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

在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我很想去外面走走,但在学期结束后其实我的心态又好了点,也可能是要看的书实在是有点多,我的关注点已经不在那些事上,导师的那个课题,我已经无力吐槽,我们做的应该是信度的问题,但是,我每天累死累活去上图翻报纸,一页页的翻,回到寝室还有专业课的书要看,最后你跟我说做的不够认真,我也真是想抽他,无奈这是导师,我也没法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这个寒假的书是到的差不多了,如果真要考博的话,估计书还会有更多,目前看的几本都还成,就是翻译实在烂的很,我也明白这些书估计就是研究生或者博士生轮流翻译出来的渣作,然后挂上了一些教授的名字,连个骚塞都能翻译成索塞我也是无语了,音译的时候好歹也查下网络啊。

我大概是在 12 号早上 1 点的时候把期末论文给写完,实质上是对上一篇的感想的重新梳理,而这个梳理也是让我对导师失望的地方,我在邮件里写上了这是我的感想,而不是论文,的确那个感想里面的逻辑的确是乱,但当时我想从导师地方取得在这个感想的意见,比如分析的如何,哪些地方可以加强,而最后他只是给了我一些关于论文该如何写的指导,这其实根本不用说,因为本科论文我就是被那坑我的教授给弄规范的,虽然当时写的是英语论文。

然后就是得知张勇又考了一次研,第三次了,我一直觉得很大程度上是我导致了他的考研,尤其是他第一次选择了交大的传播学,考到了 25 岁,我不知道他的感想到底是如何,他给我的信息也很少,大概就是“考了三年,老子已经 25 岁”了之类的话,而说来我的考研之路,或者说在我目前的人生中所经历的各个大考里,我都是幸运和侥幸的那个。

不过看他这次似乎心态不错,应该考的还成。

在许久没有做梦之后,这 1 月份里我的睡眠很不安稳,而记得最清楚的那个,是我同时梦到了 H 和 C,或者说其实我只梦到了 C,在梦中 C 问我:你会等我一年吗。我躺在她的大腿上,答应。醒来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感觉,但仔细一想的时候我在 2013 年对着 H 说过会等她一年,这让我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情感之中,这么折磨我到底有何意义。

因为《Fate/stay night: UBW》和《Fate/Zero》的缘故,我查了下 Ufotable 制作过的其他动画,于是就看了《空之境界》,作为 2007 年年底开始放映的剧场版,画面算是非常不错的了,甚至放到现在,都能比大部分 TV 新番要好,第一部剧场版由于是在 B 站上看的,进度条没法拉,有点云里雾里,之后几部都是下的高清,配乐很棒,我觉得这是梶浦由记最好的一次,之后的《刀剑神域》和《Fate/Zero》实际上都没有《空之境界》的剧场版好。

之后极影就关闭了,我不清楚这次到底是不是打击盗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不过 B 站的这次线下聚会最好能申请上吧,我挺想去问些问题的。以及电脑换成了 Windows 8.1,输入法设置依然没法忍,不过为了相对更流畅的界面我还是不像原来那样换回 Windows 7 了,而这次换系统也是因为之前学校的校内 VPN 软件居然把 Windows 7 的 IE 局域网代理给搞垮,导致我每次重启都没法用 IE 上网(并影响火狐,Chrome 倒是没)。

最后,这联想笔记本的屏幕色彩真是亮,发白,眼睛很难受,还是外接显示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