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题的日志

1 月大概就是在《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中开始,这大概是 1 月里比较好看的新番了,第 0 话给我的感觉是虽然大家的脸都差不多,但画的至少还算是精致,故事以倒叙开始,而也就是这个原因,让我一度以为加藤惠在一开始或许不是一个吐槽角色,没想到的是——之后的几集里堪比阿虚,让我好期待以后的剧情啊。这动画可能就是 Best Girl 2015 了。

回家后的生活过的很一般,不过因为部分压力,我至少没有天天呆在网络上,书实在太多了,我自己也感叹为什么我会看这些书,从功利主义角度看,没有考上,这些书真的是白看了,如果考上,估计这辈子的交际圈还要继续缩小,不过这说有点像考博很轻松一样,我的精神紧张程度还是很高,至少在之前,我从来,从来没有在任何,任何一个休假里看书,在这种推动力下,到目前为止我至少是把关于日本动漫的书看了个遍,对于传媒制度和传播思想,还在慢慢进行,看掉了几本,但对着一大箱的书,还是太少。

在二月里我病了一场,只有 28 天的二月,让我感到寒假的短暂,不过这也是因为我回家太晚,本来是有将近两个月时间的,这期间我见了两个同学,一个是王诗宇,一个是张勇,他们各有各的活法。王诗宇这时已经是四眼碶初中的班主任,他和我说整个初中考上重点高中的学生或许还比不过当时我们所在的七中一个快班,现在小学就已经开始筛选学生,不是像我们当时的按地区划分,他也开始打骂学生,拿着一堆的作业本砸学生, 让学生罚站,在路口堵学生等等,这都是当时昆明的哲学所(还是中马所)同学告诉我的事情,他说他们那边是那样,我当时认为这在宁波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这次我和王诗宇的聚餐后对宁波教育产生了一些疑惑,四眼碶至少是宁波市区的学校,都会大学生,难道七中现在也是这样吗?那样的话,是不是乡镇地区的打骂学生是否更加严重?而教育资源的不平等似乎是更加扩大了,精英教育真的是趋势么,大部分普通人的孩子实际上在起点就已经输了,当然这是建立在我所假象的富有孩子从小受到的教育更好、导致他们小学成绩更好来说,凭普通人再努力,或许也根本不会赶上那些富有家庭的孩子,如果说这是社会筛选的机制,那可否把这个机制做的更加平等些呢,而像当时的按地区划分初中、部分借读的方式为何就取消了呢?

我和张勇的对话或许争论上更多,他已经是考过三次研究生的男人了,我真的是被他的毅力所折服,我是干不了这样的事情的,之所以我用了“干不了”,而不是“不会干”,是因为我觉得这事情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不分对错,张勇说他家里的亲戚见到他就问什么时候工作,在这个层面上,张勇的选择可能是错误的吧,他的考研总有个目的,虽然我问他到底为什么考研的时候,他说一开始的目标很清楚,但之后就忘了,之后便是他劝说我不要考博,认为考博没有什么意义,而我觉得考博之后当个研究员或者大学老师,或许以后还能影响社会,传达给学生我的理念等等,而他的想法则是赚不了钱,我正想用“言论自由不仅对民主社会来说是有价值的,而且其本身这个概念就有价值”的说法来反驳他,而他则认为这自由对老百姓生活没有帮助,不会提高收入,在分开时他再三嘱咐我:不要再想什么民主自由了。

两个人都给了我不少新的观点, 不过他们都同时提到一点,都是关于我的,那就是——“徐你过的太顺了”,实际上我认为我爸妈也产生了这种错觉,他们所看到的顺只是显性顺的结果,我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而我只是不太会去表现出那些方面,同时我也不会去晒顺的方面,当然如果一定要说考试升学方面,的确,我要比他们顺很多,这条路已经给我的一个个结果,我的确是幸运的那个,但我想,考博估计就不会那样了吧,这赤裸裸的 Flag。

我也越来越发觉自己的日志毫无乐趣可言,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了我生活中的不顺,高中那种生活,已经不会再有,不对,我还是希望再有的。随着一年又一年,日志的更新频率在不断下降,一月一更已经算是好的了。我的生活,从初中有“文献记载”开始,到底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物质上很大吧,但精神上,应该不太有,比如相亲这种事情,我甚至想到了之后会发生的剧情——我结婚了,和一个相亲的女人,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生了小孩,而我则更因此厌倦这种生活,吵得不可开交,女方父母来到我家,敲开大门,质问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女儿已经被你毁了,而我则站在那里没有一句话说,这时他们拿出协议书,上面写着孩子的抚养权,每月的抚养费,以及财产的分割,而我终于开了口:法庭见!

然后我就过着一个人的生活,领养了一个小孩,告诉他,妈妈去了远方,一个我和他都会去的远方。

好了,脑洞结束,在家的这段时间里由于我对家里自动翻墙的需求,因而换掉了路由器,换路由器也是一轮坎坷,首先换成的是智能路由,小米、极路由、魔豆这三个牌子里选了半天,最后选了一个最傻瓜的魔豆,因为魔豆可以触屏,装 Shadowsocks 也是一键完成非常方便,作为我这种慢慢离开死宅的懒人,这是最适合的一个方案,很可惜的是这个路由的性能实在不行,跑 Shadowsocks 居然只能到 300 KB/s,这速度看个 Youtube 高清都会卡,因而马上退货,在 V2EX 放毒的情况下买了网件 4300,拆开包装,路由器外壳锃亮非常高端,由于买的是非智能路由,于是我再次回到死宅模式,刷机,OpenWrt 更新源,到头来,我还是折腾了这路由,目前路由器还是挺稳定,性能也够用,就是信号强度一如既往的渣。

去了不少次天一广场,天一一直给我一种“我不是宁波人”的感觉,可能是人群里有着各式各样的人,说着我完全听不懂或是略微能听懂的外地话,而我去天一的原因也是意义不明,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星巴克也是路过好几回,但一直屌丝的去着 6 块钱的 KFC 经典咖啡,直到把名字换成了美式咖啡顺便提价到 10 块。我一直没明白在这个快结束的寒假里,自己的所作所为,具体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只能模糊的回答:为了明白社会发展。但一到具体的,我便无法回答。

没有和假发胖子孙逼他们聚会,很可惜。大家的确是越来越忙,假发订婚,孙逼为爱流亡,胖子是在干啥,不太清楚。我们的生活,最终从相同的学生道路分叉,或许我们在一开始就已经是分叉的了,只是被学校绑在了一起,在刨去学校后,我们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新年已经到来,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