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做了一件极度傻逼的事情,我想自己以后死都不会这样了。其中有我的错误,但你们两个互相都对我隐藏了部分对话,他妈的还把我卖了。最后全怪到我头上,我能不自保吗?妈的以后我说话是不是还要录音啊!真是我操。我那天的行为真是,我死都不会对关系一般的人说这些话了。从此之后我死都不会再和一般朋友提起这种傻逼的事情。我真是他妈的太傻逼了!太他妈的傻逼了。他妈的这是我在大学里做的第二件最傻逼的事情。两个人卖我有意思吗?我到底考研后有多闲才干出这种事情!救救我吧!

随着年复一年的窝蛋肥牛,我终于吃吐,论文也在死憋活憋里交出了终稿。何其亮不停的想让我按他的要求写作,我也无数次的回答这是本科论文我真没能力那么写。答辩那天,我走进教室,前面双播班的女生问我:同学,请问你是不是记录员?

之后我便几乎什么都被准备就上去了。让我奇异的是自己那么长时间没说英语了,还是说出了让自己还能接受的语法和语音。李华弘问的问题真是多啊,还好基本都是回答出了。

操!我居然没写下去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