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いの夜~メインテーマ

开学两周以来一直有人跟我说:徐,你好像一点都不开心。我觉得自己可能还是需要出去玩一下,在寒假的末期我的心态已经好了不少,至少我又肯写日志了,在去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当然到现在,我依然没法很好的描述出来。我似乎又成为了大二之后的那个自己,只是害羞程度稍有下降罢了。

开学的第一周没有上课,因为大家都没有回来,第二周则因为另一个老师去了医院只上了一节课,而这周依然,那位生病的老师还是没有来,这也就意味着“大众文化研究”上了一天。这课开的书其实还是不错的——因为大部分书我都没看过,就是上课频率如果再像之前那样一次上一天的话书绝对看不完,除掉这些书的内容,专业课老师实际上给我的感觉是水平一般,至少这三节课下来我没有感受到其水准,讲的都是比较浅的东西,她讲的东西我居然都了解!我自己都惊了!

所以,感觉对于理论上的提升还是需要靠自己,当然了,除了上个学期那位老师,给我们讲福柯、吉登斯、齐美尔、福柯等人讲的很好,我很喜欢。而下周就是我要讲西马那群人了,我真的不是太了解,而且要讲“经典文化的大众化”,我可能还是比较擅长讲的是“迷文化”吧。对于这个经典文化我的确还是需要再查查论文专著什么的,否则我真是讲不来,当然,查完我估计也只能粗略讲。不可能迷文化那样,我可以详细讲解某特定迷文化的大致情况——宅文化。

迷文化很契合西马理论,越来越多的宅男从研究宅变成了消费宅,消费能力越高的宅才会拥有更好的研究能力,而不再是之前较为平民了,买蓝光、手办基本上成了御宅的必备,如果你不购买,你将没有和其他宅交流的能力,你没法讨论他们所讨论的东西,这同时也会导致御宅中的社会隔离(卧草我居然能突然想到这个),有些信息到最后可能就是不再流向那群购买力较低的御宅,而这动漫大众文化也将倾向于富裕的宅男宅女们成为相对的小众文化。当然,这是西马的套路,如果只是按市场经济来看,只有受众购买了这些物品,才能支撑动漫产业的发展。

我不反对将动漫产业是作为文化工业的一种,因为其中的模式化非常严重,有些纯粹就是为了更大的利润或意识形态所生产,大部分动漫的 Opening 听下来基本都是相同的,如果原作里有多个女性角色那就更好,因为总会有受众所喜欢的款。回想我在动漫上的消费实际上很少,我只买过 EVA 的扭蛋和优衣库所出的短袖,从西马来看,我抵制掉了很多消减人们反抗能力的同质化产品(实际上是我喜欢的衍生品实在太贵,Ufotable 简直就是在抢钱),但与此同时,我也丧失了很多与“真正的宅”见面的机会,我无法深入的调查他们,只能在一些稍微写的不错的书中进行分析。

最近玩了《Fate/stay night》,我终于明白那种只为研究而体验游戏的痛苦,妈的这游戏哪种傻逼回去玩啊,实在太耗时太无聊了,纯对话和选项,玩《初章》的时候啥选项都没有凛他娘就直接倒地,我还以为这是触发了什么剧情导致我什么都没玩就死了!游戏的音乐在当时看来可能还算不错,但放到现在,的确也就一般了。我喜欢的果然还是动画,而不是这个 Galgame。3 月 9 日的时候学生会给我过了生日,当时突然头被套住塞进了小教室,里面一片漆黑,然后梁思思开始说:徐你选哪边,左边有三个问题,右边有三个问题。可能由于《Fate/stay night》的缘故我一下进入了 Galgame 模式,如果随便选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好感度的下降而遭遇柴刀,所以,经过思考后我毫无根据的选了到现在都已经忘了的某一边,自然而然发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问了三个猥琐的问题后拿走了套在我头上的丝袜,眼前便就是蛋糕了。近几年来第二次过生日,我已经 24 岁了,24 岁了啊。

换掉了鼠标,IO 1.1 因为屏幕变大的缘故不再适用,雷蛇则在成为双击蛇换新后卖掉,赛睿因滚轮回滚换新后变成空键程左键按起来巨累,这样我则么玩 Galgame?现在用的是罗技 G502,好了很多,按键自定义基本可以废掉那个很难按下去的滚轮,微动的力道很好,鼠标的模具形状贴合右手,这个鼠标估计能让我用很长时间,我的确还是喜欢分离式的鼠标而不是后壳按键一体式类似雷蛇赛睿的那种,按下去实在太累了。

最后就是看书了,妈的这个星期作业又真是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