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二七月

记得前年的暑假,我就写过类似的标题,那时候我的自行车刚被偷走,而我则在校图书馆里准备考研。而今年是暑假,实际上我觉得也在做着差不多的事情。现在回想,我真应该当时就拒绝掉电视台实习的工作,虽然目前来看,我接触到了 A 杖少女、梁同学、上戏大一新生等等,但我觉得如果没加入这个实习的话,会减少很多麻烦的事情。

一切都还是得追溯到6月——所里举办第二届学者论坛,当时吴老师让我过去帮忙,于是我也就去了,恰好要同学问我去不去,我说,老师让我去帮忙,我是一定要去的。然后我她也就过来了。那天到了社科院后其实没有太多的事情,很多时候不是和学姐们聊天就是和老师聊天,期间吴老师把我叫了过去,问我要不要去东方卫视实习,而这时我回想起我的导师跟我说的“不要轻易答应其他老师的实习”的话,我一时不知道则么回答。

“啊?”我觉得我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然后我就去实习了,之后吴老师也推荐了要同学去,虽然我在这次论坛上看到了要同学的各种谄媚,我相信其他两位一起的女生也一定感觉到了些不舒服。我目前还记得的是,吴老师跟我们说:你们去实习,要互相帮助。

我确信我到目前,还在履行这个承诺。

之后就到了七月,实习开始,我开始接触直接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电视台。而之后要同学的表现,我想说的是,请别恶心我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两个女生会吐槽要同学,而我也相当后悔在研一第一个学期我对的要同学说的话:没有,我觉得很正常。

这半个月多的经历我简直无力吐槽,但是我是没有要同学那样,直接对我说:你的性格有点怪。

是的,我也只能在网上来吐槽这事情。好多好多让我哭笑不得的,让我转过头直接骂的事情:为什么,你要这么迟的下来,每次的晚到,都是因为你,你记得那次老师说上午十点钟要到吗,我在你楼下等了 30 分钟,整整 30 分钟,你下来了,跟我说要迟到了,然后在路上走的还是很慢,这么一次就算了,之后次次,跟我说拿着电脑很重,走不动,好,你后来不拿电脑了,还是走的很慢,又有一次老师让我们早点到,你还是走的那么慢,明明下午一点多到的,我已经感受到老师的不满了,老师问我们几点到的,我说一点多,然后你他妈的居然在旁边嘀咕“没有那么晚吧”。

而前几天是制片的最后几天,我他妈的晚下来了 5 分钟,你居然跟我说:我等你很久了!操,我之前等你 40、30、20 分钟,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还有,那次我去电脑清灰,我让你和老师说下我去修电脑,请问你和老师说了没有?之后老师问我则么这么晚来,我才知道,你他妈的居然没说。

还有其他“老师我不用吃,你带上徐吧”、“徐不吃辣的”之类恶心我的话别说了好么,还有每次和老师去食堂吃,我们几个实习生都正常吃饭,你别在只买一盆素菜,加上辣椒酱了好么,还有别我们都在吃饭,你不吃了好么……

而最终然我爆发出来的,是昨天,当然,我也只是在内心中爆发出来。昨天老师说,让我从楼下服务器拷贝好音频和视频,要送到万体馆的一个工作室,并给要同学一张纸,上面写着音频需要修改的内容,要同学自言自语读了一遍。

然后我就下去拷贝音频了,拷贝完上来之后,你跟我说:老师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我回答:好的。

然后我多次检查我是否有没带东西,并问:你没忘带东西吧。

你说:没有。

然后在去地铁的路上,我基本就是和我妈在打电话,然后进站,我继续聊,聊完发现男朋友给了我电话,我就在微信上跟她说:刚跟老妈聊天呢。然后男朋友就打来电话了,于是我开始和男朋友聊,男朋友对于前几天我没则么勾搭她很生气,但我也真的已经尽力,无奈我智商 CBA。

然后你就又像原来一样了,在我和男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来跟我说话,一次两次,开个玩笑,没事情,但是你他妈的次次这样。

最离谱的一次,是问我:和你女朋友打电话呢?

难道我敢和我妈说“请用力鞭挞我吧”这种话?

而昨天你是跟我说,要我查地图出站走几号口,打那个工作室的电话。对于前者,我很悲伤的告诉你,我用的谷歌地图应该是没有这功能的,他只会告诉我应该往那边走;而后者,你应该是没在 28 楼听到,在我们下班之前,老师要我打过一遍,而且我也打过了一遍,对方告诉我方便送过来。

而实际上,我最想告诉你的话是:他妈的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打断我和我男朋友打电话!

而且,地图难道你不会查吗!你不是有百度地图吗!好吧,你说你地铁里没信号。

之后我打完电话,我问:那张纸你带了吧?

你回答:什么纸。

我继续:那张写着音频修改要求的纸。

你回答:啊,没带。

我还没说话,你他妈的居然回我:你为什么不在之前提醒我?

他妈的请你回顾下班前,我是否问过你“有没有东西忘带”之类的话,如果你真想不起来的话,请回看前面几段,我提醒过你,而且,他妈的你这反问是什么语气,难道我就应该提醒你吗?难道这不是你应该自己带上的吗?

然后我说:要不我们现在回去,可能还来得及。

你说:不行,没有门卡进不去。

我想了想是的,然后就说:那就现在在微信群里问问明天有谁上班,帮忙去拍下那张纸上的内容。

你说:一定要现在吗?

我说:这事情要是明天弄不好,后天我们早上就是要去拿的。

你说:实在不行,我自己去拿。

我觉得你是不会去拿的,当然,事实证明你今天的确没有去拿。

之后在去工作室的路上,你说:明天上班的人都会很晚才到。

我说:实在不行现在问老师吧,你如果觉得不适合的话我来问。

你说:老师现在在唱歌,不好问。

我当时真的是几千匹草泥马奔过,你他妈的到底想则么样。

之后你说:我把记住的东西写给那工作室,其他的让明天上班的人拿。

我说:好的。

之后找到工作室,上电梯,上电梯的时候我无奈的笑了笑,我当时真觉得这件事情太傻逼、太折腾了。

然后你居然跟我说:你是不是在笑我。

操,我他妈的笑你要这么笑吗,而且你应该看到我这样的笑很多次了吧,就请你别在揣测我了,我的想法很简单——你不恶心我,我们还是工作上的友好关系。

我还是能回想起你对我说的:为什么不早点办好,早点办好我就能七点钟到电视台剪片了;还有你整完别的老师桌上的东西,导致老师找不到需要的东西,以及那个我看着相当不顺眼的许老师也问过你:是不是有人动过桌上的东西,你说:没有;还有你刚在办公室里吃完东西,老师问你有谁在她办公桌上吃过东西,你说:我们从来不在办公室里吃东西。

等等,我不知道该则么说你好。

当然,我也有很多缺点,不过,我觉得没有你那么的让我觉得可恶。而你也成为了继本科时期赵同学之后,第二个每年在我博客上会被吐槽的女生。去年,是因为你临阵脱逃,今年,是因为发现了你的可恶。

实习期的长短,我还不太清楚,因为也是你,把这个实习期无限制的拉长,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在我面前跟我说暑假实习好就走,而老师问起来你回答我们能实习到九、十月份(注意,是我们,我!们!)”的,而我当时想说的是:还不太清楚,看学校如何安排。我真的希望,在我以后真正踏上工作后,不会碰上你这样的人。

不过,在这 20 天里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在他们把别人的痛苦当作收视率的时候,把一些真正在社会里发生的事情略去的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个工作,不过答应了的实习,在规定期限内,只要不出意外,我依然会干下去。

买的书也陆陆续续到了,我觉得当学生就是这点好吧,可以跟着自己的兴趣点走,不会像工作那样会有约束,果然当大学老师才是正道啊!就是要当上那实在太麻烦了,要求好高!

三分之二七月,大概就是对那时候迷茫的我的回望吧,昨天在路上看到了一栋楼,一瞬间,似乎就像是回到了下沙,每一个浙传人都知道的传媒 F 楼。

![f](/img/f.JPG)

那是一段难忘的时间,值得当时所有在场人的纪念,值得在我们的记忆里挥上重要的一笔,无论当时的在场人是失败成功,还是正在追求理想,致敬;向所有已经过去的思念,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