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一

最后我还是去看了心理医生,其中有两个问题我实在憋不住,两个问题,一个是困扰了我将近一个学期,另一个,则是最近才发生的,也就是我上篇日志所说的事情,上篇日志能写到一半写不下去,可见我是干了多么傻逼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关于自己感情上的事情,也差不多是上个学期考研和今年上半年积累下来的问题,我很留意自己的雷猴,时不时就会翻查之前的状态。大约在上个学期,我就开始注意到自己对史菲的看法有所改变,而到了这个学期,我似乎开始迷恋上这个感觉,尤其在博物馆攒第二课堂学分之行中,我每天都期待她的出现。但我一直没直观的表达出我的意思,也就如上文所说,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将近一个学期。我一直在思考这个时间对不对,如果我和史菲真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之后她出国,我读研,那么又会则么样。我一直没有找到这几个问题的答案。

23 号晚上毕业聚餐,我们班的大部分人都进入了癫狂状态,有唱国歌的,有大哭的,有赏别人巴掌的……而我则还是在思考这问题,而这时候唐曼曦同学走了过来跟我说:这是我们大学四年第一次聊天。之后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你喜欢史菲吗。我说:恩。她继续问:真的吗?说实话。我说:恩。之后许烨芸、张晨等人也过来说了一些话。让我觉得,这事情不能再拖了。但我到底该则么表达,我始终无法得到解答。

24 号我去了心理医生那,是好几天就预约好的。25 号休整了一天,26 号我觉得应该两个人应该都已经摆脱了 23 号那天的劳累,便对史菲说:晚上散散步吧。散散步!我这是什么理由!原来都是很简单的 “复试名单出来了,庆祝一下” 之类。26 号晚上我异常的紧张,我说了很多胡话,我是用了多长的时间说出了 “史菲,我喜欢你”,我没有计算,我只知道好几次我要说出来,比如走到校园某亭子的时候,史菲说:那么暗掉到水里就死了。我当时其实很想说:掉下去就没有喜欢你的我了。我操我好装啊!!!!!

这篇日志就好装啊!!!

之后事情发展的种种,很遗憾,到现在,我还是没法解答,但我还是在想。

与此同时的这几天我都没有早睡,上次的误检让我怕到 11 点就爬上床。不过每次喝酒都让我有了很好的借口:我肝不好。而这几天陈昊一直晚睡也同样摧毁着我的睡眠质量。不要玩到那么晚啊,你的肝是真有问题,开着电脑亮光真的很难受,我不想每天都带眼罩。插播了那么多,就要到第二个问题了——在毕业前我干出的另一件二逼事。那具体是几号,我已经不想去追溯了,因为根本就是没有意义。我暂时就把他定在大四闲得我发慌的一个晚上,我看到欧嘉良在雷猴上怨妇状态,我就问了下,然后我和她达成 “你给你的信息,我就给我的信息” 的交易。欧嘉良给我的信息后发现我这是早就知道的,于是我又给具体展开了下。就是我这具体的展开,导致了目前的傻逼状态。第二天,发生了我所和颜圣聊天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两个人说的话完全不一致,欧嘉良跟我说了颜圣没说的,而颜圣跟我说了欧嘉良没说的。

接下来几天发生的事情,就是神展开了。双方骗来骗去有意思吗!最后还去了胡冬家,变成现在这样了觉得有意思吗?简直傻逼透顶。我在雷猴上不停复述 “真他妈的傻逼”,当时说的是我,之后发现,你们实际上更加傻逼,简直是我们班四人组的翻版。

昨晚和何胜林吃饭,何胜林跟我说 “没有意义”,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这类情景出现过很多次,有张志鹏跟我说的 “没有意义”,有武凯昌跟我说的 “没有意义”,等等。而就在昨天晚上我和何胜林吃饭长谈之后。我们走出门就碰到了当时一起考研的翟同学,这位同学在以前的日志里也提到过,他总是在我和何胜林的关键时刻里出现,第一次:1 月 4 号要去考研了,他遇到我们,他说:我还不清楚去不去考试。第二次:这个学期开学,我和何胜林正在讨论国家线的问题,他和我们在校门口遇到,他说他要去广州找工作。第三次,也就是今天,他跟我们说:工作已经找好了。互相问了下各自的情况,留下联系方式。

最后,也就到了今天,这大概就是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吧,未来我还无法猜测,我和她的故事,我和他们的故事,我还不想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