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影魔

上海的雾霾天终于结束,他的到来完全没有征兆,我只记得,在上几个星期里的某个周四晚上,我走出图书馆,外面一片灰,我当时没想到拍照,也没想到这是雾霾,只是觉得这雾气真是大,骑车回寝室喉咙很难受。之后在同学的科普下认识到,这就是雾霾。于是我便查询了下 PM2.5,数值在徐汇区已经达到了 400 多,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美使馆每天都在推上更新 PM2.5。大家对周四的天气很震惊,而直到周五中午,我看到美使馆的推特是这么发布的:

pm25

居然爆表了…随后国内各大报纸网络版也开始更新新闻,我觉得他们这些没有在上海的编辑们写出或转发那些关于上海 PM2.5 是多么高的新闻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感受到那可怕的空气质量,吃个饭回来喉咙就难受。根本没法外出。

不过,以上全文我并不是在抨击我们祖国目前环境太差,北霾南送至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原来在宁波、杭州的时候我也根本没有见过雾霾。

但是,为什么我和唐同学在京东上买的口罩还没到!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还没送到!但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居然越来越盼望口罩晚点送过来,我很想看看到底能有多晚,啊,这就是抖 M,啊,请鞭挞我吧。

就在这种氛围下,我看完了某篇论文打开 NBA 2K,那是晚上。也就出现了我这篇文章的主题——我是影魔。

那是一个让我烦躁的晚上,电脑 AI 正在不停的追分,我则死命的防止分数被反超,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我还是接了起来:喂。

对方:喂,凡甲啊,我是影魔。

我想,这应该是任威典的新号吧:滚蛋。

对方停顿了下:啊,我是影魔。

我:滚蛋。

但我本着耐心的原则,还是问了对方:额,有什么事?

对方便说了下学生会里的事情,之后就把电话挂了。我于是继续打 NBA,但打了会想想有点不对,于是在微信群里问了下“学生会里有没有人叫影魔的,谐音”,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幕:

sf

我想,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吧…

原来,他当时说的是“喂,凡甲啊,我是尹博”。

我觉得这是继“你好啊,我是中国人民”的第二个巅峰,不过,按花花的说法,还好没有发成“你好啊,我是中国人民公安”。

我觉得目前的研究生生活真有点高中色彩,有很多值得吐槽的事情,周围的朋友非常的有趣都。说到朋友,那就必须说到“男神”,男神为什么会被叫做男神,是因为他画画很棒,我在人人上看过他的作品,真的很棒,但我一直没有和他近距离接触过,而就在昨天合唱团加练,我和男神做了在了一起,第一次,真是紧张啊!男神一开始给我看了不少 2 班男生的槽点,我也吐槽了下,之后他就开始玩手机游戏了。我看着好像很高端的样子。

之后,我觉得这游戏有点怪异,我就问男神:你玩的是 Galgame?

男神羞涩没有回答,而旁边的宣传部部长也凑了过来,问:这游戏全是小萝莉?

男神这时说:恩,100 多个角色里面有 1、2 个男的吧,是纸牌游戏。

我:这就是 Galgame!

我这时便也打开手机,开始玩 Pixel Dungeon,这是最近找到的在安卓平台的一个好游戏,游戏非常难玩,比如每次死掉之后都是重新来的,即时保存,没有保存点,而死掉后地图、物品全部重新刷新,每次重新玩就又是全新的,物品每次都是未知,比如一不小心喝了毒药就会被毒死,火药就会被烧死,没烧死就会把身上的纸质卷轴烧光!太符合我的抖 M 性格了!

而由于这游戏实在太难,而且是英语,国内玩的人挺多但攻略很少,因此目前我很想翻译一个国外的站点,以 wiki 为母程序吧,不过这样我就要更新 VPS 了,估计 DO 的 512 是需要的,虽然价格不错,但我真的是怕国人多各种折腾,然后再跑个社科院的论坛,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