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衣秋裤

在读大学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棉毛裤原来在北方是这个叫法,也不知道原来在冬天还能穿更加厚的裤子,好吧,其实我小时候也因为 “妈妈觉得你冷” 而穿过很厚很厚的裤子,但到了初中之后,就很少穿毛裤了。到了大学,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抗寒,昨天上海零下一度,我终于穿上了秋裤,我的感觉大概就是:

水主席

昨天早上真的很冷很冷,一直到 10 点,我仍窝在被子里,因阳台的阵阵冷风而死赖床中,而我明白——是时候起床了。我以最快速度穿上线衫,跑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找出秋裤,装备上,吃完午饭后感觉还是有点冷,赶紧秋衣,终于,我英姿飒爽的出现在了校园的各个角落——交住宿费、找物业贴海报。

如果问我为什么这么迟才穿上秋裤的话,我只能回答,上海在这之前的真的不冷——其实我一直躲在图书馆。基本上每个下午,我都会出现在华师的图书馆里,到了下午 5 点或者 5 点半,走出自修室,在外面找个有意思的照片,然后发给史菲。我觉得目前过的很不错,就是我还是对未来某些地方有点找不到头,有点迷茫,但至少,我不害怕;读着一个自己不是爱好的专业,让我在面对专业课的每一个名词的时候都倍感 “还好本科读的是英语”,让我明白新闻学在目前看来是一个相对正确的选择,至少我不讨厌,本科的英语真的让我太痛苦,这种读着喜欢的专业而因专业的各种设置而感觉痛苦可还要继续读下去的感觉,就像这句话一样那么的拗口。

上午时候发现博客被重新定向到了电信流氓页面,我立马打开域名管理,发现 bilibi.li 域名不在列表中,而域名过期是在明天,查询了 Whois,没有任何信息,让我觉得这不会是日期不准域名让别人抢注了吧,在 C 大的建议下我马上发了 Ticket,泡米网回复的还是挺快,说是 “.li 域名” 会在过期前的一天就会被删除,现在是在赎回时间内,交 150,就能赎回,没办法,这只能赎回,否则我的大部分服务都又要换次邮箱,Nexus 设备的备份全在那个邮箱上,价值远远大于 150。之后客服也给我解释了下这个域名的续费机制,当时没买过一些小国家的域名,的确涨了点见识。

这个奇葩的二次元域名,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值不少钱的,唯一的缺点就是:被我当作了个人博客。这一切也是拜之前的域名过期所致,我本以为我是再也不会用那个域名的,可惜到最后还是因为卡饭邮箱验证而又买了回来。回想起来买域名的学费我应该也是交了有点,还好我及时明白我根本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来管一个网站,你看我现在写日志的频率也明显下降,甚至,微博也明显少用下来,我觉得这应该是目前我看书状态所致,一天下来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如果我工作了的话,估计就又有一大堆的话可以吐槽了。

元旦晚会的海报也终于做完,我觉得是不错的一张,和之前比有了不错的现代感,或者说做这个类型的海报是我专长,虽然是花了点脑细胞,而且对这个研会有了更深的怨念,但看到这个海报做出来,还是挺开心的。

而在打印店中,打印店的电脑报告我的移动硬盘上有毒,我的第一反应 “我看片全是用迅雷云播放则么可能中毒”,第二反应是 “我操,打印店电脑有毒”,回到寝室后我立马就装上 Sophos,发现没有病毒,而在移动硬盘里则发现一个 autorun 的启动文件,还好还好…我这么健(xie)康(e)的上网习惯则么可能中毒?

是的,相比我导师的上网习惯,我已经是很和谐很无痕的了。就在这个星期一下午,朱同学讲着 PPT,打开音频进行演示的时候,老师的最近播放列表里耀眼:姐夫与小姨 .rmvb、请小姐 .rmvb。我一直忍着没笑出来,但这时候我看了一眼研二学姐,研二学姐已经笑开了!我随后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导师,导师已经摘下眼镜无法直视投影屏幕,不停揉动自己的双眼!看到这个场景我也不禁窃笑起来,下课后马上给淫魔唐立辛打电话,至于我为什么会叫他淫魔,因为某个晚上,我们意外聊到一个很岛国的节目,我只记得明步姐姐很二的做出各种表演,但名字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可唐立辛,他脱口而出:惠比寿麝香葡萄(写日志时我仍然谷歌了一下才记起名字)。

写了那么多,最后我还是吐槽下谷歌吧,为什么 Chrome 31 有黑线,为什么 Android 4.3 就不能让 App 来控制飞行模式,为什么谷歌账号登陆后把设置藏得那么深,为什么你们的设计越来越反人类。

不出意料的话,年底应该就会转向 iOS 平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