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电脑的这几天

12 号早上,我正和研一的一个学姐聊天,询问着复试的项目,没想到过了会,手机就接到了 “021” 的电话,我当时心想学姐那么厉害,居然能知道我号码。但接起来后,对方说的则是 “复试 15 号,提前了,新闻所提早复试”。问完相关事项后,我将图书馆的部分书拿回,整完书包,订好票,下午就回到了宁波。

晚上和家里人去配了眼镜,度数相比原来又深了 200 度,由于度数太高,对方说要订做眼镜,于是等到了第二天,拿到眼镜,带上居然有点晕,果然当时验光师说不要一下配太高是对的,否则新镜片很亮,一下就会亮瞎我的狗眼!我带着这黑框眼镜,搜索着另外复试三个人的情况。

13 号下午由于 3118 次动车晚点,直接连累了我的 3120 次,当时我看到 3118 次晚点 1 个半小时,想着我那车估计也这样吧,1 个半小时应该没什么事。于是我就继续看手机虎扑,忽然听到一个女生打电话说:我这车晚点了 1 个半小时,不过还好,还有一辆车晚点 3 个小时。我抬头一看,正是我要乘坐的 3120 次!晚点 170 分钟!我马上决定退票,直奔汽车南站。经过将近 3 个小时半的车程,我到达魔都。

魔都真是大啊,我问了初中的网友中山西路 1610 号是要在中山公园下车还是要在其他地方(我当时询问了下地铁的服务中心)。而对方的短信在我走下中山公园站的时候收到,说:在宜山路站。那是中山公园的前几站…下车的时候我看了下路牌,显示的是 300 多号,于是我想走到 1600 号也不会太远吧,而交警叔叔告诉我大约两个街口,更加让我觉得走个几分钟就可以到达。

但是,但是,30 分钟时候,我居然只走到 400 多号!魔都用不着那么大吧!我决定休息下吃碗米线,然后继续行程。米线店里我继续问了下 1610 号远不远,对方依然回答,两个街口吧!两个街口!两个!我想应该真的快到了吧,我终于穿过了一个街口,600 号!我已经想打的了,但这时候 “人生的意义在于折腾” 又闪过脑海,都走了快 1 个小时了,何必顾及再走一个小时?

我的傻逼心理导致了我最后在晚上 8 点半左右到达社科院,社科院的大楼就在我面前,上面挂着 “社科院招收博士硕士研究生” 的横幅,我的感受很复杂。将近一年的努力,我终于踏上了去社科院路,而现在,社科院就在我面前,其中等成绩的煎熬、调剂时的绝望、查询成绩和收到复试通知时的狂喜。各种情绪交织,我想对着社科院大楼大喊大叫。但宾馆还没找到,我便谷歌地图了下汉庭的位置,就在社科院对面,几分钟的走路后我交了房钱,给手机充电。下楼转了转看了下吃饭的地方,就回房睡觉了,睡之前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激动,就 QQ 上找史菲想聊聊,没想到我发了一句话后自己就睡着了。那天真是把我累死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 10 点多,我准备了下英语口试的东西,就无心再看书。吃饭的时候去了来必堡,想着这估计是我唯一能吃的起的地方,没想到他没开。于是我就四处寻找肯德基和麦当劳。我终于明白,外地一个人,吃这类连锁店是最快捷也是相对来说性价比最高的。14 号就在我略略紧张中度过,15 号早上 6 点多起来,吃了一笼包子和混沌,12 块钱!我又给魔都跪了!

9 点多的时候我到达社科院 7 楼,已经有两个人到场,之后商慧也到了,面试在 9 点 30 分左右开始,面试不是很严,大家都随便聊聊,然后三个女生都说自己是预备党员!我这个伪五毛一下存在感就没了,然后她们都有自己的新闻作品,我就更加没存在感了。中文面试很快结束,几乎没有问专业课的问题,但由于我根本没有准备中文自我介绍,所以也显的略慌张,不过有个问题我记忆深刻,老师我问 “你在上海有房吗”,当时我就无语了…

之后的英语面试虽然我回答的不好,但至少是秒掉了其他三个人,笔试部分算是简单,就是一道题目,论新闻自由。就没了。之后的体检由于时间不够,就放到了 16 号早上。15 号下午便一个人逛了外滩,晚上继续吃洋垃圾。回到宾馆后要笑尘同学说出来吃个饭聚一聚,但我真的有点累了不想。不过之后还是出去,她戴了一顶让我无法直视的阿拉蕾帽子,略显幼稚。之后她吃饭我聊天,我问了下她大学的生活(这也是一般人会问的吧?),她跟我说考研的时候早上 4 点多起来,5 点半排队去图书馆占座,晚上到 12 点。我一下就释怀了自己的考研成绩,我考的比她们低是正常的,按照曹爷的说法是 “中午 12 点起来,下午看书,晚上刀塔”,她们要考出来比我分数低才是有问题!你们果然都是学霸!但是则么能保持这样的学习啊!我根本没法这么学啊!

那天就这样结束,16 号体检很随意,连身高体重都是自己报的。我碰到了来自同济的二战生、报考厦大放弃山大调剂来社科院的武大考生,而出社科院的时候门卫大伯还对我说 “祝你成功”,他的手和我一样,原本两只手指是连在一起的,后来我动了手术,他没有。这时候我又有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我想,四个人都会录取吧。