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menkranz

就在我发布前一篇日志的第二天,键盘就被我摔掉了一个角,当我重新查看那篇日志时,我觉得稳重充满了 Flag,如“这个 Poker 2 可以出多少钱呢”,可能就在心理的推动下,在 4 月 12 号,我就这样无意中摔掉了键盘,我不得不称赞 Poker 2 优良的做工,当网上那些人疯狂吐槽歪轴歪键的时候,我的 Poker 2 在如此重击之下,居然只掉了一个角,里面的钢板起到了重要的保护作用,如果没有钢板的话,里面的轴体必定是要脱落了。 我先给 Poker 2 换了一个亚克力壳子,我特别叮嘱卖家,请发给我不是透明的外壳,因为,透明外壳真是太屌丝了,而之后拿到壳子的我大失所望,虽然我知道这壳子会难看,但没想到会难看到那个地步,所谓的窄边还是很粗,没有一点美感。于是开始在 V2EX 上甩卖,以 300 块钱的价格找了一名接盘侠。键盘给我清理了下,里面非常脏。

在没外置键盘的几周中,我是深刻感受到笔记本这薄膜键盘的恶心,键程实在太短,很容易误按,我想 60% 键盘的好处就在这里,退格键永远都是在最右上方,完全不可能按错,而方向键也因为 Poker2 的缘故我都会下意识的按左 Fn + wasd,我觉得,还是要来一个机械键盘。 一时间我差点就如了 Filco,但 Filco 没有按键编程功能,我止住了这种完全属于烧钱的行为。于是最终选择了 Race 2 红轴,由于国内没有红轴,于是就台湾代购了,今天终于拿到,顺丰果然和联想一样在大陆外都是良心企业啊。Race 2 的手感,则么说呢,和茶轴很类似,段落感的确是没有,但弹性,要比之前的茶轴强很多,尤其是空格键,这个空格键和其他的键都不一样,弹性和声音都非常大,我在论坛里问了下,没人解释这个问题。整个键盘较 Poker 2 ,从外观上看要廉价很多,ABS 键帽无论是外观还是手感,都是非常的差,手摸在上面很涩,没有像 PBT 键帽那样的滑,不过我想说,只要这个键盘不坏不摔,我是不会再换键盘了!当然,换键帽我觉得还是必要的,要以后我必定会把这 ABS 换成 PBT 或者 POM,这键帽手感实在是太差了。

动画依然在看,同时来的还有很多很多的书。在 4 月份和导师联系后,我也开始了一周一本书的任务,这看书速度和效率,简直无法相信!上周的读书报告,我觉得自己做的还算可以,至少比第一次好很多。第一次属于自己没认真准备,而且缺乏前例吧。第二次里算是联系了当时看的新自由主义和传播政治经济学,但是写到这里我想说自己的拖延症实在严重,这两本书的读书笔记依然没有弄完。女学霸在这方面依然是高标准,其他两个人感觉还是马马虎虎,没有太多自己的评论。 最近和史菲也聊到了未来,这是我之前很少提及的,一半是有自己对未来的不确定,一半是对自己的害怕。而这话题总会到来,讲到自己的想法时,我说到未来可能考博,但这也是要很多方面的考虑,我只是现在比较容易想到这方面去。毕竟这样就不用接!触!社!会!了!而且,还有寒!暑!假!我这到底是什么想法……

不过,想法随时都会变,就像之前我不断提到的,我死都没想到在大学里我会考研。 每每个导师发邮件的时候,我总会检查半天。昨天读书笔记写到了晚上12点多,检查多遍后上传附件,然后对导师的邮件多次修改,发送。现在写那些正经东西也开始打起了草稿,因为要上课发言。而那些草稿不是在公交上想,就是在上课时候写在本子上。到家发现自己想的东西都是什么 Crap,然后再重新构想。这个学期的课也快结束了吧,传媒管理的课还是略显无聊,因为老师基本讲的基本都是书上的东西,而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把那两本书给看完了(噢操,那两本书我还没则么重新复习)。

5月末就快到了,之前想的方案虽然可以实现,但没法寄到国外,最终还是流产,那个方案B格实在太高,我都觉得当时自己能想出这东西真是脑袋实在太闲——在V2EX上看到了磁悬浮,于是想到买4个,形状做成《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里的四个标志,之前好像让这磁悬浮打开的时候就放《The World as I See It》,不过这难度实在太大,我这动手能力还没到知乎上那群文艺青年的地步。 当然放什么歌,我也是想了很多,如果放 Ingrid Michaelson 的《You and I》觉得还没到那时间,如果放《Who is Thinking about You Now》又觉得感情色彩过于浓重,我还是喜欢那些轻松的或是上帝视角的歌,就如《Live in the moment》,伴随了我的 2012 和 2013 年,我曾今想过,我一定要在 KTV 里唱这首歌,而且在

I can’t walk through life facing backwards, I have tried, I tried more than once to just make sure, And I was denied the future I’d been searching for, But I spun around and hurt no more

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