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是我想要的承诺

最后,要同学和她的男朋友分手,当然,接下来我写的一切都是根据她的说法和我对她的说法的理解,这就像当时曹爷跟我说我们的 3 班四人组一样,这是我纯主观的判断。这事情,我觉得要从我认识要同学开始。因为始终觉得这事情在某些方面有点怪,不过也可能属于人生三大错觉之一。

我认识要同学的时候是追溯到今年的四月,社科院的复试结束,要同学邀请我出去吃饭,那时候,我觉得我无论是学习上,还是感情上正处于非常亢奋的时刻,我还能想起那天我在微信上和史菲聊天,而真的,我是一个实际上是一个极度保守的人,在我基本确定后就不会去接触其他女生,不过我觉得我现在似乎放开了点,因为上课的时候只有我一个男生啊!好了,话题有点歪,重新回到正道:那天要同学太热情,我实在没法拒绝,便和她出去吃了饭,之后她问了我一系列问题,我现在只能想起两个,而我回翻日志的时候,发现我也没有记录那些问题。

她当时问我:你有女朋友吗?

我觉得刚认识就问了这个问题不是太合适,于是我回答:有啊。

她继续:毕业后则么办啊?

我回答:不清楚,可能是要分吧。

我承认第二个问题我的确回答的贱了点,但我当时实在不好回答那两个问题,因为大四下的事情实在是太复杂,发生了很多,她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正处于那大四一切复杂事情的开端。

大致她就问了我这些问题吧,而我有没有问她类似的问题,我觉得从上述的回答来看,我应该没有问。我实在是忘记了,我是一个在陌生女性前会非常紧张的人。但很明确有一点,是从 4 月到开学前,我一直认为要同学没有男朋友。但喜迎开学后,我了解到要同学是有男朋友的,而且已经 4 年了!我一下就觉得我之前的认知实在傻逼透顶,我的思维能考上研究生简直暴殄天物。当然我也没对她周围的人进行进一步的确认这个事情,我只是内心里很疑惑。而坑爹是要同学对其室友说我没女朋友,真是谢谢了…

紧接着,要同学便开始说她发现男朋友有劈腿迹象,她通过了一些我认为很不可思议的方法对男朋友是否劈腿进行了确认:如从邮箱里看手机账单、那个女生会用发邮件的方式来表达暧昧、女生是学妹等等。从邮箱来看,为什么那个男生会把手机账单发到邮箱上,如果那男生知道账单这事情,不应该删除么;从那女生看,为什么要送照片写情诗到邮件里,而且那个男生还不会删掉或者申请其他邮箱;从女生是学妹来看,这是则么认识的,考的专业不同,考的学校也不一样。

而一群女生讨论的只是那个男生有多渣,当然那个男生是渣的,只是我对这个时间上的 4 年产生了极大的质疑,而且既然是渣男,你则么那么不聪明呢!正常男的都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吧,还是那男的铁了心就劈腿呢?之后渣男表示 “原谅我一次”,要同学则 “分手吧”。我充满了疑惑,我也只能在这样写下来,我也有点害怕这篇文章被搜到,不过,应该不太可能吧…

不过我觉得单单描述一件事情就太没深度,所以我还是要把它升华下——承诺是我想要的承诺。这抄袭于痛仰的《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痛仰还给这句话多加了几个字,但作为积极向上的我显然会对其过滤一下。男生 “请原谅我一次,我再也不会了” 是一种承诺,但却遭到了回绝。这是不是他想要的承诺,这是不是要同学想要的承诺,我不知道。假定要同学说的全部真实,那么那必定是她想要的承诺,而她的拒绝,则是对不想做承诺的男生的解脱,分手这事情,则让男生成为了高兴的事情,而对女生产生的则是 “我想要这个承诺、但是事实是不可能” 的矛盾想法,此时是拒绝,还是接受,是个相当需要考虑的问题。

终于交了导师的作业,也是一大让我焦心事;加入了宣传部,昨天我则对这宣传部有了新的认识,腐败也就是这样产生吧,干事的确干预不了多少事情,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则么说,但从大学的经验来看,我还是适合做海报和花自己的钱,我对经费这蛋疼的事情毫无所知,我也没有接触过学生会的丑陋嘴脸,妈了个逼的傻逼宣传部。

史菲我说我又开始干和大学一样的事情了,的确,不过这次好像没大学那样开心啊,大学那个部长对我还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