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

那天,专八的单词书刚到,于是我随意翻开,看到了这个单词——iota,是 “第九” 的意思,当然,这是我查了意思的结果,这种希腊文则么可能认识呢,如果把 “i” 换成 “d”,我觉得还能猜出点什么。于是,我就把这个单词作为标题了,本身没什么意思,这既不是博客的第九篇日志,也不是我的九岁生日,或者十九岁生日,也不是离上一篇日志的九天之后。总之真的,这个标题毫无意义。当然以上的几句话也不是写给读者们的,我相信我这流水账根本不可能会有读者,这是写给我自己的——以防多日后我再翻到这篇日志时,猜忌自己这标题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段时间里是否发生了一些事情。

国庆过的很放荡,除了必要的作业外,我几乎什么都没干,反而是给自己添置了另一个电子设备——机械键盘。买机械键盘的原因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冲动消费,因为自己游戏玩的很少,可能就是 Poker 2 机械键盘的外观实在太漂亮了,让我在无聊的华师里怒拍淘宝,而从我现在包里的现金来看,全是红色的毛主席,外加几个硬币,几乎所有的钱都用在了饭卡上,其他,什么都没,没有地方可以消费,吃饭在校内,看书在校内,睡觉在校内,而学校周围没有一个店,哦对了,除了理发……华师目前对我来说,真的一点活动都没有,里面的本科生里也就是在不停的图书馆,和传媒相比变化甚多。而至于这款机械键盘样子到底如何,我觉得除了 HHKB 之外,他就是最有逼格的 61 键机械键盘了。虽然键盘的样子很漂亮,但他的功能其实也是不错的,尤其是编程功能,输密码只要两个键就够了,在搜狗输入法状态的时候,输入 “.com” 也只需要两个键,无需各种切换。看说明书里还有打开程序的功能,这个我还没尝试,感觉我装的软件很少,没有太多必要。

现在一看,我的电子设备是继大二之后的另一个高峰,至于智商什么的,我觉得现在应该有考研时候的七成左右,我相信未来的几个月里是能超越考研状态的。目前耳机 UE 900,MP4 依然是 Zune HD,也有了台性能还算不错的 Y410p。基本上日常应用都已经被包囊,手机?还不清楚,老爸换了 Note 3,老妈换了 iPhone 4,得知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你们的儿子还在用 GN!而不知不觉中,我这手机也用了将近 2 年,目前来说为了满足使用,也不得对其进行超频。

昨天新闻所弄了个聚餐,我觉得大家一开始都比较矜持,对,尤其是我,到最后我还是很矜持!聚餐就在那样的气氛里展开,随着研二研三的聊开,聚会话题从互相调侃转换到了——男性劈腿批判大会。10 个女生讨论这个问题,我在旁边听着,从对话中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多么的健康向上的直男!

我又提到了 “直男” 这个话题,是的,因为这几天活动又让我对某些问题看法的动摇。周三还是周四的时候,我帮宋同学送了个东西,当我到虹桥的时候,面对的是宋同学的朋友,这位朋友和宋同学聊了一会,之后问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你有没觉得他很怪?

What the…

记得宋同学也曾发给一个讲他自己怪的短信,我一直没回,现在这是要变成首尾呼应了吗!我的语文理解则么突然就那么好了我操!

好,回到正常的生活,我被选上了班委,最后做的是团组织心理委员,可以看出,我对心理委员这个职位是相当怨念的,直接原因是在我大学唯一一次正式当上心理委员的那个学期里,班里有人自杀了。我始终都不明白他们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所得知的消息也仅仅出自曹爷之口,和我的所见。于是在一个机遇中,我再次打开了张秀的微博和校内,让我震惊——她把那段时间里的状态、照片全删了……全删了……虽然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相比下来我真是弱爆了。

其他的时间里,我应该就是在看书吧,背背单词之类的。目前视听率这本书比较难啃,估计需要复印一下长时间研究。

20 号我去了谷歌开发节上海站,第一个是 Tony Chan 谈安卓 App 设计,非常不错,尤其是一些 action bar 上的小细节,比如滑动的时候 bar 上的字应该是要变动的之类,让我感觉到现在用的 App 都不符合安卓设计啊!之后的 go 语言我实在听不懂,就没有太关注,下午在 3 个装逼犯吹牛逼之后,是 50 分钟的广告,让我感兴趣的是最后一个外国人,讲解很风趣,很交互,让我很想试一下那个 App,这也是我在大会上试的第二个 App,第一个是流利说英语还是流利英语说,never mind,吹的神乎其神,安装后用了几分钟就被我删了,感觉该 App 的操作实在复杂、实用度实在低,就比如选择最高难度后,居然就是对着 App 读句子,那句子还是非常简单的而且在今后绝对用不上的句子……接着聊老外的介绍的 App,名字叫 SlideIdea,一个很高级的 PPT 互动 App,只要连着网,往特定的网址里发消息,就能在 PPT 上显示!老外为了照顾我们这些文盲还把 PPT 说成了 PPT!而不是 PowerPoint!但之后就出现了不和谐,在大家朝着网址发消息的时候,有个死宅取了个名字叫 “fuck”!fuck,你知道 “fuck” 应该则么用吗!告诉你,正确的用法请按照本段第二次出现的那个 “fuck”!

Fuck!

开发节最后的议程,就是金山的曾崴谈移动游览器支持网络视频的问题,从他的介绍中我觉得猎豹在视频这方面还是做的不错,但我觉得界面还是太姜饼了,目前国内的移动端游览器都做的比较姜饼,而国外 Chrome 操作实在是反人类、Opera 开始界面实在鸡肋、火狐插件太少而且复杂。大会结束后我屁颠屁颠跑到曾崴地方交流了下对于弹幕网站支持的情况,这个神似我高中地理老师的金山程序员讲解的还是挺详细,而且也没用太多的计算机术语,让我觉得挺亲切,最后聊到 B 站客户端的时候他说其实那个客户端就是金山一个员工业余开发的,但至于猎豹支持弹幕,他则表示目前手机 CPU 在多网页游览并播放时候的时候根本抗不住,虽然 A 站 B 站的用户很多,但还是因为性能问题支持不了。最后,大会结束,合影,回学校,上学。

不知道这周的苹果开发节会不会给我名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