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毕业之后的几个月

想这个标题的时候还是感觉怪怪的,我的确是从本科毕业,6 月 4 日,我彻底打包滚出了大学,但当别人在校内或者微博上发类似 “不会再有寒暑假” 之类的状态时,我又会开始大笑起来,因为我现在已经开学了将近一个月。漫长的暑假,飞逝的九月,我没有写一篇日志,我的生活到底是多样还是无聊,还是悲伤的不敢写日志,我觉得至少没有悲伤吧,这 3 个月里,我的心理状态一直很稳定,或者从今年年初开始,我的心情一直不错,我的愿望,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都基本实现。如果让我现在就总结今年,我觉得是一个很不错的一年,当然这时候就开始总结的话总有一种 flag 高高立起的感觉,谁知道接下来的几个月会发生什么……

其实长时间不写日志应该是从考研开始的,就如去年的暑假中我就写了一篇日志,而且还是因为当时规定自己每半个月必须写,当然我只写了七月半的情况,之后我就没有继续下去,那段时间里的确都一直在忙考研的事情,也有其他琐碎的让我烦恼的一些奇葩故事,比如我的自行车被偷(这奇葩吗!!!),比如我被认为偷窥全班 QQ 空间(这还差不多)。之后写日志的频率便慢慢降低,到去年最后,我只是用一句话总结了 2012 年。

不过,这样连续几个月不写,往往带来的是日志字数的井喷,比如这篇。在九月里我曾不止一次的督促自己写日志,但始终想不出则么开头。而当文字无法满足的时候,我就会开始折腾架设文字的媒介。在 9 月 29 日,我对服务器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搬迁,之前的 256 plan 实在没有什么意义,我的需求 128 plan 就能满足。而在这次迁移中我也基本上忘了某 socks 的设置,导致我一度以为那个小内存的 VPS 是无法让我下载国外网盘的,于是我又买了个 6.99 刀的 ExpertVM,还是 KVM 的!于是就这样浪费了 40 块钱!不过也让我知道了 KVM 是多么的折腾,只要不买到石头硬盘,我一定会一直选择最便宜的 OpenVZ。

现在,这个博客应该可以直接访问了,感谢祖国,当时只是把 80 端口给坑了(导致了所有域名只要绑定到这个 ip 就直接连接中断),而域名安全无恙,我这 b 站域名还是挺值钱的啊!看到一个不用梯子的博客,我写日志的心情一下就起了来。好吧,现在就让我再次以流水账的形式,记下我这几个月里我到底干了啥(我重新翻了下去年 11 月的日志,居然不是以时间顺序写的,还是用小标题总结,我觉得这次内从没法进行那样高度的概括,还是就以倒叙或者顺叙又或者穿插的进行吧)。

十月刚刚开头,我觉得没有太多好说,和同学去外面吃了一顿,增进感情,以及捣鼓了下 WhatsApp 和 Skype,为可能的以后做点准备。

九月,我准备好了所有可能会用到的物品,来到了华师商学院报到(其实最后发现还是忘了很多生活基本用品,比如眼罩、鼠标垫等等)。7 号全家人从虹口下车,顾虑的是否有校车接送在看到华师学生的时候一下就放心了,可惜他们只是领路的,其中一个 “学姐” 在听到我大喊 “华师” 的时候她就走了过来,然后在我的行李包上贴上了 “我是新生” 的标签,问我:“学弟,你是哪个学院的?” 我不知道这时候该则么回答,我便对她说:“我不是华师的,只是要住在华师。”

之后在公交和校车上度过了 1 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华师,我感觉那时候我整个人都爆发了,我操,这就是华师,我操,我居然要住华师了,虽然我是社科院的……校车上还有一个 “学姐” 在跟大家上介绍着华师的情况,在下车时我看着这个大三的 “学姐”,思索半天不知该叫她 “学姐” 还是 “学妹”,最后以 “同学,请问 15 号公寓楼则么走” 开头,而那位同学表示不太清楚,要走进学校才知道…

报到时候报了名字,社科院的几个学长学姐大喊:“快来,这就是新闻所唯一的一个男生!” 在交完费用后,我回到了寝室,寝室由老妈打扫了下,而我的室友也迟迟不来,到最后室友就最后放了下包就又出去了。2 点半还是几点的时候是新生见面会,现场百来号人就是会留在华师一年的社科院学生,界面会结束后回到寝室,发现室友换了个,也就是现在的室友——统计学的高云重同学了,来自河南周口,本科在中山大学,是的,中山大学!数一考了 130 多!总分 390 多!震惊好吗!回想到与我聊天过的考生,也就是在复试和复试前聊过的三个,分别是在 1 月 6 号考试结束后的工商大学杭州考生、复试坐在我旁边的武大考生、体检时一起的同济考生,在开学后我并没有看到他们……想起来还是略略有点伤感。他们这时候在干什么,会是在二战,还是在工作?

之后 8 号便办了网,起初只是随便上上网罢了,因为华师的闪讯也是套餐绑定的,我只会在华师留一年,之后就回社科院了,这样显得很不划算(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屌丝没钱),而华师每个寝室都有个电信的无线信号器在,所以就直接在淘宝上买电信的 wifi 账号,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无线的速度几乎百兆,下载速度最快的时候达到过 10MB/s,一般维持在 5-6MB/s,上行速度也有将近 2MB/s。而其校园网还是激活赛门铁克和 Windows 7/8,985 就是 985 啊,我那屌丝传媒学院就没这福利。

慢慢的,我就去上课了,但在上课之前,还去当了回苦力,这时候新闻所男生缺乏这个优点就被发挥出啦,两天里搬了 600 块的水果!住在复旦,第二天老师还通宵看论文!亮点是那天醒来我还湿了一裤!操!研究生的课程很少,但作业还是挺多的,写听后感、写小评论之类的,都要查不少书,比如第一次做的上海广播史,一天就找了 3、4 本书查时间,和大学还是挺不同的吧。暑假没有完被逼着学车真是不值啊,就应该好好去玩的。

华师的生活和传媒有很大不同,没有铺天盖地的海报,有的也只是海天考研之类的机构;篮球场上人很少,每天都不会满;有社团,但去面试的人很少。总体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学霸的学校。图书馆自修室的位子还算是有空的,但 2 楼以上的阅览室,空的位子很少。当然也可以看到一些奇葩:看书的时候脖子有点酸一抬头,发现对面一男一女正在做题,然后那个女生站起来,给那男生按摩肩膀,男生一脸愉悦……这是在自修室啊!

我也通过了英语免修考试,以及刚交了一个朋友,英语免修之后的坑爹事情,等下再说,先把刚交的这个朋友给描述下,我虽然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位朋友的意思是如何,我一直安慰自己或许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吧。但为了试探我还是有意无意的说出些个人价值观的东西,比如看到 Will Young 的时候我就会说 “死基佬”,又比如在前几天的聚会中,我开始对他表露我其实是有女朋友的,用张志鹏的话就是 “我的那个她在英国”,我觉得我很喜欢她。而当我问到他现在如何的时候,他只是很模糊的回答了一句 “XXXXXX”,什么,我居然忘记他回答了什么……不过大致我还是记得的,就是回答的很含糊,属于说了等于没说。所以我也很害怕的认为——他真的不会是基佬吧。我是个死直男掰不弯的,原来在寝室里和室友看 BL 真是无法直视的啊。不过,这只是那次聚会的一个次要矛盾而已。主要矛盾是……不对,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林学源同学的兽性大发,我是第一次看到男生喝醉酒会那样,这使我更加不敢喝醉酒了,那天有个陕西的贱逼不停给我灌酒自己死都不喝操他娘的。在我和史菲聊完后回到 KTV,原本坐满女生的 KTV 只剩下没几个人,女生基本都已经走光。我当时也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了解到林同学把她们全扒了遍!本以为这已经是到下限了,没想到他在回来的路上,也就是我们陪着他,他在路上开始各种重口,接起一个女生的电话马上一句 “我好想睡了你”,之后搂住我那个刚交的朋友,说:“宋震,爆了梁思思菊花!”

听到这里我直接笑出来了好吗!回到寝室后他拉住我和宋震,对着我们说 “我要添刘同学脚趾,木耳也可以”,oh my fuck!! 虽然我还是很不知廉耻的笑了出来,但真的,武凯昌和颜圣醉的时候都没说过这些!不过还好的是林同学没有说出 “徐 XX,我要爆了你菊花一定很爽” 之类的话,否则我就又要刚交个朋友了。在那次聚会之后,我问了新闻所的女生,她们一致认定其为渣男,其实我还想说你们其中有一个人也被他认为女神要撸掉了好吗!

则么说呢,这一个月上课下来有时候很有动漫里的既视感,比如某女生肚子痛(真的是拉肚子)的时候女生不停给她喝水,这时候我想到 YouTube 贱逼评论《轻音少女》中吐槽的 “mother fucking tea”,想到那个的时候我差点就笑出来了…上课之余还去了上海的 Jaben,看网上黑 UE 900 那么多,说 W4R 是退烧塞,我便去实地听了下,哦对了,由于没人阻止我就败了一条 UE 900,解析和动圈 DTX 101 比起来简直逆天,其他低音什么的我觉得连 200 块的动圈都不如。网上说动铁入耳低音澎湃你听的是火星动铁吧,软文可以去死了。Jaben 店环境很不错,拿了 W4R 和 SE535 听了下,SE535 的风格很不同,低音感觉的确要比其他动铁好不少,W4R 则和 UE 900 几乎一样,不过 UE 900 比较突出伴奏,乐器听得比较清楚,W4R 就比较暗淡了。其他太多的区别也没则么听出来,毕竟又不是自己买的,不可能听几个小时。不过 W4R 和 SE535 的佩戴挺舒服的,尤其是 W4R,不知道那线是不是换过的,很容易就固定在耳朵上了。由于把网上比较火的次旗舰动铁都听了个遍,我得出:网上那些评测绝大部分都是软文,我真没听出 UE 900 和 W4R 有多大区别,别提上耳放,上个上千的耳放听个次旗舰入耳有意思吗!除了 SE535 低音真的不错,W4R 和 UE 900 基本一致,跟动圈比就是个渣。

“你这一上课可没了跟我住一起的机会喔”,为什么突然来了这句,因为这和英语免修有关,当然,这也只是随便说说的(你又在想色色的事情吧)。英语免修考了个 88.8,华师第一是 99.8,最高分并不是华师的学生,还是社科院统计学大神刘昂,这样的分数只能仰慕啊!由于英语免修了,所以华师开了高级英语,在周六上课,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想法,华师学生信息网里清晰的写着:第三周开始周六晚上开始上课,那天也正好是史菲从帝都去水生火热资本主义世界的起飞日,想着第一天就不去上课可能会得到类似 “何其亮就是选你做学生然后逼你修改论文主题” 的成就,我便没有去北京。可我 6 点到外语学院后得到的消息是:英语免修就是免修了,网站上写着只是为了让你们有学分罢了。

这是九月份中我干的傻逼事中的一件,其他的比如把导师的邮箱给拼错,这也是当时新闻所同学交作业问我的时候我才发现的,要没问我根本不知道当时交作业的时候会把邮箱拼错…

九月的事情基本是说完了,就剩下七八月。七八月总结下来就是车在学我,被逼着学车总是不爽的。虽然过了科目一和科目二,但路考真是坑爹啊,教练不停跟我说:不要紧张。问题是我根本不紧张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紧张,老妈说是考试考太多了没感觉,科目三两次起步都傻逼了,我总觉得考驾照的流程很不科学,在科目一的时候就会考车上按什么会则么样,哪个亮起哪个会则样,但我根本没开过车,我则么会知道;而在科目二中 S 弯看不到标线,正常的路段则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科目三我傻逼后觉得就寒假再考吧,但一个女教练居然不停的说不停的说,说完后还问我是不是不好受。我当时就想起来对她喊了,当然我是个文明人,我没有这样,我只是在脑中想象炮姐对着敌方大喊:正面上我啊!

暑假里我还看了不少漫画,好看的比如《现视研二代目》、《蔷薇少女》。当然前者我认为是烂尾了,后者虽然结局也有点坑,但至少还给人期待的样子。这两部动画都让我把他们的前两季都给补了,都有英配,不过当时为了赶上新番的播出,就没仔细找看了原配,《现视研》和《蔷薇少女》的前作都不错,尤其是《现视研》,这番应该会和《凉宫春日》一样,我要看了就直接变成一个死宅男。我一直觉得《现视研二代目》应该在班目表白后就结束,而不是之后的 TV 原创。《物语》系列则越发难看,废话越来越多,根本没法吸引人看下去。其他的《某科学》那样的全女性日常动画估计也只有死宅才喜欢吧。

七月出的时候又去了趟杭州,和史菲见了个面,我略显激动。我觉得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当然这是我的感觉,如果能继续下去那是最好的了。

最后最后,我终于在昨天吃了蚕蛹,吃的我想起了贝爷系列——“富含蛋白质”,然后一口就吃了下去。昨天有几个味道不错,但其中一个有点酸酸的,估计是吃到了贝爷所说的 “back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