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珊瑚

从小我就有一种做小小市民的愿望,但我一直以为,这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愿望,并没有什么附加,甚至在大学时,我也一直以为,完成学业,做个普普通通的小百姓。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也没有想仔细去追寻。而最近我越发感受到,其实我喜欢的是“城市生活中的茫茫人海,我只是千万傻逼中的一个”的感觉,我所寻找的,一直都是都市生活方式,来到上海后我就不自觉的往这个方向靠近,我越来越不关心别人的生活,追寻自己的理念。

一月份看了《空之境界》,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对城市又爱又恨的感受。相对于型月的其他故事,《空之境界》给我的感受是前所未有的,每当描绘都市破败的风景,空无一人的大楼,行人之间的漠不关心,我就越被这种场景吸引,伴随着空灵的配乐,这就是我在上海的生活。唱的歌是给自己听,拍的照其实也就仅仅是自恋,对陌生人抱有恐惧,却又极力融入集体。爱恨情仇、深陷自己的情感之中无法自拔,其中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其实就只是对生的渴望,对生活方式的追求,但最后都在死的那刻幻灭。

论文估计大纲就要定下,今天终于和导师活人见了次面,他跟我说:你不是很积极啊。这和上次的“你不是很认真啊”一样,所以,我的表情也和那次一样,笑笑没有说话,有时候事实和语言的矛盾是很有趣,这或许也是现代生活的特点之一吧。大纲完成后估计就是文献综述之类,感觉应该能比较快的完成,除了实证研究部分,这部分并不是我的强项,所幸的是文献综述并不必要具体写这些东西,否则开题就是走着进跪着出了。

在前段时间里我对远坂凛这个角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至于检索了她的 H 本子,很可惜的是那些本子不是画风不适应就是剧情实在喜欢不起来,日本人果然都是萝莉控!动画本身对我的吸引力似乎从去年开始就在不断下降,然而我也没有把多出来的精力关注到现实去,噢,或许我关注了过去和未来,而不是现时,很无意义的是,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未来又捉摸不透,我能些许掌握的,只有现在。

20 号的时候去外面走了一圈,实在是看书看的心烦,本来想摸摸 Lumia 系列的,没想到了徐家汇压根就没有诺基亚店,自然也就没有摸到,倒是看了下 XPS 13,的确很漂亮,就是 3K 屏幕实在瞎狗眼,字真的太小;之后走到了体育馆,然后又走回了学校,我真是脑子有病啊——大太阳下面走了将近 3 个小时,而且没有什么收获。

18 号是大学同学嗑药自杀未遂的三周年,那天我无意中翻了下微博发现了这事情,这也再次让我感受到了当时的戏剧性,在我立完“抑郁症自杀”的 Flag 后她就选择了自杀,而且那时我还是本科时候的心理委员。那时我始终没法理解她的行为,或者那群人的行为,到现在的话,我算是能理解了,但我依然坚持的是,自杀是不对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想象力改变世界,但前提是对生的渴望。

再次耳鸣,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再次焦虑到了一定的程度,记得上次是在去年,那时候正在做导师的同性恋,课上则是对现代性的讨论,那时候我脑子一不对劲陷入毫无依据、毫无意义的颓废之中,很幸运的是,我没选择自杀,我依然健全的活着。

看到完整的自己,人才会意识到生命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也只有见过对死的执念,才能知道生命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