意味着我只能靠 PE 来重新手动分区加入引导了,尝试了 laomaotao.org 的 PE,从里面一键安装了 Windows 7,的确是成功了,但附带了一大堆的流氓软件,必然,我只能再次重装,终于摸清如何重新引导硬盘后,我终于又回到了熟悉了的 Windows 7,经过一个学期的 Windows 8.1,我又像之前一样换回了旧版本,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了!

这两个星期我很是放松,让我焦虑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过去,王鑫直博了,根据邹顺光和宋震的说法,情况很是复杂,想到这个真是焦虑啊!下个学期我们隔壁寝室的平均学历就比我们高了!

现在每每想到王鑫口中的“大挫逼”,我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